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扼杀在摇篮之中(求订阅!)

第一百八十四章 扼杀在摇篮之中(求订阅!)

    …

    盯着眼前这个捂得严严实实不仅看不清长相甚至分不清是男是女的少女看了好一会,又看了看当初自己送给花宝燕的玉佩,李衍才试探道:“你是……燕儿的使女小蛮?”

    听见李衍还能叫出她的名字,小蛮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值了!他还记得我!他还记得我!不枉我千里迢迢历尽千辛忘苦从青州跑来找他!”

    虽说青州离济州并没有多远,但此时可不比后世,此时的女人向来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就算是丫鬟也都不会去离她们所居住之地太远的地方,其本上也就是在家门口左右转转。

    所以,一个女人能从青州跑到济州,的确是一件非常非常非常不容易的事。

    小蛮之所以能完成这一壮举,主要还是托了今年夏天大旱颗粒无收的福。

    若非今年是大灾年,不可能有活不下去的灾民,听闻济州府水泊梁山无限施粥,不问男女老幼,只要到了水泊梁山就能活下去,而在大冬天拖家带口的从青州往济州跑。

    没错。

    小蛮就是混进这些逃荒的人中跟他们一块去得水泊梁山。

    说实话,也幸亏,小蛮长得较为高挑儿,穿得臃肿一些,让人看不出来她是个女人,将全身涂抹得脏兮兮的,让人看不清她清秀的相貌,要不然,在这到处都是土匪强人的时代,她是绝不可能安全的从青州来到济州的。

    还得说,小蛮机灵谨慎。

    这一路之上,小蛮不敢睡,甚至都不敢吃!

    小蛮身上不是没有干粮,可她却不敢拿出来,她怕那些饿红了眼的人抢她的干粮!

    干粮被抢了到也没什么,小蛮主要是怕那些人认出来她是女人!

    一路之上,小蛮看到太多太多的女人被那些由灾民变成土匪的人拖到路边,然后……绝大多女人都没有然后了,即便她们不自杀守节,她们的男人也会逼她们自杀守节。

    小蛮瞧不起这样的男人,拖你们的女人时,你们在干什么,你们怎么不跟他们拼,现在却来怪她们,若是李寨主,就断然不会如此!

    赘言少叙。

    总之,小蛮跟着灾民到了水泊梁山,然后按照当初李衍说的去东山酒店找到了负责人。

    负责人验过玉佩之后,立即通过信鸽将朱贵请来。

    朱贵问了小蛮一些有关李衍、陈丽卿、李师师等人的隐秘之事确定小蛮不是细作了之后,立即安排马车派心腹之人送小蛮来阳谷县。

    因为事情紧急,小蛮甚至连衣服都没换、连脸都没洗。

    见小蛮哭了,李衍问:“这是怎么了,你受了什么委屈?如果是,你跟我说,我保证为你报仇!”

    小蛮抹了两把眼泪,然后哭着道:“寨主快去救救我家小娘子吧!”

    李衍脑中立即闪过那张天仙一般的面孔,同时问道:“燕儿怎么了?”

    小蛮止住哭声,道:“有一个姓宋的押司要把小娘子许配给一个叫秦明的薄情寡义之人……”

    小蛮刚说了一个开头,李衍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李衍给马灵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让马军集合。

    马灵会意,然后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小蛮将前因后果说完,又道:“寨主,小娘子她最仰慕你,自从你离开清风寨,她茶不思饭不想,每日都将你送给她的玉佩拿出来抚摸擦拭。”,说到这,小蛮鼓足勇气道:“寨主你就……你就把小娘子抢过来做压寨夫人吧!”

    说完,小蛮的脸“腾”的就红透了!

    在这个时代,一个女子说出这样的话,可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

    若非经历了这一路的苦难,好几次都让小蛮以为她不可能活着见到李衍了,小蛮也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李衍笑道:“我把她抢来,你呢?”

    没经历过男人调戏的小蛮,脸更红了!

    好在,小蛮的脸现在是脏兮兮的,看不出来颜色,要不然她非羞死不可!

    小蛮小声道:“我……我还给小娘子当……当使女。”

    李衍笑笑,道:“去后面洗漱一番,再换一身干净衣服。”

    小蛮紧张兮兮的问道:“那去抢小娘子当压寨夫人一事……”

    李衍道:“等你洗干净了,换好衣服,咱们就出发。”

    听见李衍答应去抢花宝燕,小蛮大喜!

    与此同时,小蛮也大为自豪!

    她凭借她自己的努力,得到了属于她的幸福!

    至于李衍能不能抢来花宝燕,对李衍早已盲目崇拜一路之上又听到了无数关于李衍传奇和传说的小蛮,一点都不担心!

    等小蛮跟陈丽卿去了内衙,李衍看向青州方向,暗道:“宋江终究还是登上了历史舞台……”

    虽然宋江文不成武不就,但李衍真的很忌惮宋江!

    在李衍看来,一个没有底线并有坚定信念的人才是最最最可怕的人。

    而未来的宋江,就是这么可怕的人。

    可怕的人其实也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两人的目标完全相反。

    也就是说,两人注定了是敌人,绝不能共存的敌人。

    李衍对于有可能成为自己大敌的人,应对之法向来是简单粗暴的,碰到了抓,抓不了就杀,总而言之是尽量将他们扼杀在摇篮之中。

    对宋江,李衍也打算这么干,“抓?还是杀了保险。他这个绿林界的叛徒若是死了,田虎、王庆、方腊应该能多支持一两年。”

    这个念头一出现,就一发不可收拾。

    没过多久,李衍就对王定六道:“去将张清给我叫来。”

    不多时,张清就来见李衍。

    进入李衍所在的房间之后,张清就是一怔房中竟然只有李衍一人!

    虽然差异不已,可张清还是连忙拜道:“哥哥!”

    李衍道:“坐下说话。”

    张清听言,便在李衍下首坐好。

    李衍看似无意的问道:“你那飞石可能打死人?”

    张清不敢隐瞒,道:“这要看距离,如果距离够近,被我打中要害,中我石之人十死无生。”

    听到了自己想听到的答案,李衍沉默了一会,然后对张清道:“你附耳过来。”

    张清不敢怠慢,立即将头探向李衍。

    随后,李衍在张清耳边如此这般的吩咐了一件事。

    听了李衍的吩咐,张清暗喜:“此事若是被我做成了,我必成哥哥的心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