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万万没想到(求订阅!)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万万没想到(求订阅!)

    这章是为“木易的易”道友加更的,谢谢道友帮我,道友有三章加更,这是第一章,另外两章我会慢慢为道友加的。

    好人一生平安!

    为道友祈祷,愿祝道友一生平安!为道友祈福,愿道友一辈子美满幸福!

    …

    抛开人品不谈,云天彪的武艺确实是没话说的,射向他的箭雨,竟绝大多数都被他舞刀挡下,偶尔有那么一两枝箭射中他,也要不了有上等甲胄护身的他的性命!

    云天彪的马也真好,其速度竟然不在呼延灼的踢雪乌锥之下,如非有它,云天彪的武艺就是再好,也难逃这一命,难怪已经学关羽都快学到把“关羽”二字纹在脑门上了的云天彪没弄一匹“赤兔马”,反而骑了它这匹白马。

    不仅武艺和马好,云天彪的反应也够快!

    一见李衍不按套路出牌,云天彪打马便跑!

    而且,云天彪非常明智的没有往城里跑,而是顺着城根逃了出去,否则他也会被那紧闭的大门挡下,然后跟他亲手训练出来的那两百多名砍刀手一样被射成刺猬!

    回头看看那两百多名因他鲁莽而丧了命的砍刀手,云天彪心如刀割,此刻他身上的箭伤都没有他的心疼!

    这些是他的晋身资本,是他用了好几年时间训练出来的!

    他不止一次梦到,他带着这两百多名砍刀手驰骋沙场建功立业。

    如今那永远都只能是梦了。

    摸了摸眼角,云天彪狠狠的一拍胯下之马,同时声嘶力竭的喊道:“李衍,我与你不死不休!”

    听见云天彪喊要跟自己不死不休,李衍随意的看了云天彪一眼,就不再关注这走了狗屎运捡了一条命的小人物,然后拍马上前,随后用混铁盘龙棍指着那两百多具尸体冲城墙上道:“八百万石粮食、八百万贯钱银,一炷香时间,我要是看不到你们送我兄弟武松和西门庆那群狗贼以及钱粮出来,他们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

    老实说,跟阳谷县的一众人等借五百万石粮食,李衍确实是难为他们了,要知道,李衍在济州府也只不过才榨出来了不到八百万石粮食,而且其中还有济州府尹的四百五十万石粮食,一个小小的阳谷县怎么可能拿得出来五百万石粮食?尤其是在这个干旱之年。

    李衍之所以跟阳谷县的一众人等要五百万石粮食,也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只不过李衍没想到阳谷县的这些人胆肥了竟然敢一下子就将他的要价打了个一折,这也太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

    至于现在要八百万石粮食、八百万贯钱,其实还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

    只不过,这次的实价也提了,不再是李衍之前想到的一百万石粮食、三二百万贯钱了。

    这次,少两百万石粮食、五百万贯钱,李衍非打阳谷县不可。

    这是他们不知进退的后果。

    但话又说回来,如果能不打这一仗,李衍指定不打,因为一旦打了,必定就会有伤亡。

    压力已经施,李衍便假意不再理睬阳谷县的一众人等,而是令马军退回安全的地方,然后扭头训斥林冲、张清、史进、陈丽卿道:“战场上的胜负,主要取决于军队的战斗力和将领的指挥才能,而不在于主将的匹夫之勇,《孙子兵法》有云,为将者须具备智、信、仁、勇、严五项基本素质,其中并无“力大”、“能打”等指标要求,白起不见得武艺高强,也能把四十万赵军尽坑之,韩信怯于私斗,甘受胯下之辱,日后却助刘邦打下了汉家天下,卫青、周瑜、李靖辈,均非好勇斗狠之人,却丝毫不负名将的美名,你们给我记住,以后不许干斗将这种蠢事,尤其是在我军处于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战场是生死存亡之地,能胜就行,不要去计较形式!”

    李衍用事实告诉了他们,斗将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明明自己这边连刀都不用出鞘就能把对方全歼,非要跟他们傻傻的斗将,这不是蠢是什么?

    林冲、张清、史进全都脸露尴尬之色,只有陈丽卿一脸悻悻之色,显然是没把李衍说得话放在心上。

    李衍表面上装作没看见陈丽卿的不以为然,心中却道:“晚上再收拾你!”

    就在这时,城门再次打开,不过这次他们没敢四敞大开,而是只开了一个只能过一人的缝隙,然后从中走出来了两个人(其中之一人穿着一身县丞官袍,另一人则一身员外装扮),随即城门就又关上了。

    见阳谷县派出来了谈判代表,又见阳谷县的一众人等如此小心翼翼,李衍心道:“看来这仗是不用打了。”

    可就在这时,城中突然响起了喊杀声!

    “杀呀,今年颗粒无收,这是我等穷苦之人唯一的活路,等李衍大王走了,咱们全都得饿死,此时不拼,难道等全家饿死的时候再拼么?”

    “家里没粮的,全跟我冲啊,只要李衍大王打下阳谷县,咱们这些穷苦之人一人能分到两石粮食,全家都能活下去!”

    “反正也没有活路了,我等不如带着家小随李衍大王上梁山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大秤分金过逍遥快活的日子!”

    “……”

    不仅阳谷县的一众达官贵人万万没想到,就连李衍都万万没想到,阳谷县的穷苦之人竟然在这个关键时刻起义了,他们拿着锄头、棍棒、有些甚至就那么空着双手不要命的往城门处冲,为得就是放李衍他们进来,然后分到能让他们活下去的两石粮食!

    就在这时,时迁、杨林、马麟、马灵并他们刚在大牢之中救出来的武松,也来到了城门处,准备伺机夺城门放梁山大军进来!

    见穷苦之人竟然起义了,给他们创造出了千载难逢的良机,时迁当即立断道:“给我轰城门前的守军!”

    随着时迁的一声令下,时迁他们带进阳谷县的十二门没良心炮一齐向着城门处铺盖式的轰炸!

    与此同时,在城外担任此次攻击总指挥的朱武也当机立断:“放信炮,四个方向同时攻城!”

    听见朱武让人放的信炮,邓飞、竺敬、縻貹、彭玘、陈达、杨春立即带着各自部下向墙头杀去!

    李知县等人见此,赶紧派人去各处坚守,企图挡下梁山军的这波攻击,然后再跟李衍商量退兵一事。

    说回时迁等人。

    轰炸了一气之后,时迁猛得抽出腰间的梁刀,随即跳上一块大石,一挥刀,大喊:“兄弟们随我冲啊!”

    其实时迁也就是喊喊,他还是知道他自己有几斤几两的,真正带头冲锋的是武松武二郎!

    武松手握两把梁刀一马当先向城门杀去,杨林、马麟、马灵、时迁紧跟武松身后随着武松也向城门杀去!

    这次被构陷的遭遇,让武松彻底看透了他从前所向往的官场,什么凭自己的双拳封妻荫子、光耀门楣,在这样的官场之中哪有这种希望!

    “既然如此,就让俺武松杀他个朗朗乾坤!”

    抱着这样的心态,武松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只要有人敢挡在他的身前,无一例外,全都是被斩杀的命运!

    冲杀了不知多久,武松终于带着时迁等人杀到了城门处!

    砍瓜切菜一般将还在城门处晃荡的几个被炸蒙了的军士砍了之后,武松单手一擎,就将那需要四人合力才能托起的门闩拿下,随即甩入还在抵抗的军士群中砸死砸伤了四五人,然后双臂一较劲,就将阳谷县的城门打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