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下)(求订阅!)

第一百九十六章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下)(求订阅!)

    高丽的朝堂之上。 .

    高丽睿宗王俣满脸铁青的问一众臣下:“谁来与孤王说说,耽罗郡什么时候被别人占领了,又是被何人占领了,敌人有多少人、有多少船?”

    王俣的话音一落,大殿之中立即一静!

    过了好一会,就在王俣要发怒之际,一个四旬多些的中年出列,道:“禀王上,据此次去耽罗郡探查情况的李将军回来报,耽罗郡上已经建立了郡城,且有大量移民,人数应不下十万,与他们交手的大约有三领人马,其中有五百精勇,其余皆是保胜,敌人船只应该不多也不快,因为李将军他们见敌势太大撤退时敌人没敢追击。”

    王俣的眉头不禁一皱,不过很快就又展颜,道:“太师对这伙人有何猜测?”

    这高丽太师跟李衍是本家,也姓李,名深谦,此人乃是当代仁州李家(又称庆源李氏)的家主,也是王俣的岳父,他的两个女儿都嫁给了王俣,其一更是王俣的顺德王后。

    说来,这仁州李家可是高丽一个极为了不得的豪门。

    高丽文宗之后的高丽王,不是年幼,就是不德,也就失去了操纵贵族的能力,这时期的一些世家大族利用与王室联姻攫取权力,把持高丽的朝政,这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这仁州李家。

    从高丽文宗时期开始仁州李家就与高丽王室联姻,历经八代六十余年(王俣的儿子仁宗那二十年就不算了,因为在本书中没有二十年),一直以外戚身份总揽朝政,可以说,他们家是王后、王妃的最大供应商,他家的女人也生出了好几任高丽王。

    当然,也不是说仁州李家在这几十年之中一直都没有衰败过。

    在高丽肃宗继位时期,仁州李家因为参与立储之争失败,那时仁州李家的当代家主李资义被杀,李资义的儿子李绰等也被杀,李子威等五十余人被流配南方,也就是高丽史上著名的李资义之乱。

    高丽肃宗即位之后,将先王高丽献宗所娶的仁州李家的元信宫主和汉山侯王昀母子赶到了庆源郡,并且没娶仁州李家女,而是娶了贞州柳氏女。

    可高丽肃宗死了以后,王俣继位,又娶了李资谦的女儿为妃,仁州李氏的势力东山再起,等到李资谦的第二女嫁给王保为王妃并生了元子之后,李资谦地位再次大大提升,位列宰相,权倾朝野。

    实际上,王俣刚刚问的问题理应是由重房班主(六卫二军各设上将军和大将军各一人,合计十六人,联合议事机构为重房,重房会议以鹰扬军上将军为议长,所以被称为班主。)来答,可重房班主没站出来,反而是李资谦站了出来,这就说明重房至少开京左右的水军被李资谦把持了。

    试问,这种情况下,王俣怎能不皱眉?

    但话又说回来,王俣也就敢皱皱眉,李资谦的权势太大了,大到王俣这个高丽王也不得不虚与委蛇。

    李资谦道:“我猜这伙人最有可能是日本人。”

    (公元五世纪,日本统一后,国名定为大和。七世纪初,日本的圣德太子在致隋炀帝的国书中写道:“日出处太子致日落处太子”,这就是日本国名的雏形。直到七世纪后半叶,日本遣唐史将其国名改为日本,成为日本的正式国名。《新唐书日本传》中有记载:咸亨元年(670年),倭国遣使入唐,此时倭国已“稍习夏言,恶倭名,更号日本”。所以,此时正该用‘日本’来称呼日本。)

    李资谦的猜测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宝文阁学士郑克永更是言之凿凿道:“必是那寇人无疑,耽罗郡在我高丽和他日本之间,不是那些贪得无厌的日本人是谁?”

    韩安仁道:“有无可能是宋人?毕竟宋人离耽罗郡也并不远,且宋人水军发达,是我高丽所不及,以船移民占我耽罗郡也并非不可能。”

    面对以李资谦为首的豪族势力的步步紧逼,王俣也并非完全不抵抗,这些年王俣从地方上提拔了韩安仁等一批新进官僚。

    这批王俣侧近势力与李资谦他们这些豪族势力可以说是处处作对。

    见韩安仁跳出来,李资谦淡淡的说道:“宋商王则前几日与我说,宋主受道门感召实行无为之治,怎会来侵略我耽罗郡?韩大人若是不信我之言,可以问金舍人,他能证明此事。”

    被李资谦点名,不久前才出使大宋的金富轼,只能出列道:“不错,我等去东京汴梁时,开封府人人皆信道、皆供道家神像,很多地方的寺庙都改为道观,和尚留发当起了道士,道符院还册封宋主为教主道君皇帝。”

    听金富轼说起这些趣事,一些有识的高丽大臣忍不住一笑,笑赵佶昏庸荒谬。

    李资谦又道:“且宋国去岁干旱,多地颗粒无收,自顾尚且不暇,怎么可能有精力来抢占我高丽的耽罗郡?”

    李资谦说得有理有据,韩安仁一时无法反驳。

    见韩安仁斗不过李资谦,王俣道:“好了好了,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怎么应对?”

    李资谦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自然是将其剿灭!”

    虽然跟李资谦政见不合,可处处为王俣考虑的韩安仁也出言道:“必需将其剿灭,否则被那日本在耽罗郡站稳脚,就相当于在他日本和我高丽之间架了一块跳板,随时都可以威胁我高丽的全罗道。”

    王俣问:“那由谁人领兵去剿灭这伙寇人?又带兵多少?”

    李资谦道:“当以泰山压顶之势将其一击粉碎,我保举枢密……”

    韩安仁抢话道:“臣保举我高丽宿将吴延宠为帅,兵嘛,就按照太师的意思多多益善。”

    李资谦看着韩安仁道:“那罪人如何能担此重任,且他年已近六十,如何能再骑马拿刀?”

    韩安仁毫不退让道:“那一战非他之过,他只不过是救援心切,才被敌将钻了空子……太师,此乃国战,关乎我高丽的国体和利益,你扪心自问,且不说老将军曾辅佐尹元帅画定地界筑九城,只说除了老将军以外,我高丽还有谁曾统领过数万军马,你那胞弟能胜任这一重任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