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六十九章 草木秋死,松柏独存(求订阅!)

第一六十九章 草木秋死,松柏独存(求订阅!)

    …

    “诸位爱卿可有何灭贼良策?”

    蔡京等人听了赵佶之言后,不约而同的看向童贯。

    见此,童贯上前一步,道:“禀陛下,金军攻辽春州,辽东北面诸军不战自溃。女古皮室四部及渤海人皆降于金。复又陷辽泰州。如今金国崛起,俨然有跟辽国分庭抗礼之势。辽天祚帝自燕至阴凉河,置怨军八营,又有乾显大营二万八千余人,屯卫州蒺藜山。辽金大战一触即发。另西夏囤积了二十万大军置于边界。如今边界形势混乱,此时抽调西军怕是……不妥。”

    这次童贯可不是推脱,而是现在的国际形势真是有可能会瞬息万变。

    金国崛起的太过迅速,也太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结果不仅打了辽国一个措手不及,也打了宋国和西夏一个措手不及。

    一听国际上的形势如此复杂,没人敢打调西军剿田虎和王庆的主意了。

    赵佶也知道,这种情况下是不能调西军剿匪的,于是将目光从童贯身上转移到了高俅身上,问:“禁军可去剿灭田虎、王庆?”

    高俅出列道:“今岁大旱,江、淮、荆、浙、梓州皆有野心之徒乘机纠集亡命,捏造妖言,煽惑愚民,禁军正四处镇压。然,陛下若是让禁军去剿灭那田虎和王庆,禁军可挤出……两万人去剿那田虎和王庆。”

    见高俅使了个大劲,才憋出两万人,赵佶就是一皱眉!

    蔡攸见赵佶皱眉,跳出来道:“我大宋八十万禁军,如今到了用时,竟只出两万,高俅,你就这么报答陛下的皇恩?”

    高俅看了蔡攸一眼,然后道:“太祖开宝末年,全军兵力三十七万八千人,其中禁军十九万三千人。庆历五年,全军兵力一百二十五万九千人,其中禁军八十二万六千人;几年后的皇祐初年,总兵力达到一百四十一万人。随后历经王相公改革裁军,全军总兵力八十万人,其中有禁军六十万,厢军二十万。崇宁五年,枢密院上表,禁军缺额二十四万,新招兵十万,仍缺十四万。至俅接手时,曾上表过陛下,禁军只剩二十三万七千人……”

    蔡攸一听还有二十三万七千人,立马又道:“禁军有二十三万七千人,你才派两万人为陛下剿匪,高俅你可真对得起陛下的皇恩浩荡!”

    高俅没看蔡攸,而是冲赵佶一拜,然后道:“陛下修建华阳宫时下过一道圣旨,着……”

    “咳!”

    赵佶一声轻咳,高俅的话戛然而止!

    你道为何?

    原来,赵佶修建万岁山时,夫役不够,就给高俅下了一道圣旨,让禁军去修建万岁山。

    高俅多听赵佶的话,即“多占禁军,以充力役。其所占募,多是技艺工匠……凡私家修造,砖瓦、泥土之类尽出军营。”

    后来高俅更是变本加厉,拉野战军干工程,“帅臣、监司与夫守、倅、将、副多违法徇私,使禁卒习奇巧艺能之事。或以组绣而执役,或以机织而致工,或为首饰玩好,或为涂绘文缕,公然占破,坐免教习,名编卒伍,而行列不知,身为战士,而攻守不预。”

    也就是说,北宋那支曾经扫平十国的禁军虎狼,此时的主业竟然是给领导做刺绣、织绢布、做首饰、当画工……

    这些事高俅可不是瞒着赵佶干的,而是请示汇报过的。

    赵佶觉得,反正禁军也没什么事做,就同意了高俅的变通之法,还暗中为高俅点过赞。

    此事可以说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后来北宋的亡国之君宋钦宗在诏书中都承认:“今三衙与诸将招军……既到军门,惟以番直随从,服事手艺为业,每营之中,杂色占破十居三、四,不复教以武艺。”

    国家的中央军主力,招兵之后,不是练兵习武,而是做保镖、学手艺,比例竟能占到总数的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四十,还是连皇帝都知道的“秘密”,何止是滑稽?

    如果仅仅是这样,其实倒也没什么,毕竟还有百分之六十到百分之七十。

    可问题是,这其中还有一个巨大的缺失——吃空响。

    按照北宋亡国后,李纲的反思,徽宗朝禁军中往往只有名额,却宁可空缺不补充兵员,军中连一半的人都没有。

    这几个数字结合起来看,所谓的八十万禁军,又能有几个可战之兵?又能有几员可用之将?

    再加上,由于六个月干旱无雨,各地活不下去的平民百姓纷纷拿起武器变成匪寇,禁军真得派出大队人马四处镇压,要不然可就得天下大乱了。

    所以说,高俅能给赵佶挤调出来两万人,真的是不少了,也真是想帮赵佶镇压下田虎和王庆的造反。

    多少对他自己的家底也有点数的赵佶,隐隐知道,高俅和禁军可能是靠不住了。

    这让赵佶多少有点后悔让禁军去修建园林。

    可那园林关系到皇家的子嗣,怎可不修?

    要不然简单修一修,不去收集奇花异石美木珍禽异兽?

    不可。

    这艮岳乃是皇家的脸面,怎可不精心装饰点缀?

    左右为难之下,赵佶想起,还有无所不能的林灵素林仙长,遂将头转向林灵素求教道:“林仙长可有办法?”

    林灵素向赵佶施了一个道礼,道:“草木秋死,松柏独存。此皆是上天对陛下的考验,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陛下虔诚诵经做功德,万事皆会迎刃而解。”

    赵佶恍然大悟,道:“原来这乃上天对朕的考验,朕当虔诚以对!”

    高俅的眼珠微微动了动,然后看了梁师成一眼。

    梁师成微微点了点头。

    高俅暗暗一咬牙,然后上前一步,再然后一拜在地,道:“求官家责罚!”

    赵佶不解:“爱卿为何请罪?”

    高俅道:“臣用人不明,那呼延灼有负圣恩辜负臣的信任贪功冒进,结果被那梁山草寇李衍用计诱入险地击败,进而全军覆没,那李衍趁机又攻下了济州府、东平府、东昌府三府,将三府官吏杀了十之六七,并将三府抢掠一空,臣有罪,求陛下责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