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入伙二龙山(求订阅!)

第一百九十二章 入伙二龙山(求订阅!)

    …

    晁盖与宋江这对旧友再见不作赘叙。

    且说有小喽啰提前回山通报吴用迎接宋江等人。

    吴用不敢怠慢,亲带一众守山头目都下了二龙山来迎接。

    擂鼓吹笛,众好汉们都骑马乘轿,连过三道关隘,迎上寨来。

    到得关下,吴用等人为宋江等人拜了接风酒,喝过之后大家都到聚义厅上,焚起一炉好香。

    晁盖请宋江为山寨之主,坐第一把交椅。

    宋江哪里肯,道:“我等有家难奔,有国难投,唯靠哥哥收留苟活,哥哥原是山寨之主,如何却让不才?若要坚执如此相让,宋江情愿就死。”

    晁盖道:“贤弟如何这般说!当初若不是贤弟担那血海般干系,救得我等七人性命上山,如何有今日之众?你正是山寨之恩主。你不坐,谁坐?”

    宋江道:“仁兄,论年齿,兄长也大十岁,宋江若坐了,岂不自羞。”

    再三推辞了之后,晁盖坐了第一位,宋江坐了第二位,吴用坐了第三位,秦明坐了第四位,刘唐坐了第五位,燕顺坐了第六位,黄信坐了第七位,王英坐了第八位。

    一共八位头领坐下,大吹大擂,且吃全肉大席。

    酒过三巡,肉过五味,晁盖才问起:“刚刚一直没问贤弟,诸位兄弟经历了什么,怎么浑身皆是伤?”

    听晁盖问起他们身上的伤,燕顺便想直说。

    不过燕顺才张开嘴,知道二龙山是怎么得来的的宋江就从桌下给了燕顺一脚,然后轻描淡写道:“我们与李寨主之间有点小误会。”

    晁盖反应了一下,才问道:“哪个李寨主?”

    宋江道:“梁山泊的李寨主。”

    晁盖一怔,随即道:“李衍兄弟?”

    宋江道:“正是他。”

    晁盖皱眉道:“你们怎么惹到李衍兄弟了?”

    仿佛他那瘸腿上的伤不存在一般,宋江微笑道:“就是一点误会。”

    晁盖将信将疑道:“贤弟可莫要骗我。”

    秦明“腾”的一下子站起,道:“哥哥若是怕惹火烧身,我们离去便是!”

    言毕,秦明就做离开状。

    宋江冲秦明呵道:“坐下!晁天王一生天不怕地不怕,怎么会惧怕李寨主?”

    听了宋江之言,晁盖道:“倒也不是惧怕,委实是我等欠李衍兄弟良多,公明贤弟是知道的,这座山寨都是李衍兄弟送于我等的,我等万万不能与他为敌。”

    宋江以退为进道:“仁兄若是担心得罪李寨主,我等再去另寻它地避祸,绝不坏了仁兄的义气。”

    言毕,宋江也做起身状。

    晁盖赶紧将宋江按回去,道:“为兄就是想要做个和事佬化解一下你与李衍兄弟之间的矛盾,并不是要赶贤弟你们下山。”

    观察了宋江好一会的吴用,突然出声道:“哥哥时常念叨寨中好汉不多不够热闹,怎会不欢迎诸位好汉?押司莫要误会。”

    上山的时候,宋江就已经看罢,二龙山果然是一块易守难攻的宝地,远远不是清风山寨那种一攻就破的小寨可以比的,更为重要的是山上兵强马壮竟然有三二千喽啰,而且看山上的吃穿用度,定然是不缺钱银的,因此,这里绝对是一块退可安居一方进可有所作为的好基业,对于无处可去的他们而言,没有比二龙山更好的去处,所以,他们怎么会真心离开?

    宋江又坐下了之后,道:“我们与李寨主之间真就是一点小误会,李寨主和李寨主的人毫毛都没伤一根,我等……哎,不说也罢,如今已经化干戈为玉帛,李寨主亲放我等来二龙山投奔仁兄,连行礼、马匹都还给了我等。”

    听宋江提起李衍连行礼和马匹都还给了他们,晁盖信了宋江所言,道:“就算没化解也不打紧,我与李衍兄弟亲如亲兄弟一般,我出面定能化解你们之间的仇怨……此事暂且放下,来来来,大家吃酒吃酒,欢迎公明贤弟、秦明兄弟、燕顺兄弟、黄信兄弟、王英兄弟加入我二龙山……”

    晁盖所不知道的是,宋江与李衍之间的仇怨,不论是从李衍那,还是从宋江这,都是根本无法化解的。

    再说晁盖让山前山后各拨定房屋居住与宋江等人不在话下。

    至第七日,突然有小喽啰来报:“一个叫石勇的汉子说有要事求见二大王。”

    宋江差异,让那石勇来见。

    石勇上得山来,道:“小人姓石,名勇,原是大名府人氏,日常只靠放赌为生,江湖上唤小人做石将军,因赌一拳打死了个人,逃到柴大官人庄上,多听得往来江湖上人说哥哥大名,因此特去郓城县投奔哥哥,到了哥哥庄上,没见到哥哥,只见到四郎,听得小人说起柴大官人来,却说哥哥在白虎山孔太公庄上,因小弟要拜识哥哥,四郎特写了这封家书,与小人寄来孔太公庄上,小人先去孔太公庄上,又寻到清风镇,一路追来这里,听说哥哥在这里入伙,便来求见。”

    宋江有些疑惑的接过书信,打开一看:

    父亲于今年正月因病身故,现今停丧在家,专等哥哥来家迁葬。千万,千万,切不可误!宋清泣血奉书。

    宋江读罢,放声痛哭,自骂道:“不孝逆子,做下非为,老父身亡,不能尽人子之道,畜生何异!”

    哭罢,宋江起身来找晁盖辞行回家奔丧。

    晁盖等人劝说无果,只能放宋江回家。

    回到家中,宋江才知,老父并未过世,只不过是因太过想念他而使了一计,又因为朝廷有大赦,想还宋江个清白身。

    不想却弄巧成拙,宋江竟被郓城县新参的都头赵能和赵得捉了。

    好在,宋家肯大出血上下打点,宋江昔日在郓城也颇有人脉上下无不爱他为他说情,又因没了苦主,最终宋江只得了一个“脊杖二十,刺配江州牢城。”的判决。

    行刑之人也认识宋江,加上宋家使了大钱,以至于宋江只是象征性的挨了几棍,然后便由两个防送公人押送江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