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结盟又结拜(求订阅!)

第一百六十八章 结盟又结拜(求订阅!)

    这章是为“蒜是哪棵葱”道友加更的。

    道友打赏时,我正在医院等化验结果,结果看到了道友的打赏,当时我就知道我闺女一定没事,谢谢道友,谢谢!道友共三章加更,这是第一章,另外两章我会慢慢还。

    祝福道友:愿上帝保佑您,真主关心您,菩萨爱护您!愿满天神佛都庇护您!

    …

    王庆和方腊是怎么做通袁朗和邓元觉工作的,李衍不知道,反正最后袁朗和邓元觉乖乖的来找李衍报道。

    有人可能要问了,李衍难道不怕袁朗和邓元觉是王庆和方腊安排在李衍身边的眼线?

    说实话,李衍不怕。

    首先,这两个人的人品都极为过硬。

    先说袁朗。

    不论是田虎手下,还是王庆手下,都有不少人投降宋江,这其中包括卞祥、山士奇,也包括李衍很想得到的孙安。

    但袁朗没降,袁朗最后是被炸死的,死之前还在跟随李助的侄子李懹坚决抵抗。

    这样的人不太可能是两面三刀的小人。

    这也是李衍同意要袁朗的原因之一。

    再说邓元觉。

    纵观整个水浒,能比邓元觉人品还硬的人,真的不多。

    石宝与邓元觉上乌龙岭防守。

    邓元觉见石宝兵少无法抵挡宋江的攻击,主动到清溪县请方腊派救兵,被拒绝之后,又带着点睦州兵跑回来陪石宝同生共死。

    宋军寻访百姓找到小路,绕过乌龙岭,直插睦州。

    邓元觉得知后主张救援方腊,石宝拒绝,称既然方腊不派援军来,他也不去救应,只坚守此处关隘。

    后来邓元觉又独自率领五千人去救援方腊,结果被宋江和秦明诱上前,然后被花荣射死。

    纵观邓元觉的一生,恐怕只有邓飞等寥寥可数的几个人可以相比。

    所以,李衍愿意相信袁朗和邓元觉不是王庆和方腊的眼线。

    但话又说回来,相信归相信,李衍并不是一个意气用事之人,所以该防备的李衍也一定会防备。

    李衍已经想好了,过段时间就把袁朗和邓元觉,包括乔道清,全都派到济州岛上去。

    别看王庆和田虎,包括方腊,都能混得风生水起的,未来都聚集了一二十万大军,但他们与北宋相比,差的还是太远了,哪怕有李衍帮他们,只要北宋下定决心剿灭他们,他们多说也就能挺上三五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到那时,这些原来属于方腊、田虎、王庆的文臣武将,除了跟李衍一条路跑到黑,还能有什么别的选择?

    ……

    李衍与方腊、田虎、王庆全都谈妥了之后,四家正式结盟。

    至于怎么交易,李衍则交给李俊全权负责。

    让李衍没想到的是,方腊、田虎、王庆临离开水泊梁山之前,又提出了一个“过分”的要求——他们想跟李衍结拜。

    对此,李衍其实是比较反感的,在李衍心中,义结金兰还是有一定的约束的。

    可闻焕章、朱武,包括乔道清,全都劝李衍答应下来。

    他们给出来的理由如下:

    一、这是彼此之间的一个约束——江湖人对义气看得还是很重的,如果有选择,大多数人都不愿意做坏义气的事。

    二、结拜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安方腊、田虎、王庆的心。

    三、也是最重要的,如果有兄弟之名,未来如果有条件,就有合理的借口吞并对方。

    李衍被闻焕章、朱武、乔道清所说的理由主要是最后一条理由打动。

    李衍比任何人都清楚,方腊、田虎、王庆必然是要被宋朝剿灭的,而如果能在他们被剿灭之际,出手救下他们手下的一些人,那么就可以增加自己的实力……

    所以,在乔道清、李助、公孙胜的主持下,李衍与方腊、田虎、王庆义结金兰。

    四人之中,方腊最长,为老大,田虎大王庆一岁,为老二,王庆为老三,李衍比方腊、田虎、王庆三人之中最小的王庆都要小十二岁,自然是老四。

    跟李衍结拜了之后,方腊、田虎、王庆才放心离去。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在李俊的操办之下,李衍与方腊、田虎、王庆的交易顺利进行。

    而李衍则忙着移民、忙着练兵、忙着发展……

    ……

    政和七年,西历一一一七年。

    北宋多地大旱,熙河、环庆、泾原等地又发生了罕见的大地震。

    亡国之相已经露出了一角。

    上清宝箓宫中。

    蔡京、王黼、童贯、梁师成、李邦彦、蔡攸、高俅等人皆穿着一身道袍来见赵佶。

    再观赵佶,竟也一改往日的龙袍形象穿着一身素白色的道袍盘膝坐在蒲团上认真的做着功课。

    在赵佶对面坐着一个精神抖擞的道人。

    他就是赵佶最宠信的道人——林灵素。

    蔡京等人等了一个多时辰,赵佶才做完功课。

    睁开眼睛,看到蔡京等人都在,赵佶就是一皱眉,不耐烦道:“又来烦朕,联已与林仙长一同做过法了,地动之事应不会再出现了。”

    蔡京越众上前,道:“我等来见官家并非是因为地动一事。”

    赵佶问:“那是因为何事?”

    蔡京道:“河北、山东、淮西等地六个月未见一滴雨水,百姓苦不堪言……”

    赵佶皱眉道:“还未下雨?我与林仙长已经做过法事了啊。”

    说话间,赵佶就看向林灵素。

    林灵素打了个稽首,然后不慌不忙道:“贫道已经感应到河北、淮西、山东等地滴雨未下,遂于数日前官家闭关之日元神出窍去河北、山东、淮西等地走了一遭查看了一下官家的求雨之术为何没有灵验,一查之下,被贫道发现,竟然是一只炎虎和一条炙龙在为害我大宋,贫道当即施法将那两个孽畜斩杀,却不想一个不查,被它们的元神逃了出去,贫道看得分明,它们之一逃去了河北,另一逃去了淮西,若想解除这场大旱必得擒住这对畜生做法消灭。”

    赵佶道:“那仙长快快做法找到这两个畜生消灭啊。”

    林灵素道:“这两个畜生附在人身,又是附在大凶大恶之人身上,贫道的元神无法靠近它们,所以没法消灭它们。”

    赵佶问道:“那该如何是好?”

    林灵素看向蔡京等人,问道:“河北、淮西二地最近可曾出为害一方之人?”

    蔡京刚想说话,蔡攸就抢先道:“河北田虎短短数月之间攻下威胜、汾阳、昭德三府二十八县,目前仍在急速扩张。淮西王庆,本在本府充做个副排军,后罪大恶极被刺配到陕州,去岁被他占去了房州,如今又被他破了南丰府和荆南,聚集了五六万人马,为害一方。”

    听说大宋出了田虎和王庆这两个为害一方的反贼,刚刚还一派世外高人的赵佶,再也高不下去了,道:“诸位爱卿可有何灭贼良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