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恨不得从贼(求订阅!)

第一百七十二章 恨不得从贼(求订阅!)

    …

    济州府,逍遥楼。

    一个五旬老者和两个三二十岁的青年坐在靠窗的位置。

    老者心不在焉的品着茶,像是在想什么事。

    年长一点的青年一直看着对面的府衙。

    年轻一点的青年,一忍再忍,实在是忍不住道:“爹你为什么不去上任,却带着我和兄长在这里坐着?”

    老者,也就是济州府新任府尹张叔夜,收回思绪,不答小儿子的话,反而问大儿子:“伯奋,你可知为父这是何意?”

    伯奋,也就是张叔夜长子张伯奋,道:“自打进入济州府地界,咱们这一路走来,所遇之人,大多都说李衍那贼寇的好话,有些恨不得前去从那贼寇,爹您想必是想搞清楚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吧?”

    张叔夜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道:“对,也不对。”

    张伯奋问:“哪里不对?”

    张叔夜道:“你所说的这些,为父已经有了一些判断,无非是土地兼并让穷苦之人没了活路,而反贼让他们看到了些许泡沫般的希望,所以他们才亲近反贼。”

    张叔夜的小儿子张仲熊一脸期待的看着张叔夜问道:“爹你有办法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宋朝所实行的“不抑兼并”的土地政策,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社会发展,但也导致了地主阶级和农民之间的尖锐矛盾。

    所谓土地兼并,其实就是占人口少数的权势阶层,利用自身的优势地位,通过购买和哄骗、胁迫等手段,大量获取农民手中的土地,造成土地高度集中的现象。

    这一现象的后果就是,失去了土地的农民,不得不依附于土地的拥有者,受到他们的剥削和压迫。

    矛盾长期积累,往往引起民变乃至起义,严重者还会导致现存的政权覆亡。

    而宋朝的土地矛盾是各个朝代中最为尖锐的。

    这有其独特的历史背景:

    首先,赵匡胤上台后,总结了唐朝覆亡的教训,认为应当削弱地方军事长官的实力,因而通过著名的“杯酒释兵权”等手段,剥夺了石守信等开国将领的军事指挥权。作为补偿,赵匡胤对于这些高级官员对土地的大肆占有始终持放任态度。

    其次,宋代沿袭了唐代中期开始采用的两税制,按照土地而非人口收税。这样一来,土地兼并非但不影响政府的收入,反而降低了收税的难度。因此抑制兼并短期内并不会给政府带来太多利益。而且制定这一政策的赵匡胤认为,不管兼并者如何富有,只要在大宋国土之内,通过赋税,最终会归国家所有。

    再次,宋代农业生产力发展迅速,商品经济空前繁荣,在这种经济发达的形势下,土地自然要作为商品卷入市场。

    而宋代的权势阶层实现对土地的占有,主要是通过以下几条途径:

    一、合法的土地交易;

    二、诱骗——如向土地拥有者许诺可以免除赋税;

    三、非法放贷和胁迫——放高利贷导致农户破产,借机胁迫农户交出土地所有权。

    富者有财可以占田,贵者有力可以占田,而耕者、贫者只能带着一家老小为富贵者劳作。

    宋朝政府将农户分为“主户”和“客户”,主户拥有少量土地,需要纳税和维持公共秩序;而客户没有土地,亦不需纳税。但大地主阶级事实上不受此等级划分,也免于劳役和纳税,上述义务全由小农承担。

    总之,宋朝实行了“不抑兼并”的土地政策,允许土地在市场上自由流通,导致了土地高度集中在特权阶级手中。

    宋神宗时,王安石试图通过变法改变这一情况,但遭到保守派的反对,改革以失败告终。

    这是极为尖锐的矛盾,也是上千年来都无法解决的矛盾,不论是谁,如果能解决这个矛盾,一定能名垂千古。

    极度崇拜父新的张仲熊,很希望他父亲张叔夜就是这个人!

    张叔夜一脸苦笑,道:“神宗……”

    张叔夜想说:宋神宗那么英明,那么支持王安石,最终都失败了,就凭当今那个昏货,我怎么可能办成这么大的事?

    可话到嘴边,又被张叔夜咽了回去,然后转移话题道:“你们发现没有,咱们入得城来,所遇之人气色与咱们从海州一路走来所遇之人大不同?”

    张仲熊左右看看,道:“有吗?没觉得他们有什么不同啊。”

    张伯奋犹豫了一下,道:“爹,你是说,他们脸上的笑容多?”

    张叔夜没回答张伯奋,而是冲正好走过来的跑堂的说道:“小二哥,坐下来聊两句。”

    张伯奋拿出二钱银子推给跑堂的。

    跑堂的很机灵的说道:“几位贵客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小人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说这话的同时,跑堂的将那二钱银子收起,然后别入腰间。

    张叔夜问道:“我听说你们这里前段时间被梁山贼寇洗劫了,可我们这一路走来,好像没有过这事一般……”

    店小二将刚刚收起的二钱银子掏出来放到桌上,然后道:“客官如果管梁山好汉叫贼寇,那小人不能收你们的赏钱,也只字不能跟你们说。”

    张仲熊一听,大怒,随即就要跳起呵斥这个不明是非的跑堂!

    不过张仲熊的屁股刚离开板凳,张叔夜就不着痕迹的从下面给了张仲熊一脚。

    看了张叔夜一眼,张仲熊又乖乖的坐了回去。

    与此同时,张伯奋将那二钱银子拿起,然后又摸出了二钱银子一并塞向跑堂的,再然后道:“我们只是想跟小二哥你打听一下那梁山贼……梁山好汉来本府借粮一事,我们父子三人从海州来,有意在本府落户,只想跟小二哥你打听一下本府的治安情况到底如何,也好决定在不在本府落户。”

    跑堂的有些怀疑的看着张叔夜父子,并不接塞来的钱。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道:“怎么回事?”

    跑堂的连忙道:“掌柜的,我……他们说梁山好汉是贼寇……”

    来人呵斥跑堂的道:“你要是再跟客人争辩梁山泊那伙人是好汉还是贼寇,就滚回家去,我这里不需要你这样的人。”

    跑堂的张了张嘴,最终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是,掌柜的!”

    来人道:“你下去吧,我来招呼这桌客人。”,然后冲张叔夜父子一拱手,道:“三位客官好,小人是本店的掌柜韩伯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