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七十章 暂且放任(求订阅!)

第一百七十章 暂且放任(求订阅!)

    …

    “臣用人不明,那呼延灼有负圣恩辜负臣的信任贪功冒进,结果被那梁山草寇李衍用计诱入险地击败,进而全军覆没,那李衍趁机又攻下了济州府、东平府、东昌府三府,将三府官吏杀了十之六七,并将三府抢掠一空,臣有罪,求陛下责罚!”

    听了高俅的禀报,赵佶猛然站起,道:“什么?山东的李衍也反了?”

    高俅硬着头皮道:“应该没有,他只是将济州府、东平府、东昌府三府抢掠一番,然后就带人退出了三府。”

    听高俅说,李衍并没有占州府造反,赵佶的神色才好一些,道:“当初你保举那呼延灼时怎么说的,说他有万夫不当之勇若使他将必可以剿灭水泊梁山擒那贼首李衍上京千刀万剐云云,如今却是如何,大败而……”,说到这,赵佶才想起问:“对了,那呼延灼现在在何处?”

    高俅道:“下落不明。”

    赵佶一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指着高俅跟蔡京等人说:“听听,竟然下落不明,这样的人也可保举为将!”

    梁师成道:“谁能想到那呼延灼是虎父犬子,他祖父呼延赞随太祖、太宗伐蜀征汉,大小战无数,无有不胜,那呼延家累世将门,代代皆出名将,偏偏这呼延灼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

    见梁师成为高俅说话,王黼立即帮腔道:“确是没想到,那呼延灼有偌大的名声,竟如此不济。”

    蔡京看了梁师成一眼,也道:“高太尉想必只是听过其名没与其有过接触。”

    就连蔡攸都碍于梁师成的面子不得不说一句:“高太尉可能是受那呼延家的名声所累。”

    林灵素道:“无量天尊,这也是上天对陛下的考验之一,陛下万万要稳住道心。”

    这么多有份量的人为高俅说话,加上赵佶又喜欢高俅,慢慢的赵佶的气也就消了。

    又过了一会,赵佶问:“那该如何剿灭李衍这伙贼寇?”

    赵佶话音一落,上清宝箓宫中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闭口不言。

    赵佶环视了一圈,问道:“为何无人说话?”

    还是没人说话。

    赵佶不喜,直接点高俅的名,道:“你对李衍那伙贼寇最为了解,你来说如何剿灭李衍那伙贼寇?”

    高俅一拜在地,道:“微臣不敢言。”

    赵佶呵道:“说,朕恕你无罪!”

    高俅支支吾吾道:“微臣觉得……觉得应暂且……暂且放任李衍那伙贼寇……”

    “什么?”

    赵佶大怒道:“你让朕纵贼?”

    高俅一拜在地,不再说一言。

    赵佶又问蔡京:“你是宰相,你来说,如何剿灭李衍那伙贼寇?”

    蔡京拜道:“暂且放任。”

    赵佶大怒!

    他没想到蔡京竟然也这么说!

    赵佶又问童贯:“童爱卿你来说如何剿灭李衍那伙贼寇?”

    童贯体貌魁梧,穿戴讲究,腮下生有胡须,皮骨坚硬如铁,一点都不像宦官。

    见赵佶问他,童贯一拜,然后道:“暂且放任。”

    赵佶更怒:“你们皆让朕纵贼,我大宋何时变得如此孱弱,竟无人敢说剿灭一伙小小的贼寇!”

    “微臣愿领兵为陛下剿灭这伙贼寇!”

    赵佶立即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见说话之人乃是蔡京之子蔡攸。

    赵佶指着蔡攸对蔡京等人道:“家贫出孝子,国难见忠臣,关键时刻,还是蔡爱卿能为朕分忧!”

    见蔡攸又跳出来,还要带兵去剿灭水泊梁山,所有人都暗笑不已!

    蔡攸虽是才华出众的蔡京之子,但却丝毫不像其父,完完全全是个不学无术。

    不过你要是因为蔡攸不学无术就小觑蔡攸,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

    这蔡攸有一特殊能力,就是特别会媚上。

    而且,蔡攸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已颇知抓住一切机会为自己的前程架桥铺路。

    赵佶还没当皇帝时,蔡攸每次上裁造院时都能赶上朝臣退朝,他就算计好时辰出来,以便正好能和下朝的端王赵佶相遇。于是,端王每次下朝都能看见一个比自己略长几岁的眉目清秀的少年下马拱手立在一边,谦恭有礼,观之可亲。端王就问左右仆隶,少年是哪家的公子,左右说:“是蔡承旨的儿子。”,赵佶便在心中暗记其人。

    等到赵佶当了皇帝之后,蔡攸更是百般讨好赵佶。

    蔡攸历任开府仪同三司、镇海军节度使、少保,进见赵佶没有时限,和王黼一起能够参加宫中游戏,或被留在宫中赐宴,他二人就穿上短衣窄裤、涂抹青红,夹杂在歌舞艺人、侏儒中,说很多市井无赖、淫夫荡妇的戏谑浮浪之语,来博取赵佶的欢心。

    赵佶信奉道教,蔡攸又独自倡导成一些奇闻,说有珠星璧月、跨凤乘龙、天书云篆的符应,同林灵素之徒争相证明神变的事,于是神霄、玉清宫观遍及天下。

    可以说,为了讨好赵佶,蔡攸是无所不用其极,甚至连他父亲蔡京都构陷。

    这样不学无术只会溜须拍马的人去带兵打仗,众人能不笑吗?

    如今,蔡攸之势还没大到可以挑战蔡京的地步,父子俩还没到父子倾轧的地步,蔡京也还念及一些父子之情,遂在蔡攸将此事做实之前,出声道:“那水泊梁山易守难攻,须得派大军方能攻下,如今西军不能动,禁军也动不了,何来大军围剿李衍那伙贼寇?”

    “原来没兵也没将,我说怎么一个二个都说暂时放任李衍那伙贼寇!”蔡攸暗悔。

    气消了一些的赵佶,一听蔡京之言,也觉得为难。

    蔡京又道:“如今的当务之急是剿灭河北田虎、淮西王庆这两个已反之贼,李衍那伙贼寇目前还只是强盗行径做些抢劫的勾当,并无明显反意,也许他们还有等待招安之意,所以并不急于最先剿灭,可试着招安……”

    赵佶道:“李衍此贼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蔡京并不坚持,而是又道:“如此就等辽金分出胜负西夏撤兵,亦或是等艮岳修建完成,再举大兵去围剿,也为时未晚。”

    目前也没有其它办法的赵佶,只能是依蔡京之言。

    蔡京又道:“防止李衍这伙贼人做大,济州、东府、东昌三府需得派能官去治理,尤其是那水泊梁山所在的济州府,非海州知州张叔夜不可任府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