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泰山压顶(求订阅!)

第一百七十七章 泰山压顶(求订阅!)

    …

    那日听武大郎将武松被打入大牢的前因后果说完,李衍暴怒,当即下令:

    马一军(林冲军)、马独立营(史进营)、步一军(邓飞军)、步独立左营(陈达营)、步独立右营(杨春营)、炮一营、亲卫营立即集合,再令水军派人两千、大船一百艘押运粮草辎重及运送步军,另令预备役一军、预备役二军充当民夫一同出发!

    所有人加到一起,这次梁山军共出动了一万四千五百人,与当初呼延灼攻打水泊梁山时出动的人数一般无二。

    有人可能要问了,打一个小小的县城,需要动用这么多人吗?

    很肯定的说,不需要。

    可这些人在水泊梁山闲着不也是闲着,莫不如拉出来实战锻炼一下。

    再者说,既然有条件可以以泰山压顶之势轻而易举攻下阳谷县,难道还要挺而走险跟阳谷县来一场势均力敌的公平对决?

    在信鸽的传信下,不到一个时辰,相关部队就全部集合完毕。

    不过李衍并没有立即就带人出发,而是让时迁的走报机密特种营先行一步混入阳谷县。

    吸取了上次攻打济州府的教训。

    时迁自己培养了一队炮手,另外,刘慧娘给他们走报机密特种营改良了一下没良心炮——他们的没良心炮要便捷一些,也要精准一些,当然,有得必定有失,他们的没良心炮的威力也要小上许多。

    另外,鉴于上次没有斩将夺门大将的教训,这次在出发之前,时迁奏请李衍,然后在一众将领中精挑细选出了杨林、马麟、马灵三人同他一块混入阳谷县。

    两个时辰后,李衍下令:水陆并行向阳谷县出发!

    阳谷县虽然只是一个县城,但反应的却不算慢。

    李衍率领一众梁山军将士到了阳谷县时,阳谷县已经四门紧闭。

    李衍当即下令,杨志营、徐宁营、丘岳营分别堵住四、南、北四门,一只苍蝇都不许放出来,而李衍领着林冲营、张清营、史进营、亲卫营共两千马军守在阳谷县东门。

    梁山军这么大的动静,阳谷县的人如何能不知?

    梁山军刚将围阳谷县围起来,阳谷知县李知县就连滚带爬的爬上了城墙,然后得得嗖嗖的喊道:“不知……不知好汉来我阳谷县做甚?”

    因为步军还没上来,随军军师朱武向李衍建议道:“哥哥,咱们最好拖延一下时间,给时迁兄弟他们争取一些救武松兄弟、将武松兄弟的家人转移到安全之地的时间,另外拖到晚上攻城,于我方也有利。”

    李衍点点头,然后拿出了一张由武大郎口述由朱贵所写的清算名单问阮小七:“这上面的字,你可都认得?”

    阮小七脸一热,看了看左右的人,然后压低声音道:“只认得不到十个。”

    李衍道:“那我让别人去说。”

    阮小七连忙道:“别呀,哥哥,你是知道的,俺最愿意干这露脸之事,这字俺虽然不认得,但可以让六子教俺,俺保证帮哥哥将这事办得漂漂亮亮的!”

    李衍道:“学一学识字,你总不能在我身边厮混一辈子。”

    阮小七道:“在哥哥身边厮混一辈子才好,俺愿意,要是有一天俺能为哥哥而死,才最好咧。”

    说话间,阮小七就从李衍手上将名单抢了去,然后冲王定六喊道:“六子,快过来,快过来!”

    “一会去的时候注意点冷箭!”

    李衍拿阮小七这个不求上进的兄弟也没办法,不仅如此,听了阮小七刚刚的话,李衍还有点小感动,“算了,就留他一直在我身边吧。”

    王定六原来也不识字,不过跟不求上进的阮小七不同,王定六肯学,不论是武艺,还是识字,王定六都肯学,而且都很刻苦,李衍断定,未来王定六的成就一定要大于阮小七,可说来奇怪,李衍最喜欢的还是阮小七,“有可能是因为七郎跟我最久吧。”

    阮小七将那张纸上的名字都记熟了之后,拍马来到城下,然后耀武扬威道:“城上有能喘气的没有?”

    见梁山军终于肯答话了,李知县连忙道:“不知好汉有何指教?”

    阮小七大马金刀的坐在马上,道:“你们全都给爷爷听着,武松武二郎那是我家哥哥水泊梁山寨主至尊宝李衍的结义兄弟,他被你县西门庆等人构陷入狱,令我家哥哥暴怒,现限你们在两个时辰内用八抬大桥将武松兄弟送出来,并将以下之人交出来!”

    说到这,阮小七将从李衍手上抢去的纸抖开,然后朗声道:“西门庆,王婆,应伯爵……”

    武大郎的见识实在是浅薄,除了西门庆和西门庆的一众结拜兄弟以及王婆外,他不知道还有谁参与到了构陷武松一事。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武大郎其实还知道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知县李达天。

    不过出于对官老爷的畏惧,武大郎故意不提李达天的名字。

    因此,这份由武大郎口述的名单上只有西门庆和西门庆的一众结拜兄弟以及王婆的姓名。

    李衍不是想不到构陷武松的人指定不只西门庆和他的几个结拜兄弟以及王婆,甚至能想到知县李达天一定参于其中。

    可李衍并没有扩大清算的范围。

    李衍有自己的算计,没有护城河和高墙的阳谷县城,虽然不如那些府城难打,但是如果有坚决抵抗的话,那么梁山军也得用不少人命才能打下阳谷县城。

    所以,如果不战,就能救出武松,为武松抓住西门庆等人报仇,李衍宁愿放李知县这个贪官一马。

    念完名单,阮小七将名单收起,又道:“过一刻,少一人,我们就踏平你们阳谷县,对你们这些贪官污吏为富不仁的大户进行公审!另外,我梁山大军不能白来你县一趟,你县再借我梁山泊五百万石粮食、五百万贯钱银我梁山泊替你们赈灾积德,爷爷警告你们,粮食和钱银不能从穷苦人手上筹集,若是被我梁山泊知道有一粒粮食、一文钱是从穷苦人手上筹集的,我梁山军也定会踏平你们阳谷县,对你们进行公审!”

    一听梁山军是为了救武松和为武松报仇而来,所有人都大骂西门庆、王婆等人!

    形势如此,再说西门庆、王婆他们那群人也不得什么人心,所以,李知县等人很快就达成一致,将西门庆和他的结拜兄弟们以及王婆交出去。

    至于李衍所要的五百万石粮食、五百万贯钱银,这事李知县做不了主,得将所有县城内的达官贵人召集到一起商量。

    定好了应对之策后,李知县就和狄县丞就带人去捉西门庆等人,另有人去捉王婆,其他人则分别去通知本县的达官贵人过来商量如何筹集钱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