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黑(求订阅!)

第一百六十五章 黑(求订阅!)

    …

    “既然二位不愿意换我的飞雷炮,那此事就此作罢,全当我没跟你们说过好了,咱们改议其它事,如何?”

    方腊和王庆哪是不愿意换没良心炮,他们只是不愿意用手下的文臣武将换没良心炮。

    王庆眼珠微微一动,道:“李老弟之前所说的,互通有无,一定让我等满意,是一句戏言,还是一句屁言,还是说李老弟根本没有跟我等合作的诚意?”

    李衍收起笑容,道:“互通有无,并不是说我要将飞雷炮这等能改变战局的大杀器拱手送于二位,且田兄花费了这么大代价才从我这里换去了五十门飞雷炮,我若是将飞雷炮拱手送于二位,田兄该做何想?”

    知道李衍指定不可能白给王庆和方腊没良心炮的田虎,呲牙一笑,道:“俺不介意。”

    李衍假装没听见田虎的搅屎之言,而是道:“一句话,我不可能将飞雷炮白送于你们,我没那么大方。”

    王庆道:“我也不是白要你的飞雷炮,只是……你就不能要些其它东西?比如钱银?”

    李衍道:“我刚打下三座州府,并不缺钱银。”

    王庆急道:“就没得商量?”

    李衍道:“有。”

    王庆喜道:“你要何物?”

    李衍道:“我不要物,我要人。”

    王庆怒道:“你耍我?”

    李衍示意王庆稍安勿躁,道:“听我说完。”

    王庆深吸了一口气,道:“李老弟请讲。”

    事实上,王庆现在的处境跟田虎差不多,表面上看起来风光无限,可是事实却是随时都有覆灭的可能。

    因此,王庆同样渴望得到飞雷炮来增加成功的机率。

    李衍道:“你们如果真不愿意用你们手下的文臣武将换,那你们可以用匠人换,铁匠,木匠,皮匠,石匠,纸匠,漆匠,泥水匠,船工,只要是技艺精湛的匠人就行,十个匠人换一门飞雷炮,一个匠人换一枚炮弹。”

    听李衍说可以用匠人换,王庆和方腊眼中全是一亮!

    在他们眼中,用这些不能冲锋陷阵又不亲近的匠人换大杀器飞雷炮是他们完全能接受的。

    不过,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李衍太他妈黑了。

    如果像田虎一样,从李衍这换去五十门没良心炮和五百枚炮弹,他们就得给李衍弄来一千名匠人,他们一共才多大地盘,尤其是还没起义的方腊,上哪去弄这么多匠人?

    王庆道:“我们房州虽然有些匠人,可为兄就是将他们全都给李老弟你送来,也凑不上五百人,李老弟你再降降价,三个匠人换一门飞雷炮、一个匠人换三枚炮弹,如何?”

    李衍看了王庆一眼,然后道:“不论是飞雷炮,还是炮弹,我手上都没有太多存货,所以,你们谁先将交换的人送到我这里,我就先给谁筹集,就目前而言,我会先给田兄筹集。”,然后李衍转向田虎,道:“田兄,你走的时候,就可以带五十门飞雷炮和五百枚炮弹离开,另外我再给你派两名炮手教你的人使用飞雷炮。”

    刚刚听闻可以用匠人换飞雷炮和炮弹而后悔太早出手的田虎,心情一下子就好了,然后大笑道:“俺这次出来带的人少,李老弟能不能帮我把飞雷炮和炮弹送去威胜?”

    李衍也不推脱,道:“没问题。”

    李衍和田虎这么一唱一和,急坏了王庆!

    刚刚王庆还暗笑田虎毛躁,因心急而伤了手下的心。

    没想到这么快就乐极生悲了。

    就目前的形势来看,田虎和王庆的地盘其实差不多大,实力也差不多。

    可如果让田虎先得到飞雷炮,那么田虎的发展速度一定要超过王庆。

    江湖人也都是墙头草,谁势大,投谁的就多,田虎如果一步领先,就会步步领先。

    只要田虎不被剿灭,那田虎就会一直压着王庆。

    所以,王庆立马道:“李老弟!”

    李衍看回王庆道:“我的飞雷炮是能决定战局的大杀器,不是廉价物品,王兄若换,就按照我所说的价格,不换就算了。”

    王庆商量李衍道:“为兄真没办法弄到那么多匠人,还望李老弟通融通融,要不,李老弟你再说几样东西。”

    “哎!”

    李衍叹了口气,然后道:“好吧,你那的匠人如果不够的话,也可用战马、大船、好铁、牛筋来换。”

    见李衍终于松口,王庆,包括一直没说话的方腊,全都松了一口气!

    虽说这些东西也不好弄,可多几样东西,他们总能换够他们所需要的飞雷炮和炮弹。

    李衍又道:“不过我刚才说的也是实情,不论飞雷炮,还是炮弹,生产都需要时间,所以,你们谁先将交易的人和物送来我这里,我就先给谁筹集。”

    王庆心中盘算:“他手上不可能没有飞雷炮,只不过是不信任我等,不愿意先付飞雷炮罢了,这一来一回,再加上找匠人、战马、大船、好铁、牛筋得不少时间,等我将这些东西收集全给李衍送过来再将飞雷炮拉回去,田胖说不定都又打下了一座州府,其势必定超过于我,他河北与我淮西相距不远,若是被他势大,未来他必来吞并我,这死胖子心黑手也黑,恁地时,我绝不会有下场,说不得我也得用人先跟李衍换一些飞雷炮应急了……用谁换飞雷炮呢?”

    与此同时,方腊也在心中盘算:“我教还未起事,不论是匠人,还是战马、大船、好铁、牛筋等物,全都无几,就算全给李衍,也换不来几门飞雷炮、几枚炮弹,这飞雷炮威力巨大还在其次,关键他能震慑人心,我第一次见它,尚且被它震慑住了,更何况那些凡人,若有几十门飞雷炮相助,我教也许兵不血刃就能起事成功……若不然,我也用人与他换炮?”

    李衍又道:“诸位,别只盯着飞雷炮,我梁山泊的好东西可不止飞雷炮,咱们这次互通有无,机会难得,你们若是只盯着飞雷炮不看看其它好东西,将来必定后悔。”

    听李衍这么说,方腊道:“兄弟还有甚么好东西,一并拿出来让我等见识一下,咱们再详谈,如何?”

    李衍道:“走,我带你们一一去看。”

    言毕,李衍就一伸手。

    随后,李衍就带方腊、王庆、田虎去了水泊梁山的库房……

    ……

    ……

    尽管小心又小心,我姑娘还是烧出中耳炎了,高烧不退,无奈只能住院。

    孩子的病不严重,就是忙到人,给孩子办理住院,采血,拍片,陪打针什么的,忙了大半天,实在是没有多少时间写,所以只码出来了两章,因此加更暂时先停一天或两天。

    等孩子的病稳定一定,他妈一个人能弄了,我就恢复之前的加更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