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二百零六章 义子(为好友“文正天下”加更1/10)

第二百零六章 义子(为好友“文正天下”加更1/10)

    …

    李衍和梁山大军天一黑就到了。

    李衍亲眼看见自己带来的军队全都安顿好,才跟来接他的乔道清等人进入礼成城中。

    虽然已经过了亥时,可李衍却没有去休息,而是就将相关人等叫来开会,并宣布了两个决定:“一、查抄礼成城中的所有官产,包括高丽官员的家产,缴获全部充公,并由李俊等水军送回济州岛。二、查抄所有贵族的家宅,解放所有奴婢,但又反抗,格杀勿论,然后抄家。”

    听了李衍下得这两个命令,李济深、金富辙、郑知常以及其他高丽人的脸色全都变得很难看!

    这些人没有一个不是精明之辈,听了李衍下的这个命令,他们怎么会不明白,李衍已经做出了选择大大不利于他们和他们家族的选择?

    头上缠着厚厚绷带的郑知常,起身冲李衍一拜,然后道:“我愿为使,促成济州岛和高丽永世之好,还请大王暂缓这两个命令!”

    金富辙也道:“我也愿为使,大王有什么条件皆可提!”

    李衍看着郑知常和金富辙淡淡的说道:“不将你们高丽打痛了,你们的王上能给出我想要的条件么?”

    “这……”

    李衍这个被历史小说轰炸了多年的后世之人怎么会不明白城下之盟比任何使者都管用?

    不仅李衍明白,郑知常和金富辙这两个聪明人也明白。

    问题是,现在如果不阻止李衍,那等李衍的这命令颁布了,高丽必定会血流成河!

    他们这可不是大题小做。

    要知道,李衍的这个命令一下,那些看不到希望的奴婢必定会跳起来响应。

    而贵族已经习惯奴婢是他们的私有财产,并且是很重要的私有财产,怎么可以轻易放手?

    双方必定会厮杀,直至一方彻底打败另一方。

    而到那时,高丽必定元气大伤。

    郑知常还想再说些什么,坐在末首的十个很是拘谨的人中一个很丑也很魁梧少年猛得站起,随即很激动的喊道:“五里嫩……”,喊了一大串李衍听不明白的高丽话。

    这十个人是李衍让曹正等人挑出来的表现突出的奴婢兵,准备将他们当成典型大力提拔,给其他奴婢兵希望,而这个魁梧少年就是其中一个,据曹正介绍,他叫“丑”,没有姓,也不知道祖姓是什么,杀死了两个高丽兵,很是悍勇。

    曹正凑过来给李衍翻译道:“丑说,我们难道就该生生世世祖祖辈辈子子孙孙伺候你们这些贵族,难道就应该生生世世祖祖辈辈子子孙孙被你们打,被你们骂,吃不饱,穿不暖,为什么,凭什么,我不服,我一定要改变这些,哪怕是死。”

    郑知常连看都不看丑一眼,更别提跟丑说话了,仿佛与丑这个贱人有哪怕一点的交集都是对他自己的侮辱。

    这就是高丽贵贱两族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也是李衍最大的机会。

    李衍道:“将郑大人、金大人等人请出去。”

    李衍的话音一落,阮小七就领着几个亲卫进来,然后将郑知常、金富辙等暂时不肯投降的高丽人提溜出去。

    李衍不杀郑知常、金富辙这几个家伙,是因为他们还有用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在李衍面前放肆,跟李衍最久的阮小七最了解李衍的态度,所以,阮小七对郑知常等人一点也不客气。

    而李衍则假装没看见阮小七的不客气,而是看着丑夸赞道:“你很不错,很勇敢。”

    李衍的话音一落,一个矮矮瘦瘦的少年突然跪地磕头,并道:“求求大王不要遗弃我们,大王是天神赐给我们的守护神,我们愿意接受大王的一切指引!”

    这矮矮瘦瘦的少年叫“棋”,曾是一个没落豪族家的私奴婢,因偷看主母洗澡而被打了个半死,然后被卖掉,他会说汉语,而且一直都表现的非常积极,进而被乔道清选上带来。

    一直感觉他的才能没能发挥出来的孙公胜,一听棋所言,眼睛就是一亮,随即看向乔道清。

    见孙公胜递过来的目光,乔道清点点头。

    两人达成了共识。

    李衍将棋扶起,然后道:“我来到这个世界就是替天行道的,放心吧,我一定会解放跟你们一样的奴婢兄弟的。”

    孙静眼珠动了动,然后道:“我看这两个少年都很不错,哥哥莫不如收他们做义子吧。”

    听见孙静提出的这个建议,棋激动得浑身都在抖!

    不懂汉语的丑,则很茫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喜欢看历史小说的李衍,不是不知道,收义子是很有效的笼络人心的手段,像唐末的李克用义子多达一百多人,其中最有名的十三太保各个能征善战,关羽的义子关平,忠孝两全,最后和关羽一起赴死,朱元璋收养了二十多个义子,李文忠、沐英、平安、徐司马等皆为朱元璋立下了汗马功劳。

    可看这两个少年最小也有十六七,再想想自己才二十七,李衍心中不禁有些腻味!

    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李衍微笑道:“你二人可愿做我义子?”

    棋二话不说就给李衍磕头,同时亲热道:“父亲!”

    听到这声父亲,李衍的脸就是一抽!

    李衍心道:“习惯就好,习惯就好,以后得经常有事。”

    李衍冲棋点点头,道:“好好好。”,然后看向丑,问道:“你呢?”

    棋赶紧拽丑,让丑跪下,同时小声跟丑说着什么。

    丑听棋说完之后,连忙跪下,然后实实在在的给李衍磕了三个响头,喊道:“阿伯几!”

    虽然能猜到棋和丑说的是什么意思,可听不懂真的很别扭,李衍心道:“我是不是也找两个老师睡……学一下高丽语?”

    压下心中的杂念,李衍将丑和棋扶起,然后一脸慈爱道:“从今以后,你们就叫李丑和李棋,就是我李衍的义子了。”

    说完,李衍让王定六取两把李衍收藏的精品梁刀。

    不多时,王定六就取来一长一短两柄梁山来,李衍将长的那柄送给李丑,短的那柄送给李棋,三人之间的父子关系自此就算是定了。

    ……

    ……

    终于写完这章了……天又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