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会中十友(求订阅!)

第一百七十五章 会中十友(求订阅!)

    …

    阳谷县。

    西门庆家中。

    此时,西门庆与一干结义兄弟也就是所谓的会中十友正在吃酒。

    西门庆道:“谢谢诸位兄弟帮忙,说来丢人,不想我西门庆也有靠兄弟们帮忙夺女的一天。”

    西门庆的结拜兄弟应伯爵笑闹道:“谢谢什么的就休要提了,大哥还是请我等去李家耍上几日吧。”

    西门庆的另一个结拜兄弟吴典恩道:“对头,让桂姐陪我们喝几杯就行。”

    西门庆他们这十人中年纪最长的孙天化道:“可惜了老九,没想到被那武二郎真的打死了,那武二郎真不愧是能打死老虎的壮汉。”

    西门庆的一个叫做“祝实念”的结拜兄弟道:“提那个短命鬼做甚。”

    西门庆的一个叫做“谢希大”的结拜兄弟道:“诶~此言差矣,再怎么说,老九都是咱们一个头磕在地上的兄弟,怎能恁地说。”

    祝实念道:“谁叫那厮非要逞能,如让我来演那调戏之人,那厮何至于落得如此下场。”

    西门庆道:“不管怎么说,老九都是为我而死的,他的事我不能不管,葬他的一切使用都算我的,回头我再让人给他家送两百贯,也算是聊表寸心。”

    西门庆的一个叫做“花子虚”的结拜兄弟道:“恁地麻烦做甚,他无父又无母,就一个刚过门没多久的娘子,大哥你就好事做到底,也纳了他家娘子为妾得了。”

    西门庆推脱道:“这怎可以?”

    西门庆的一个叫做“常峙节”的结拜兄弟道:“这如何不可,他家娘子从此孤苦无依受人欺凌,老九怎能走得安心,大哥纳了他家娘子,正是在帮他了却最后的牵挂。”

    西门庆含含糊糊的说道:“这事以后再说。”

    一听西门庆留了活口,几个抱西门庆粗腿的,如应伯爵、常峙节之流,已经将此事记在心头,准备回头去撮合此事,顺便捞些好处。

    从这些人所说之话,诸位看官不难看出,他们哪里是义气相投的兄弟,分明就是一群无赖小人。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

    一朝马死黄金尽,亲者如同陌路人,说的就是西门庆与他的一众兄弟。

    西门庆的一众兄弟与西门庆结交的原因,其实就是见西门庆手里有钱,出手又阔绰,所以都围在西门庆身边蹭吃蹭喝甚至是蹭嫖蹭赌,另外他们图西门庆在县里吃得极开,甚至朝中高、杨、童、蔡四大奸臣都有门路,跟着西门庆混,好处多多。

    而西门庆需要有人帮衬,人多才显得势众,另外这些人也不是一点用都没有,而且还好控制,用起来又顺手,做起坏事来也是臭味相投,因此,无论从虚荣心满足,还是现实功利方面的需要,都让西门庆这种恶霸天然的会去招揽比他弱的流氓。

    他们这些人的结合,可以说是一个双赢的结合,也是西门庆刻意营造的结果,否则,他一个破落户,如果能专在县里管公事,与人把搅说事过钱,满县的人都惧怕他?

    可见西门庆并不是那种晶虫上脑的花花公子,而是是个有心计、有手腕、会官商勾结的一方恶霸。

    谢希大道:“大哥为那武二娘子费钱又费心,不知那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可人,将大哥的魂都勾去了。”

    西门庆一边闭目品味、一边道:“那是一个极品女娘!貌美,从头看到脚,风流往下跑,从脚看到头,风流往上流,论风流,如水泥晶盘内走明珠,语态度,似红杏枝头笼晓日!有才,王干娘说她弹得一手琵琶,吹得一嘴好萧!还说她厨艺、女红皆是一流!虽然只与她打了三次照面,但我亦能看得出来,她聪明,且有悟性!若是用心调教一番,定能爽死个人儿!”

    应伯爵等人听得口水直流,花子虚更是咽了口口水,道:“等大哥得到手了之后,一定让我等见识见识这位小嫂嫂。”

    西门庆很大方的说道:“定让你们长长见识。”

    吴典恩道:“那武二郎不能留,他武艺高强,性格沉狠,不除去,必成后患。”

    西门庆道:“兄弟说到我的心里了,不过目前我还得留着那武二逼这美人投怀送抱,且让他再活一段时间。”

    吴典恩道:“就怕夜长梦多,若是让他逃了性命,大哥你可就麻烦了。”

    西门庆眼睛一眯,道:“我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狱中我已经招呼妥了,只要那美人到手,我就使钱了结了他。”

    谢希大道:“就怕外人救他。”

    祝实念道:“他们两兄弟的底细我早已经打听清楚,他们两兄弟就是清河县里的两个破落户,早先靠武大做工为生,后来,好像是两年前,他们两兄弟好命遇到了一个姓李的员外,那李员外可能是喜欢武二的武艺,出钱为他们两兄弟说了亲,可那武二不识抬举,跟了李员外一段时间,就又回到了清河县,因为那武二在一次吃醉酒时打了清河县的张机密一拳,张机密处处找他们两兄弟的麻烦,他们两兄弟在清河县住不下去了,才来到了咱们阳谷县定居。”

    常峙节道:“武二那哥哥武大,三寸丁,谷树皮,话都说不利索,如此说来,武二岂不是死定了,可惜了一个老虎英雄。”

    说是可惜,但常峙节脸上却毫无可惜之意,有的全是幸灾乐祸。

    孙天化迟疑了一下,道:“那李员外会不会救武二?”

    所有人都笑了,西门庆更是笑道:“那武二恁地不识抬举,李员外怎会救他?退一步说,就算李员外来了又如何,在阳谷县这一亩三分地,就是官家来了,也得卖我西门庆三分薄面!”

    就在这时,有小厮喊道:“禀大官人,李知县、狄县丞、张都头、王都头并一百多衙役来咱家了。”

    西门庆微微一怔!

    应伯爵拍马屁道:“还是大哥有面子,知县和县丞也来为大哥贺喜。”

    西门庆没听应伯爵的马屁,而是自言自语道:“那狄混为人刚方不要钱,与我甚是不对付,怎会来我这,还带来了一百多衙役?”

    虽然不解,可西门庆还是连忙道:“快快有请,等等,我亲自去请。”

    言毕,西门庆就领着他的一众兄弟迎了出去。

    一见李知县等人的神色,西门庆就是一皱眉——他们这些人的脸上全都写满了惊慌!

    西门庆不敢乱猜,立即笑着迎上前道:“这是哪阵香风把诸位全都吹到我这里来了?”

    西门庆的一众结拜兄弟也都个个点头哈腰谄媚不已。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一个不少,太好了,来人啊,将他们全部擒下!”

    随着李知县的一声令下,那一百多衙役立即冲上去将西门庆连同他的八个结拜兄弟全都捉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