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兵临城下(求订阅!)

第一百七十六章 兵临城下(求订阅!)

    …

    李知县一查西门庆和他的八个结拜兄弟全在,道:“太好了,来人啊,将他们全部擒下!”

    随着李知县的一声令下,一百多个衙役冲上来将西门庆连同他的八个结拜兄弟全都捉住!

    被锁上了的西门庆,既莫名其妙,又暴怒,遂看着李知县道:“李达天,你莫不是得了失心疯,无端捉我等作甚?”

    李知县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贪恋那武二娘子的美色构陷武二郎入狱,如今你的报应来了!”

    西门庆的眼珠微微动了动,想道:“原来是那武二郎捣的鬼。”,随即呵道:“蔡太师是我干爹,我亲家是杨太傅府书办陈洪,童太傅、高太尉我亦说得上话,李达天,你可想好了,要不要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武二办我!”

    西门庆提了蔡、杨、童、高四大奸臣,顿时就让一向媚上的李县令生出一阵迟疑!

    见此,西门庆又道:“我知你与那武二有些情份,可这情分能值多少钱银,能值一副金银酒器、五十两雪花银?”

    原来,为了构陷武松,西门庆曾使心腹家人来旺儿送给李知县一副金银酒器、五十两雪花银,西门庆这是在用这件事来敲打李知县。

    李知县听了,脸一下子就黑了!

    见李知县的脸色变了,西门庆暗自冷笑,随即又道:“是不是陈相公给你赍了书贴让你捉我?”

    为了防止李衍一伙做强做大,赵佶采纳了蔡京的建议,往济州府、东平府、东昌府派了三个能官。

    济州府的是张叔夜,而东平府的就是之前曾在东平府有清廉之名的陈文昭。

    西门庆以为,李知县之所以拿他,是因为陈文昭想办他。

    西门庆接着道:“陈相公原系大理寺寺正,能陞东平府府尹及这次又调回东平府,皆是我干爹蔡太师念在师生之情提携他,说起来,我与他也不是外人,所以他不会真的帮那武二捉我的,我想这其中可能有些误会,你先放了我,我派人去东京问问我干爹,请他老人家出面化解这段误会。”

    阳谷县丞狄斯彬见李县令还在磨磨蹭蹭,眼睛一瞪,道:“西门庆,你休要在这乱猜,不是陈太守要办你,是我等要办你,你罪大恶极,不办不足以平民愤。”——说到“不办不足以平民愤”这八个字的时候,狄县丞故意加重了语气。

    李知县如闻警钟,随即惊出一身冷汗,然后指着西门庆的鼻子骂道:“好你个西门庆,死到临头,竟然还敢威胁本县,别说你只是蔡太师的干儿子,你就是蔡太师的亲儿子,今天也难逃此劫!”,然后压低声音说:“西门大郎,你别怨我,要怨就你怨你两腿之间的那根祸根给你招惹来了逃不脱的大祸,要怨就怨你不开眼惹了不该惹的人!”

    言毕,也不等西门庆说话,李知县就又道:“将这九人全都给本县推到城墙上去!”

    西门庆心道:“惹了不该惹的人?谁?武二郎?他有何惹不得?”

    那边,西门庆的一众结拜兄弟,见西门庆将蔡京、杨戬、童贯、高俅全都搬出来了也不管用,而且还被李知县指着鼻子骂,顿时纷纷哭嚷道:

    “知县大老爷,小人可没做过任何歹事,您可不能恁地冤枉好人!”

    “我与西门庆那厮不熟,求大老爷放我归家!”

    “李伯父,是我啊,花子虚,您和我伯父可是好朋友,求您别将我跟他们一块捉了!”

    “……”

    把盏衔杯意气深,兄兄弟弟抑何亲。一朝平地风波起,此际相交才见心。

    夫妻尚且只是同林鸟,大难临头还各自飞,更何况这些人只是互相利用,因财势而聚,自然也会因财势而散,哪里有什么情义可言?

    李知县根本没理西门庆的一众结拜兄弟的哭喊,让衙役将他们径直押向城头。

    一路之上,西门庆等人也发现了异常。

    原本热闹的街道,此时人可罗雀,到处不见人影。

    即使偶尔看到几个人影,也是行色匆匆!

    忽然!

    阳谷县的一众达官贵人联袂找上了李知县,然后将李知县拉到一旁小声商量着什么……

    虽然这些人尽量控制情绪和声音,可西门庆等人还是听到了一些:

    “……我打听清楚了,李衍和那武二郎是过命的交情,那武大娘子和武二娘子都是李衍给武家兄弟说的……”

    “……西门庆这厮这次踢到石头上了,竟然惹到了这个煞星,他死则死矣,却偏要连累我等……”

    “……这李衍可是连府尹的脑袋都敢砍的煞星,我等万万不能让那煞星进城,那煞星要什么条件都答应他,我先表态,我陈家愿出十万贯,再出五万石粮食,你们也都别藏私,若是被那煞星入城,我等不仅得被抄家,就连性命也都难保……”

    “……”

    听了阳谷县的达官贵人的商议,再看到城墙上的军士全都如临大敌,西门庆终于意识到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西门庆立即冲相熟的人喊道:

    “丈人救我!”

    “夏千户,念在你我同僚一场,救我一救!”

    “韩大官人,求你救我一救,官吏债的生意就让与你了!”

    “……”

    无论西门庆怎么喊,怎么求,就是没有人搭理他,西门庆的一众结拜兄弟亦是如此。

    不仅如此,所有人避他们都如避蛇蝎,生怕与他们占到半点关系,就连西门庆的岳父阳谷县左卫吴千户都不例外!

    除了避他们如避蛇蝎,这些人眼中还都带着毫不加掩饰的恨意——他们恨西门庆等人,恨他们招惹来了一伙要他们身家性命的煞星!

    这其中又以跟他们关系亲密的人最为热烈,因为这些人最有可能被他们连累!

    尽管西门庆等人挣扎不已,哀求不已,可他们还是被推上了城头。

    抬头一看,西门庆那仅存的最后一点侥幸也荡然无存!

    此刻城下密密麻麻整整齐齐的排着至少两千人马!

    这些人马甲胄齐全、马刀雪亮、杀气腾腾!

    在这两千人马中竖着一杆黄色大旗,上书四个大字——替天行道!

    梁山军兵临城下!

    ……

    ……

    PS:我女儿已经差不多确诊了……肺气肿,中耳炎和肺炎与之相比,都不算什么病了,比大鸟原来想象的要严重得多,幸亏她才有四岁,心肺还在发育,只要钱花到位,我们再精心照顾,将来她自己再勤加锻炼,还有治愈的机会,若是她已经成年,得了这个老年病,就完了。

    ……犹豫再三,大鸟真心不想哭这个穷,真真真心不想用孩子的病哭穷,这显得大鸟这个父亲太无耻也太无能,可大鸟实在是没有别的来钱渠道,而这医院真他妈是花钱如流水,才住了五六天院,六七千块钱就进去了……大鸟真没钱了,大鸟已经在弄网贷了,360评大鸟能贷1W2,大鸟已经提交申请了,大鸟现在真的很需要钱,您要是宽裕的话,求您打赏大鸟一点,你要是不宽裕的话,求您来起点给大鸟个全订,三五块钱就能给大鸟个全订,求您帮一帮为您写书的大鸟!!!

    不再多说了,今天大鸟在医院跑了一整天,实在是写不出来三章了,所以今天只有两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