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二百章 暗度陈仓(求订阅!)

第二百章 暗度陈仓(求订阅!)

    “这伙宋军到底想干什么?”

    看着战场上的惨烈,以及被血染红了的码头和海水,郑知常怒道!

    拼杀了五天五夜,见到了神臂弩和床弩,要是还猜不出来敌人不是日军而是宋军,那他们的智商可就真是堪忧了!

    吴延宠一边看着战场上的厮杀、一边好像在下着什么决心。

    见没人答他的话,郑知常知道,这群丘八只管不仗不管为什么打仗,因此,跟他们说这些事,简直是对牛弹琴。

    郑知常来到吴延宠身边,道:“老将军,这仗不能再这么打了,已经五天五夜了,咱们的伤亡了近十领保胜,还都是正军,却始终没能登陆,这样下去,我等必然无功而返……”

    吴延宠指着对面的梁山军问郑知常:“元帅看出来了么?”

    郑知常一怔,然后顺着吴延宠手指的方向看去。

    看了好一会,郑知常才不是太确定道:“是不是……他们没有前两日那么能打了?”

    吴延宠不答反问道:“知道为什么吗?”

    郑知常想了想,道:“他们的老兵死伤过多,补充了新兵,所以实力下降?”

    吴延宠道:“不止补充了新兵,他们还补充了不少根本没经过训练的农夫。”

    郑知常想到了一种可能,道:“他们是不是没兵了?”

    吴延宠点点头,道:“有这种可能。”

    郑知常喜道:“那是不是说,我们很快就能打通这里,然后上岛,再然后剿灭这伙宋军?”

    吴延宠沉默了一会,然后摇摇头,道:“不知这伙宋军是怎么回事,战斗意志竟然极为顽强,甚至就连补充的民夫皆是如此,这种情况下,对方能守多久,都是有可能的,别忘了,这岛上可是有十几万民众,也就是说,他们能得到源源不断的补充。”

    连百战老将都这么说了,郑知常不禁有些慌了,道:“那……我等该如何是好?继续在这血肉磨坊跟他们绞肉?”

    吴延宠道:“元帅,记得我跟你说过这座岛上有三处可以登陆的地方么?”

    郑知常反应了一下,随即道:“老将军该不会是想撞那九死一生的运气?”

    吴延宠看着对面顶着高丽箭雨还击的梁山一众悍不畏死的将士,道:“不撞怕是不行了,这伙宋军的军事素养虽然不如女真精锐,但他们的战斗意志却是老朽生平仅见。”

    郑知常赞成道:“这伙宋军确是悍勇,完全不畏惧生死,真不知他们的统帅是怎么训练他们的。”,顿了顿,郑知常又引以为豪道:“不过我高丽左右卫和兴威卫的正军也不差,这么大的伤亡,竟仍然能战,真不愧是太祖起家的军队。”

    吴延宠没接郑知常这话,更懂军队的吴延宠已经看出来了,左右卫和兴威卫的步军也已经快到极限了,不用多,这种强度的战斗再打一天一夜,要是还看不到突破的希望,这两支精锐十有**要崩溃,这也是吴延宠准备冒险从丽水和木浦暗度陈仓的原因之一。

    吴延宠道:“元帅,今夜从丽水和木浦暗度陈仓是此战胜负的关键,我想亲自去指挥。”

    郑知常小心翼翼的问道:“那这边的战斗是不是暂停?”

    吴延宠摇头道:“不仅不能停,强度还得加大”,顿了顿,吴延宠为郑知常解释道:“这边的攻击越猛烈,我们成功暗度陈仓的可能性就越大。”

    郑知常有些紧张的问:“那……这边的战斗谁来指挥?”

    吴延宠道:“自然是由元帅你来指挥。”

    一听吴延宠这么说,郑知常连连摆手道:“我不行!我不行!让金上将军或是让韩上将军指挥吧!”

    吴延宠其实也不想将指挥权交给郑知常,可郑知常毕竟是正元帅,再有,左右卫和兴威卫的上将军,也就是金上将军和韩上将军,完全平级互不统属,而且这二人还有些私怨,将指挥权交给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合适,另外,也是最重要的,通过这几天的相处,吴延宠看出来了,郑知常虽然不知兵,但还算有分寸,所以吴延宠才把指挥权交给,不,应该说还给郑知常。

    吴延宠道:“元帅莫要担心,若无大事,元帅可跟往日一样,具体如何作战,金上将军和韩上将军自会安排。”

    听吴延宠这么说,郑知常才稍稍放心。

    不过,郑知常还是劝道:“那个……老将军,要不然……咱们别暗度陈仓了,机会太渺茫了,您老若是有个闪失,咱们可就得不偿失了,要不然咱们再这么强攻两天,没准两天后他们就撑不住了,到那时,咱们可以长驱直入,然后一举攻破岛上的那个城池。”

    吴延宠输不起,甚至拖不起。

    吴延宠对朝堂中的那些只知道党争的大员们太了解了,他如果再拿不出像样的战绩来,那些大员一定会根据目前的战况罢免他换别人来当这个副元帅。

    他快六十了,等不了下次机会,一旦没了这次机会,他这辈子都别想再带兵,更别想回西北军找女真人报仇。

    所以,吴延宠道:“我怕咱们这边先撑不住,咱们这边虽然还有近两万保胜,但其中正军只有不足八千,剩下的皆是望军。正军保胜的伤亡过半已经超过了溃败的临界线,他们还能再战,是因为他们是高丽最精锐的军队,不过他们也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再战一两日,必溃,等正军保胜不能再战,咱们就得让望军保胜上阵,他们能打这绞肉之战么?”

    “这……”

    郑知常就是再不关心武人之事,也知道望军的待遇比正军差的不是一点半点,自然不可能像正军一样有这么坚强的战斗意志。

    吴延宠又道:“况且目前是涨潮阶段,成功从丽水和木浦暗度陈仓的可能性变大了不少,另外,守军的兵力不足,在丽水和木浦两地应该不会投入太多防御力量,甚至根本就没有守军,我觉得咱们该搏一搏,元帅您看?”

    听吴延宠这么说,因没有底气而没有主见的郑知常只能道:“那……就依老将军之言使用暗度陈仓之计。”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