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二百零一章 抢钱枪娘们(为“大明厚德小明载物”道友加更1/2)

第二百零一章 抢钱枪娘们(为“大明厚德小明载物”道友加更1/2)

    吴延宠前脚刚走,后脚金上将军就道:“元帅,我左右卫的保胜伤亡已经接近六成,不能再让他们打了,还是换望军打一阵吧。 ”

    虽然与金上将有私怨,但在此事上韩上将军毫不犹豫的附和金上将军,道:“是呀,让望军打一阵吧,我们正军的保胜若是全都全都折在这里,蹬岛以后靠谁去攻城,难道靠那些望军和奴婢么?”

    很明显,没有百战老将吴延宠震慑的金上将军和韩上将军开始逼宫了。

    郑知常虽然不太懂打仗,但也并非无智之人。

    他道:“老将军说过,今夜是胜负的关键,万不可大意。”,然后看着金上将军和韩上将军道:“我知正军打得艰苦,但也万万要坚持这一夜,此战若胜,我定为二位上将军请功!”

    金上将军和韩上将军还想再说些什么,郑知常又道:“就这一夜,二位上将军务必让麾下坚持一下……谁若是怠慢,我这个元帅手上也有生杀之权!”

    见郑知常连狠话都放出来了,而且这一夜确实关键,金上将军和韩上将军只能悻悻的离去,然后继续组织进攻。

    吴延宠说,今夜攻得越凶,他那边暗度陈仓的可能性就越大。

    郑知常牢记吴延宠此言,因此,在金上将军和韩上将军走后,郑知常又派出了两领望军保胜跟着一块攻击。

    如此一来,战斗越发的激烈,你攻我守,你守我攻,激烈程度比之前有增无减,胶着对战一刻也未停止。

    尸积如山,血流成河,整个码头没有一处好地,惟余焦土,惨酷之状,不忍卒睹。

    战至下半夜寅时,也就在高丽军这边换上生力军不久,战场处突然大哗,不久便有高丽兵大喊:

    “我们打退了宋军!”

    “胜利了!胜利了!”

    “高丽万岁!万岁!万岁!”

    “……”

    这喊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杂!

    不多时,在大船上的郑知常也听见了这些声音,随即问左右:“怎么回事?”

    左右听见郑知常询问,立即下去打听。

    可没等他们回来,金上将军和韩上将军就带着一众大将军来找郑知常!

    金上将军道:“元帅,大喜!宋军退了,我们成功登陆了!”

    听了金上将军报的喜,郑知常大喜,随即道:“快抢占要道!”

    韩上将军道:“我们已经下令了……我们过来就是请示元帅,咱们是否追击?”,害怕郑知常不让他们追击,韩上将军又道:“我们猜测,宋军之所以撤离码头,很可能是副元帅那边暗度陈仓成功了,我们应该去支援副元帅!”

    “这……”

    郑知常有些迟疑!

    不怪郑知常,他是真不知道这种情况该不该追!

    金上将军知道郑知常不懂,因此直接道:“通常这种情况都应该追击的,这样能扩大战果,最好我军可以咬在那伙宋军身后杀入城中,一战定乾坤。”

    一个大将军道:“这伙宋军杀了我高丽上万军士,不将他们屠得一干二净,难解我心头之恨!”

    见似乎所有人都同意追击,郑知常不再踌躇,道:“好!那咱们就追击!”

    金上将军和韩上将军听见郑知常同意同时对手下吩咐,让马军去追击。

    一个大将军眼珠转了转,道:“元帅可曾听过破釜沉舟?”

    读书千万卷的郑知常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典故?

    郑知常问:“你想说什么?”

    那个大将军道:“小将有一提议,咱们不如集中所有兵力一战跟宋军分胜负!”

    见郑知常不懂,这个大将军又解释道“也就是借着这个势头直接打下那座城池,如果顺利,天亮的时候,咱们就可以在城里休息了。”

    有人道:“城里定有宋人女子,咱们可以好好乐乐!”

    这人话音一落,立马就有人附和道:

    “三日不封刀,要让宋人知道,入侵我大高丽的后果!”

    “男人统统杀光,女人嘛……嘿嘿,大家挑一些当奴婢!”

    “诶~男人也可以当奴婢,尤其是那些细皮嫩肉的读书人!”

    “……”

    听见这些丘八意淫,郑知常有些反感!

    除此之外,郑知常也有些怦然心动!

    郑知常有些拿不定主意!

    见郑知常迟迟不做决定,金上将军道:“元帅,战机稍纵即逝!”

    一个大将军道:“咱们总攻,也是对副元帅的支援,副元帅只带了五领保胜,这五领保胜攻城,必是杯水车薪,我等若是不及时支援,有可能会浪费副元帅好不容易创造出来的灭敌良机。”

    郑知常道:“一万多精勇难道不足以支援副元帅?”

    不知是谁小声嘟囔道:“不知兵的文官老爷,精勇能攻城么,能完全应对突发情况么?”

    郑知常被那人说得脸青一块红一块的,恨不得让人将那人拖出去砍了。

    可郑知常并不知道那话是谁说的,较真了之后,万一连这个人都找不到,那他可就更尴尬了,更重要的是现在也不是追究这事的时候。

    郑知常在心中骂道:“只知送死的丘八,好,你们既然愿意去送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念及至此,郑知常道:“好!那就与这伙宋军一决雌雄!”

    见郑知常答应了,不少高丽将军脸上的喜色再也掩饰不住了!

    你道为何?

    他们以为此战胜利在望,准备去梁山府抢钱枪娘们!

    这可是吃兵粮的最大福利!

    推积如山的金银宝贝……

    溜光水滑的娘们……

    想想,他们就热血沸腾!

    有抢钱抢娘们的动力驱使,他们出奇的效率。

    可以说,马军才出发,步军和运送攻城器械的民夫就出发了。

    不仅马步军想去抢钱枪娘们,就连水军都跟郑知常请战,想要一同去支援副元帅!

    “步军去了能攻城,你们水军去了,能干嘛?”

    再说了,总不能没人看船吧?

    要知道,船中可是有不少粮草辎重,一旦出事,他们没准就会被困死在这座岛上。

    想到这种可能性,郑知常不仅没同意水军的请求,还将行动最慢的两领望军留下,让他们守住码头,给高丽军留一条后路。

    郑知常的这个命令,让这两领望军捶足顿胸,纷纷大喊那些耽误时间的人,同时也偷偷的骂不给他们发财和抢娘们机会的郑知常。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