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求大官人救救二郎(求订阅!)

第一百七十四章 求大官人救救二郎(求订阅!)

    这章是为老友“2333616”加更的,也不知你最近还忙不忙,一定注意身体。

    祝老友:身体健康,事事顺利,对了,老友还没有女朋友,再祝老友找一个逞心如意女朋友!

    …

    张叔夜父子离开逍遥楼之后,韩伯龙来到楼上一个雅间内。

    韩伯龙刚刚大赞的何涛,此时就在房间中。

    见韩伯龙进来,何涛看着张叔夜的背影问道:“是张叔夜吗?”

    韩伯龙道:“应该就是他,幸亏被你看出来了他穿得是官靴,要不然哥哥派去的人还在路上等他……真没想到他竟然只带两子微服来上任,难道他已经猜到了哥哥要劫杀他?”

    晃了晃头,韩伯龙不再想这事,他只负责收集情报,至于如何分析,自有人去做。

    韩伯龙道:“哥哥说了,你这缉捕使臣不会做太久的,最多一年,他就会让你做到团练使之位。”

    何涛悠悠地说道:“我就是坐到府尹之位,也是你家哥哥手下的一枚棋子。”

    韩伯龙看似不经意的问道:“怎么,后悔了?”

    何涛惨然一笑,道:“后悔有用吗?我已经纳了投名状,父母和唯一的儿子也在你们梁山泊。”

    韩伯龙道:“这些可不是我们跟你要的,而是你主动要求的。”

    何涛想说:“我那时不是怕死嘛。”,可这话你让他怎么说出口?

    何涛道:“我就是感慨一下。”

    韩伯龙道:“你为何不感慨那济州府尹在你脸上刺下“迭配……州”字样空着甚处州名,你为何不感慨你亲手砍下济州府尹的脑袋,你为何不感慨……”

    何涛连忙挤出笑容,道:“提那些往事做甚,韩老弟放心,何涛知道该干甚么。”

    韩伯龙又敲打了何涛一句:“韩伯龙在梁山泊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武艺高强义气无双的好汉,我梁山泊多得是,绝不我一个,所以我不怕跟何观察你玉石俱焚,更何况还有何观察你的一家老小作陪。”

    何涛脸上顿时一阵尴尬,道:“韩老弟怎恁地说,为兄真的就是一时感慨!”

    韩伯龙语气一缓,道:“别以为谁都能被我家哥哥青眼,要不是那天你拈枪与我斗了一阵,哥哥也不会钦点你做此事,不妨告诉你,想做此事的大有人在,你不做,我梁山泊亦会知道你们府衙包括朝廷的一举一动。”

    何涛心中一凛,心道:“他们能策反我,自然也就能策反旁人……我当小心,万不可再像今日一样多愁善感!”

    韩伯龙悠悠地又道:“一边是前途无限、高官厚禄,一边是万劫不复全家死无葬身之地,何兄可千万别选错了喽。”

    ……

    东山酒店。

    李衍迈步进入其中,随即一眼就看见一身乞丐装的武大郎!

    尽管极为差异武大郎怎么会这么惨,可李衍还是在第一时间来到武大郎身前,道:“哥哥怎么会突然来看我,是二郎跟哥哥说的我在此间?”

    武大郎听李衍还跟以前一样叫他哥哥,顿时大哭道:“求大官人救救二郎!”

    李衍不解:“二郎他怎么了?”

    武大郎哭哭啼啼的说道:“二郎从大官人你这回去不久,我们就从清河县搬到了阳谷县……”

