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二百零九章 不上她,妄为男人(为“吉诺的忧伤”道友加更1/2)

第二百零九章 不上她,妄为男人(为“吉诺的忧伤”道友加更1/2)

    …

    “奴婢失控了?”

    听见曹正派回来的窦康成(这是水泊梁山自己培养的人才,他是大岗村人,和宋万是同乡,李衍带人奇袭大岗村的时候,他就跟李衍上山了,李衍北上蓟州、西去东京,他都跟李衍去了,之前一直在李衍的亲卫军中担任队将,这次被李衍派给了曹正担任指挥)汇报,李衍先是一怔,然后问道:“是咱们的奴婢兵失控了,还是咱们解救的奴婢失控了?”

    窦康成道:“都失控了,曲茂(跟窦康成一样,原来也是李衍的亲卫)那营的奴婢兵将本地首富也就是高丽王的亲叔叔王权一家杀得一干二净!”

    李衍皱眉道:“曲茂不在?怎么没管他们?”

    窦康成道:“在,也管了,可那些奴婢兵疯了,不仅不听管,还跟曲茂他们动手。”

    李衍不动声色的问道:“曲茂他们是怎么应对的?”

    窦康成道:“没有上面的命令,他没敢轻举妄动。”

    听窦康成说曲茂没敢动,李衍大失所望,道:“告诉曹正,曲茂那营从指挥到伍长全部解职。”

    窦康成一惊,随即就想给曲茂求请!

    他们这些出自李衍亲卫营的人,几乎全都水泊梁山最好的,再加上在李衍身边待过的履历,下放之后,无不越级提拔。

    因此,能进入亲卫营,不仅是荣耀,也是升迁的最佳途径之一。

    而亲卫营出来的人,俨然自成一派。

    加之,窦康成平时跟曲茂又最好。

    所以,窦康成想为曲茂求请也无可厚非。

    可窦康成张了张嘴之后又将嘴闭上了在李衍身边待了三年多的窦康成明白,李衍这么做一定有自己的理由,而且李衍这个人念旧情,不会一竿子就将保护了李衍三年多的曲茂打死的。

    果然!

    李衍随后就道:“我梁山军三大纪律第一条就是一切服从指挥,部下拔刀相向,不在第一时间格杀,还在等待上级的命令,迂腐,无能!”

    身为最上位者,李衍最不能容忍的就是以下犯上,尤其是这种敢拔刀相向的以下犯上!

    面对发了真火的李衍,窦康成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缓了一会,李衍问:“现在有多少奴婢兵不尊守上令?”

    窦康成道:“我们四军大概有三成,五军应该也差不多。”

    李衍又问:“那有多少奴婢暴动?”

    窦康成道:“最少三千。”

    整个礼成城中也就十一二万人口,奴婢与良人的比例是一比三,也就是说礼成城中最多三万奴婢,除去一半女人,再除去老幼,有一万奴婢就不错了,而三千多奴婢暴动,那就是说有三成多甚至是有四成的奴婢一解放就跟撒了缰的野马一样,“这比例还真高!”

    虽说奴婢暴动疯狂杀戮贵族能让水泊梁山在礼成城的收获更大,可李衍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为何?

    因为李衍不想,不,应该说不允许,奴婢不受自己控制!

    基于此,打发窦康成离开之后,李衍冲门口喊道:“来人!”

    听见李衍喊人,马灵立即进来。

    李衍道:“传我命令,马二军出动,配合步二军维护礼成城的治安,所有暴动人员,不分奴婢兵,还是奴婢,一律捉捕,但有反抗,格杀勿论。”

    马灵听了令之后,立即去传令。

    马灵出去不久。

    孙静、朱武、乔道清、公孙胜以及李衍这次特意带来的仇悆、郭永、呼延庆联袂而来。

    见这几个人过来,李衍道:“你们是来问奴婢暴动一事的吧,放心吧,城里有咱们一万多大军,他们翻不起来浪。”

    别看李衍这次弄得声势挺大,实际上,如果不算八营水军,也不算五千解放厢,李衍手上只有马一军(两千五百人)、马二军(两千五百人)、步二军(两千五百人)、亲卫营(四百人)、两营炮军(一千人)、走报机密特种营(五百人)以及四营预备役(两千人),一共一万一千四百多人。

    如果将八营水军和五千解放厢加起来,正好两万人马。

    这也是李衍没主动攻击开京的原因之一。

    兵力实在是太少了。

    有人可能要说了,兵力少点没什么,水泊梁山的兵都是精兵,一个梁山兵打十个高丽兵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个……明显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水泊梁山的水军上岸之后也能当精锐的马步军用?

    还是那些奴婢兵是精锐?

    再者说,高丽真没那么菜,要知道,十年前高丽还跟崛起中的女真打了六年,那六年之中,高丽虽说输多赢少,但总有赢的时候,尹灌、吴延宠那可都是在女真挂了号的名将,最后虽然败了,但也只不过是高丽将吞宾女真的领土吐出来了而已,女真没占到任何便宜。

    所以,李衍其实是做了两手准备。

    第一手准备。

    未虑胜,先虑败。

    从李资深和其他高丽降将那,李衍已经得知,开京附近还有十八领正军保胜、二领正军精勇、二十领望军保胜、五领望军精勇,换成数字就是,三万步军,五千马军,共计三万五千人马。

    另外,这是高丽的主场,他们完全可以依开京城而守,再变出三五万甚至是十万八万民夫兵来。

    这种情况下,打不下来开京是很正常的。

    因此,如果条件真不可为,李衍也不会太过执着打下开京。

    要知道,这礼成港乃是高丽内外贸易的第一大港,虽然和秀州华亭市舶司这些大宋沿岸的大港无法相提并论,但作为半岛一家独大的贸易窗口,抢了它,也足够水泊梁山吃上一两年的了。

    也就是说,能把礼成港搬空,李衍其实就已经赢了。

    而且,这个战略目标,对于已经占领了礼成城的水泊梁山而言,并不难水泊梁山这一两万人,再加上礼成城中的奴婢,打下开京虽然困难重重,但守住这礼成城却是毫不费力。

    第二手准备。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这礼成港,先不说其位置极为重要,高丽丢不得,也丢不起,它还是高丽王室的龙兴之地,甚至高丽王室的祖陵都在这里,李衍就不信他们不来夺。

    如果真被他在短时间内灭了高丽两三万战兵,那开京于李衍而言可就是一个没穿衣服的美初女了,李衍要是不上她,妄为男人!

    听李衍问他们是不是因为奴婢暴动一事而来,几个人相互看了看,最后由年纪最大的孙静开口道:“不是,我们皆清楚,那些奴婢翻不起来浪。”

    见孙静等人不是因奴婢暴动一事而来,李衍不禁有些好奇起来,什么事能让这些人一同来找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