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九十一章 习习笼中鸟(求订阅!)

第一百九十一章 习习笼中鸟(求订阅!)

    …

    二龙山,聚义厅。

    晁盖、吴用、刘唐并一众小头目正在总结去年盈余。

    吴用展开一张尺许长宽的宣纸,朗声道:“去年一整年,咱们二龙山一共做了四十九起买卖,共赚了四十四万五千二百二十七贯钱银,衣服、行李等件若干,粮食近八万石,猪牛羊五七百(随抢随吃,没法计数),马匹一百一十六匹。”

    刘唐大笑道:“难怪那么多人都喜欢落草,想我等费劲巴力劫了梁中书的生辰纲,也只得了十万贯金珠宝贝,还惹火烧身,如今在这里不怕天、不怕地、不怕官司、论秤分金银、异样穿绸锦、成瓮吃酒、大块吃肉逍遥快活,竟然还能赚更多的金珠宝贝,早知恁地,俺早他娘的就落草了,也不至于穷苦了这么多年。”

    晁盖笑道:“能有这么多收获,多亏了刘唐兄弟肯吃辛苦。”

    刘唐道:“哥哥乃是一寨之主,怎能轻动,军师又是一个文弱书生不能厮杀,这等活计自然是由俺这个粗人来做。”

    晁盖听言一叹,道:“想我二龙山,有喽啰三二千,兵甲粮草无数,唯独缺少一些有本事的头领,外出做买卖竟然只能耍刘唐兄弟一人!”

    吴用趁机又劝建道:“哥哥休要担心,只要依小可之计,保管能为哥哥赚来三二十好汉,恁地时,咱们二龙山纵然是比不了梁山泊大寨,也绝对是绿林上一等一势力,他日若是受了朝廷招安,我等皆能封妻荫子光宗耀祖……”

    晁盖道:“我知军师是着急山寨发展,才想去赚那些清白之人上山,可坏人清白非是好汉所为,至于招安一事,休要再提,如今君昏臣佞,我等即便是受了招安又能有何作为?莫不如就在这二龙山当一世逍遥快活的山大王,省得看那乌烟瘴气生气。”

    刘唐符合晁盖道:“哥哥说得对,受那鸟飞做甚,我等在这二龙山上大块吃肉大口吃酒多自在快活!”

    吴用心中好不后悔:“早知晁天王恁地胸无大志,又恁地迂腐不知变通,当初我莫不如跟公孙胜他们一同上了梁山,总好过在这蹉跎这大好时光!”

    刘唐催促吴用道:“军师,快说说,去年咱们卖盐赚了多少,俺感觉那个比俺下山剪径赚得多。”

    晁盖也一脸期待的看着吴用!

    吴用收回思绪,然后压下自怨自怜,露出一丝笑意,道:“一共八十六万三千二百八十二贯零五百二十文。”

    “咝!”

    刘唐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即瞪大眼睛道:“乖乖,这玩意这么赚钱,难怪那么多人削尖了脑袋做这买卖!”

    晁盖也很吃惊,道:“李衍兄弟真真是给了我等一条大大的财路!”

    就连吴用都道:“是呀,去年大旱,粮价翻了一翻,要不是有这私盐买卖支撑,只指望刘唐兄弟做来往商队的买卖,还真难养活咱们山寨里的两三千口人。”

    晁盖道:“李衍兄弟真是义气,可惜,他与官军大战时,咱们山寨才刚刚建寨,自顾尚且不暇,以至于寸许之忙都没能帮上他,不瞒你们说,此事我一直耿耿于怀。”

    吴用道:“确是可惜,如果我等能参与那场大战,也可以去济州、东平、东昌三府走上一遭,恁地时,咱们二龙山的实力至少翻上一倍。”

    晁盖道:“诶~我等就是去了,所得的好处也必然全都是李衍兄弟的,我等是去帮忙的,又不是去发财的,怎能坏了义气。”

    吴用暗自摇头,越发后悔当初没上水泊梁山!

    晁盖道:“山寨如此兴旺,不能苦了跟咱们出生入死的兄弟,我决定拿出十万贯钱银分与山寨兄弟,再宰十头黄牛、五十个羊、二十个猪大庆三日。”

    晁盖的这个命令,顿时得到无数拥戴,一众小头目并众多小喽罗无不嬉笑宴宴!

    唯独吴用暗自神伤!

    从晁盖的种种表现来看,他就是一个纯纯粹粹的山大王,毫无大志可言。

    曾经被吴用寄以厚望的二龙山,也已经变成了天下无数土匪窝中的一个。

    习习笼中鸟,举翮触四隅。

    落落穷巷士,抱影守空庐。

    出门无通路,枳棘塞中涂。

    计策弃不收,块若枯池鱼。

    就在这时,有小喽啰上前来报:“禀报大王,山下来了五六百人!”

    晁盖坐直身体问:“哦?他们是什么人,是官军么?”

    小喽啰道:“其中一些像官军,还有些像是我等绿林中人,他们拖家带口,有十几辆大车,还有三二百匹好马。”

    一听那伙人中有三二百匹好马,晁盖的眼中就是一亮!

    晁盖做梦都想有一营威风凌凌的马军,将来去见李衍,也可以显得他晁天王没比李衍差太多,可惜他费了很大的力气也只不过才弄到了一百多匹马,其中还有一多半是劣马,这让他感觉他的那营马军遥遥无期。

    不曾想,今日竟然有人来给他送三二百匹好马,这让晁盖如何不喜?

    刘唐当即站起道:“我去将那好马夺来献给哥哥,咱们也组他一营马军,威风威风!”

    晁盖道:“同去,这伙人人数不少,咱们万不可大意,丢了咱们二龙山的马营。”

    点齐两千喽啰,晁盖和刘唐带人下山,只留吴用看家。

    下得山来,来到往日做买卖的必经要道,在刘唐的指挥下,一众喽啰埋好绊脚索,然后在两边的山林中埋伏好,只等那伙人到来便杀出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然后夺了马抢劫一番回山。

    可左等那伙人不来,右等那伙人也不来。

    就在晁盖忍不住派人前去看看怎么回事的时候,那伙人终于出现。

    晁盖和刘唐大喜,鱼儿入网,马营在望。

    不过,那为首的那辆马车很快就在林边停了下来,然后一根树杖先下了马车,随后一个跛子也下了马车。

    那跛子拄着树杖站好,然后冲林中喊道:“林中的是晁天王还是刘唐兄弟,请出来见见郓城旧友宋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