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二百零五章 坐龙椅睡龙床(求订阅!)

第二百零五章 坐龙椅睡龙床(求订阅!)

    …

    眼见曹正他们就要到达要道,把守要道的高丽别将突然大喊:“站住,你们到底是谁?”

    曹正心知,指定是他们露出马脚了!

    其实曹正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刻。

    他们这里有七八成是奴婢兵,虽然来之前突击了一天队列,也都穿上了左右卫的衣服兵甲,可他们的气质还是与左右卫的精锐远远无法相比,因此能瞒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

    曹正当机立断道:“三段式,攻击!”

    在军官的叫喊和抽打之下,根本就不懂什么三段式的奴婢,拖拖拉拉的站好。

    可这时,高丽守军的箭雨已经射了过来。

    十几个奴婢兵中箭而倒,不少奴婢兵吓得魂飞魄散,随即就想逃跑!

    曹正冲早就安排好的执法队喊道:“有敢擅离者,杀!”

    执法队都是由梁山兵组成的,自然听曹正的命令,二话不说就砍起那些逃跑的奴婢兵。

    一连砍了二十几个逃兵,才震慑住其余奴婢兵!

    曹正喊道:“我们梁山军若胜,你们和你们的子孙就不再是奴婢,你们和你们的子孙就能享有所有良人享有的权力,你们和你们的子孙能有自己的姓,能经商,能当官,能娶贵族女子,我们若败,我们最多退回济州岛,而你们和你们的子孙就永远都得当奴婢,连姓都没有的奴婢,凡为贱类,若父若母,一贱则贱,你们和你们的子孙不能经商,不能当官,只能娶奴婢,永远没有希望,机会只有这一次,命运掌握在你们自己的手中,当何去何从,你们自己选择吧!”

    曹正的话勾起了这些奴婢兵的痛与怒,也让他们想起了他们为什么争先恐后的加入梁山军,进而忘了恐惧,开始按照长官的指示站位,然后攻击。

    就军事技能而言,这些奴婢兵远远不合格,他们射出去的弩箭十支至少九不中。

    可他们却过了一个战兵最难过的一关心理关。

    至于军事技能,可以慢慢练,仗打得多了,自然就能练出一身过硬的军事技能。

    守卫这要道的军丽兵将只有一百多人,曹正他们有一千二百五十多人,人数是他们的十几倍,而且别忘了,这里面还李衍的二十五名亲卫、二百五十名训练过小一年的梁山预备役,因此,慢慢的,曹正他们开始占上风,用神臂弩压得那一百多人不敢抬头,只敢抽空射上一两箭。

    就在这时,手提两杆铁枪的石宝带着他那营马军冲了过来!

    在马上射了几轮箭雨射死二三十高丽守军之后,石宝一马当先冲入要道,然后用两杆铁枪将守军还没摆好的几个拒马桩一一挑飞,再然后他们像风一样向礼成城杀去!

    曹正抓住时机带着他这营人马冲了上去,将刚刚那些阻拦他们的守军全都砍死通往礼成城的道路通了。

    留下一营人马守住要道,曹正汇合随后赶上来的邓元觉一同向礼成城杀去。

    石宝没管要道直接带人冲向礼成城是极为明智的!

    水泊梁山这次的偷袭太出乎高丽上下意料了!谁能没想到,近六万高丽大军竟然能被全歼,而且连个送信的都没逃回来?以至于,礼成城的高丽守军一点准备都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有人偷袭想要关闭城门的时候,石宝等人已经杀到了城门!

    石宝在第一时间砍断了收放吊桥的绞盘上的绳索,让吊桥无法升起,随即一马当先杀入城中!

    太久没有机会一展身手的石宝,如猛虎出笼一般,手中的劈风刀、流星锤杀得高丽守军人仰马翻!

    有什么样的将就有什么样的兵,石宝手下的这营马军亦个个如狼似虎,砍起人来如砍瓜切菜!

    不一会,石宝等人就将城门处的守军砍杀的七七八八。

    也就在这时,曹正和邓元觉带着步四军也杀到了礼成城!

    见石宝他们正在城门处与守军激战,曹正和邓元觉立即带人杀过去!

    石宝见之非常干脆的将城门交给曹正和邓元觉,然后带着他的兵马杀入城中……

    等卞祥、周昂、胡春、山士奇、孙安和袁朗彻底占领礼成港护送乔道清来到礼成城时,石宝、曹正、邓元觉已经将礼成城的局势控制住了。

    几人聚集到一起,曹正向乔道清问计:“军师,咱们接下来该当如何?”

    不等乔道清说话,寸功未立而急于立功的袁朗就提议道:“直接杀向开京吧,说不定能一举将开京攻下,到时候哥哥来了就可以坐高丽王的龙椅、睡高丽王的龙床休息了!”

    卞祥道:“那高丽王的龙椅哥哥坐定了,龙床哥哥也睡定了,不过现在就杀过去却是不妥,开京不比这礼成城,礼成城的守军大多都调去济州岛围剿咱们被咱们杀了、捉了,咱们又是突袭,这才这么轻易的拿下了礼成城,那开京好歹是一国国都,还有几万精锐守卫,我等贸然前去,多半无功,莫不如先在这里站住脚,然后徐徐而图之。”

    石宝道:“徐徐而图之指定不可,高丽也有几十万兵马,若是给他们时间,将那几十万兵马调回来,我等不仅得无功而返,还有可能陷入险地。”

    孙安道:“太急了也不可,我们这里只有不到八千兵马,不可能打下开京,一个不小心,兴许还有可能被高丽军击溃,进而抢回礼成城,恁地时,大好的形势就白白浪费了。”

    众人看向乔道清。

    一一看过曹正、石宝、孙安,乔道清心道:“如此关键的一战,还敢给这些新人机会,这位哥哥在用人方面可比田大王有魄力太多了,而且眼光也毒辣,所挑之人皆是不凡……既然这位哥哥心里恁地有数,在他在的时候,我只需给他遗缺补漏即可,不可帮他拿主意,免得弄巧成拙。”

    念及至此,乔道清笑道:“再急也不差一晚,哥哥他们应该很快就会到,此等大事,自然是等哥哥来拿主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