    有些事真就是天注定的。

    武松等人到了阳谷县之后,武松用李衍给的金子在街上买了座小楼,一家人就在阳谷县住了下来。

    正巧,阳谷县贴出了榜文——景阳冈上有猛虎。

    与水浒中武松偶遇醉打猛虎不同,这次武松是主动找上这只猛虎的。

    武松将猛虎打死了之后,巧遇猎户,然后与猎户一同来到阳谷县衙。

    武松本就仗义不好钱银,更何况他如今又不缺钱银,于是就将赏银全都赠与了众位猎户。

    阳谷知县爱其忠厚仁德,任命武松为都头。

    武松终于如愿以偿的步入了仕途。

    起初,武松干的很顺利——他本事高强,又胆大心细,加上阳谷知县很赏识他,以至于他俨然成了阳谷知县的左膀右臂。

    如果当初李衍不让武松娶潘金莲,武松的命运也许就会发生改变,如愿以偿的在他热心的仕途上打拼。

    可是武松娶了貌美如花的潘金莲。

    一日,潘金莲将叉帘子的叉竿失手,正好打在了西门庆的头上。

    西门庆是一个好色的淫棍,也是一个无法无天的霸王。

    一见潘金莲,西门庆顿时惊为天人,然后花钱买通王婆去勾搭潘金莲。

    王婆将潘金莲骗到家中,欲将西门庆和潘金莲关到一起成全他们好事。

    可嫁得了如意郎君的潘金莲,成了良家,不愿干这苟且之事——见王婆家中有男人,潘金莲当即转身下楼,然后回到家中闭门不出。

    有句话怎么说,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更何况潘金莲的确貌美如花。

    一计不成,西门庆又生二计,竟然使钱银让知县将武松派出去公干。

    西门庆娶了阳谷县县左卫吴千户之女填房为继室,知县、县丞、主簿、吏典,上下多与西门庆有交情,而且西门庆的亲家陈洪是当朝提督杨戬一党的人物,通过女儿女婿,西门庆能接触到杨戬、蔡京那些权臣,再通过杨戬、蔡京,西门庆甚至都能接触到赵佶,用手眼通天来形容西门庆都不为过。

    知县怎么会得罪这样的西门庆?更何况西门庆还使了钱银。

    于是乎,武松被知县派去东京送信。

    可已经有所猜测的潘金莲在这期间一直躲在家中不出去,任凭王婆跑断腿磨破了嘴。

    二计不成,西门庆又用了三计。

    等武松送信归来,同在一个衙门行走的西门庆不等武松回家就将武松请去吃酒。

    潘金莲不想坏了她自己的名声,也不想武松误会她,更不想武松招惹他们惹不起的西门庆,所以并没有跟武松说西门庆曾勾搭过她一事。

    因此,武松对西门庆并没有防备,也就同意了西门庆的邀请。

    酒桌上,西门庆和他的几个结义兄弟轮番敬武松酒,热情至极。

    待武松喝多,西门庆等人将武松送回了家。

    他们刚到武松家门口,就见有人正在调戏潘金莲。

    西门庆对武松道:“好像有人在调戏你家娘子。”

    酒意加怒意驱使下,武松三步并作两步冲了上去,然后给了那调戏之人一记重拳。

    那人“噗通”一声倒在地上,眼见是有进气没出气了。

    武松回过头去看那“潘金莲”,才看清,她哪里是潘金莲,只是身形有些相似罢了。

    就在这时,正好“路过”的一都缉捕将已知自己中计了的武松给捉了送去衙门。

    县令好像一下子就不认识了他的左膀右臂一般,呵道:“武二,你这厮为何不尊法度,平白打死了人!”

    武松磕头,道:“望相公与小人作主,小人是被西门庆构陷的。”

    县令道:“人是你打死不是?”

    武松无法辩驳,只能道:“是,可那是因为西门庆误导的小人。”

    具令道:“自己打死人,还诬陷他人,与我加起刑来,人是苦蠢,不打不成!”

    两边闪出三四个役差把武松托翻,随即雨点般的板子打将下來。

    须臾间,就打了二十几板,打得武松口口声声叫冤,说道:“小人平日也与相公有用力效劳之处,相公怎不念旧情,求相公休要苦刑小人!”

    知县听了此言,越发恼了:“你这厮亲手打死了人,难道想让我徇私枉法不成!”,随即喝令:“给我用力打!”

    足足打了武松五十大板,然后才将武松收押,上报州府。

    当夜,西门庆就来到武松家,明说,只要潘金莲嫁给他当小妾,就放过武松。

    武大郎与他娘子和潘金莲商量一番,将家里的金子全都送给阳谷县两院押牢节级,才得以见了武松一面,并将西门庆的无耻之言告知武松。

    武松暴怒,却又无能为力,最后一咬牙告诉武大郎来水泊梁山找李衍救他。

    武大郎回来跟他娘子和潘金莲一商量,然后依潘金莲之计化妆成乞儿连夜来水泊梁山找李衍求救。

    听武大郎说完前因后果,李衍怒起,道:“敢构陷我兄弟,我要荡平阳谷县,宰了所有害我兄弟之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