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二百零二章 宏大的决定(求订阅!)

第二百零二章 宏大的决定(求订阅!)

    …

    郑知常不会骑马,甚至连驴都不会骑,因此,战场上出现了极为不和谐的一幕——身穿银盔银甲腰胯宝剑的郑知常竟然坐在一顶大桥之中,被八个人抬着去追赶先行一步的马步军。

    看得出来,马步军真是急着去“支援副元帅”,一个两个跑得都是那么快。

    抬着郑知常的八人腰都快累断了,也只不过才追上运送攻城辎重的民夫。

    郑知常将护送民夫的一领保胜的将军叫了过来,问道:“金上将军和韩上将军他们呢?”

    将军道:“他们减重急行军了。”

    郑知常身边的一个大将军笑道:“就是把裤子脱了,两条腿也跑不过四条腿!”

    不知为何,自从离开码头,郑知常的心里就开始不安,因此,郑知常根本没理手下大将的冷笑话,直接就下令道:“给我找八个腿快的奴婢!”

    换了抬桥的奴婢之后,郑知常等人再次上路。

    在郑知常的亲卫军的抽打之下,八个抬桥的奴婢跑得飞快。

    又往前跑了二里多地之后,郑知常等人追上了一领跑的最慢的望军保胜。

    郑知常将这领保胜的将军叫来,有些急切的问道:“金上将军和韩上将军他们在哪?”——虽然不太懂军事,可郑知常还是本能的觉得这么行军有问题。

    将军道:“就在前面。”

    郑知常听言,立即放下轿帘,随即令人继续追!

    一柱香之后,郑知常等人终于追上了一个重要的人——韩上将军。

    与此同时,郑知常也隐隐听见前面有战斗声。

    郑知常问韩上将军:“前面怎么回事?”

    韩上将军道:“有两百多宋军用巨石将前面的峡谷口堵住了,正在负偶顽抗。”

    “峡谷,小心火攻!”郑知常惊道。

    韩上将军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

    可郑知常到底是正元帅,韩上将军只能强打精神道:“我们虽然没有吴老将军的经验丰富,但也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那是一条浅峡谷,峡谷上方可以看得一清二楚,没有埋伏,左右也没有林木,不可能遭到火攻,而且我这不是亲领两领精勇和三领保胜在此守住峡谷口么,大不了他们再撤出来就是。”

    听韩上将军这么说,郑知常才稍稍放心!

    郑知常随后又问:“为何不绕路?”

    韩上将军答道:“左边是山,右边是河,如果强行绕路,至少得多走出十几里路,那样一来,等咱们赶到城下,副元帅他们跟宋军可能胜负已分。”

    听韩上将军这么说,郑知常只能道:“小心无大错,别中了宋军的埋……”

    “轰轰轰轰轰……”

    “轰轰轰轰轰……”

    “轰轰轰轰轰……”

    “阿也!”

    “吾命休矣!”

    “希律律!”

    “……”

    没等郑知常将“伏”字说出口,山谷之中突然震天撼地的密集爆炸声!

    强烈的爆炸冲击,所过之处,人仰马翻,不只是峡谷内的高丽军,就连峡谷口的郑知常和金上将军等人也受到了剧烈冲击,郑知常更是被一股热浪掀飞了出去,撞到了他的八抬大轿上!

    在郑知常昏过去的前一刻,郑知常隐隐看见几千骑在高头大马之上手中拿寒光凛凛马刀的宋军突然在远处出现,与那些马军一同出现的还有不少带轱辘的怪异铁桶,“原来有保胜在后面推这些铁桶……这些铁桶是干什用的……”

    没看见那上百没良心炮是如何轰炸高丽兵将的,及梁山马军是如何砍杀那些侥幸逃过满谷炸药轰炸和炮击的高丽军将士的,那是郑知常的幸运,否则郑知常必定会跟很多亲眼见过那一幕幕人间地狱的高丽兵将一样做一辈子噩梦……

    ……

    丽水。

    也就是后世的丽水港。

    鲁智深率领梁山步二军用伸臂弩、床弩、没良心炮等远程武器将一众双脚陷入泥沙之中的高丽兵将团团包围。

    高丽百战老将吴延宠及与他一样据不投降还妄图反抗的高丽兵将均已被射成了刺猬。

    在这种只能当死靶子妄动就会被射成刺猬的情况下,跟吴老将军一样有勇气反抗的人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都在梁山军的命令下,丢掉武器,然后排成笔直的长队上岸接受俘虏。

    听见远处传来的接连不断的爆炸声,鲁智深道:“哥哥那里似乎进行得也很顺利。”

    孙静道:“步一军陪他们打了五日五夜的血战,连马麟兄弟都战死了,戏演得这么足、这么真,他们焉能不上当?”

    鲁智深道:“马麟兄弟可惜了……”

    过了一会,鲁智深又道:“洒家一直觉得洒家的兵练得不错,可与邓飞兄弟一比,洒家明显是落了下成。”

    孙静道:“大师过谦了,如与不如,打过了才知道,步二军只不过还没有这样的机会,如果有,步二军必然也会向世人证明步二军乃天下一等一的劲旅。”

    鲁智深道:“借军师吉言……军师,有一事我一直不明,你是如何知道,他们一定会从丽水袭来,而不是从木浦袭来?”

    孙静捋着胡须笑道:“这还不容易?在咱们出发的同时,我就让民夫穿甲戴盔拿着兵器前去木浦沿岸巡守。”

    鲁智深恍然大悟,道:“洒家终于明白军师为何让人在这里摆上几百个稻草人了,木浦的守军能动,丽水的“守军”只会傻傻的站着,换做洒家也会怀疑这里面有诈,然后进一步试探。”,说到这,鲁智深看着孙静接着道:“再然后就中军师之计也。”

    孙静笑笑,道:“小可这只是小计,哥哥那才是大计,非是大智慧、大魄力之人焉敢做攻打一国国都恁地宏大的决定?”

    鲁智深也道:“我等原来所想的只是如何才能保住济州岛这个大后方,可哥哥却提出,全歼这伙高丽军,然后杀去高丽国都开京一战彻底解除济州岛上的后患……不瞒军师,那时洒家还以为哥哥是在跟咱们说笑,现在看来,洒家才是那个笑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