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还请军师成全(求订阅!)

第一百六十四章 还请军师成全(求订阅!)

    …

    “轰!”

    一声炮响过后,水泊梁山一个羊圈里的三十几只羊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这些被没良心炮炸死的羊,很多肠穿肚烂,肢体不全,而那些被震死的羊,则七窍流血,总之死状都很恐怖!

    而这个羊圈里的其它侥幸没有被炸死震死的羊则全都吓得“咩咩”怪叫,并发了疯似的乱窜!

    在这个过程当中又踩死踩伤了四五十几只羊!

    换而言之,仅这一炮,就对这圈羊造成了七八十的伤亡!

    其实,这里面是有水分的。

    其水份就在于李衍所选的试炮的地点。

    李衍所选的羊圈,里面密密麻麻的挤满了几千只羊,这么大的密度,一炮下去自然能轰死三十几只羊,而这些羊在乱跑乱蹿之间也自然而然的能踩死几十只羊。

    而且,选这个羊圈试炮还有一个很大的好处——这里能掩饰没良心炮准头不行这个巨大的缺点。

    第一次见到没良心炮巨大威力的人,很少有不吃惊的,不说其它的,单单它那震天般的轰炸声就能将人吓得半死!

    更何况没良心炮一炮就造成了七八十的巨大伤亡!

    试问,方腊、王庆、田虎等人怎么可能不眼热这大杀伤性武器?

    为了给方腊、王庆、田虎等人更强烈的视觉冲击,李衍让人将那些死羊、伤羊全都抬了出来,然后摆成一排让方腊、王庆、田虎等人观看。

    这种视觉冲击更强烈!

    尤其看到其中不少羊肠穿肚烂缺头少腿的惨样,还有一些则一点伤都没有却七窍流血,很多人都感到脊背发寒!

    见火候差不多了,李衍看向田虎,道:“田兄,二十门飞雷炮、一百枚炮弹足够你打一场决定贵部生死存亡的大战了,换不换?”

    田虎大眼珠子一转,随即狮子大开口道:“五十门飞雷炮,五百枚炮弹,李老弟如果换,我就同意。”

    田虎此言一出,乔道清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的确!

    五十门没良心炮加五百枚炮弹是一个让人眼红的筹码!

    如果按照没良心炮刚刚所展现出来的那样,这五十门没良心炮一轮齐射就能消灭敌人三四千人马,五百枚炮弹就能消灭敌人三四万人马!

    这数字太惊人了!

    难怪田虎会动心。

    可对于乔道清这个当事人而言,却完全是另外一番心情。

    乔道清万万没想到他效忠的田虎竟真要拿他换东西!

    他值五十门没良心炮和五百枚炮弹,并没有让乔道清感到丝毫荣幸,相反却让乔道清感到了无限的屈辱,尤其这话是田虎亲口说出来的。

    这一瞬间,乔道清的心寒了,也心灰意冷!

    不过现在还不是乔道清最屈辱、最难受的时刻,如果李衍不肯用五十门飞雷炮和五百枚炮弹换他,那才是他最屈辱、最难受的时刻。

    还好!

    李衍很快就道:“虽然五十门飞雷炮和五百枚炮弹的确强我所难,但是在我心中,乔道长的价值要远远超过五十门飞雷炮和五百枚炮弹,所以,田兄如果真愿意换,乔道长也愿意与我李衍一同替天行道,我就同田兄换了。”

    听了李衍之言,田虎脸上阴沉不定!

    好一会之后,田虎突然整理了一下衣襟,然后冲乔道清连拜了三拜,再然后直起身,道:“外人皆以为如今的田虎风光无限,占一州数县逍遥快活,只有军师最清楚,现在正是田虎生死存亡之际,田虎所走之路,有进无退,身后就是万丈深渊,退了就是粉身碎骨,全家陪葬,田虎知道军师大才,也知道如有军师辅佐必能成就大事,可眼前这关若是过不去,田虎就是死虎,何谈大事?李衍老弟雄才大略,短短两年多时间,置下这偌大家业,名扬江湖,强田虎百倍,且李衍老弟肯用五十门飞雷炮和五百枚炮弹换军师,足以说明李衍老弟亦知军师大才,定不会埋没了军师……还请军师成全。”

    田虎这番话情真意切,道尽了一个反贼的无奈,却也将乔道清心中的最后一丝留恋也燃烧殆尽了。

    乔道清不想跟田虎说,他已经有打退官军下次围剿之法了。

    因为乔道清已经不想再为不相信他乔冽、不原意为他乔冽孤注一掷的田虎谋划了。

    乔道清也整理了一下衣襟,然后冲田虎拜了三拜,再然后起身撩起道袍扯下一块扔到他与田虎之间,道:“忠臣不侍二主,乔冽已经被田大王卖于李寨主,以后李寨主就是乔冽唯一的主人,他日你我两家若是有一战之时,乔冽必不留情,还望田大王亦是如此!”

    田虎听后,长叹一声,然后将头扭到了一旁。

    乔道清则冲李衍一拜在地,道:“无家可归之人求李寨主收留!”

    李衍连忙上前将乔道清扶起,道:“我得道长如刘邦得陈平,上天真是厚待于我!”

    李衍将他比作六出奇计协助刘邦统一天下的陈平,令刚刚真被田虎伤到了心的乔道清老泪纵横,复又一拜在地,道:“乔冽必竭尽全力为寨……为哥哥谋划!”

    李衍赶紧又将乔道清扶起!

    没等李衍继续笼络乔道清,王庆眼珠一转,道:“李老弟趁我等之危夺我等心爱文臣武将,是否有失厚道?”

    方腊随后道:“我所听闻的李衍兄弟,仗义,舍遮,不曾想……哎,世人愚昧,需得入我摩尼教教,习得明心之法,才不会被表象所迷惑。”

    田虎抹了抹眼角,道:“田虎若非是走投无路,又岂能……岂能自断左膀右臂卖掉,哎!”

    王庆、方腊、田虎一同发作,让李衍知道不能再用这种方法抢夺人才了,否则就会被孤立了。

    李俊道:“我家哥哥初时只是与田大王说笑,不曾想田大王当了真,主动开出了实价,这如何能怪我家哥哥?”

    李衍道:“诶~为了乔军师,我李衍纵然是担了些许不义之名,又有何妨。”

    这就是李衍不同于很多势力主的地方,他有担当,也敢担当,虽然爱惜名声,但却不被名声所累。

    听了李衍此言,乔道清心中一暖,暗道:“李衍果然重视于我,我当竭心尽力为他效力!”

    李衍看向王庆和方腊道:“既然二位不愿意换我的飞雷炮,那此事就此作罢,全当我没跟你们说过好了,咱们改议其它事,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