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四寇会(求订阅!)

第一百六十一章 四寇会(求订阅!)

    …

    “还有两伙人没到,王兄且再等一会。”

    听了李衍此言,王庆的眼睛微微一眯,道:“还有两伙人?谁?该不会是方妖和田胖吧?”

    “方妖?田胖?”

    李衍让王庆说得一怔!

    反应了一下,李衍道:“你管方腊和田虎叫方妖和田胖?”

    王庆道:“你不知这是他二人的绰号?”

    李衍道:“他二人不是叫铁臂金刚和陆地追风小陈平么?”

    王庆道:“那是外人叫的,咱们这些‘朋友’也恁地叫,多生分。”

    李衍心道:“我该不会也有这样的绰号吧?”

    王庆又道:“方妖那个妖人就会用妖言骗人,整天装神弄鬼,嘴里一句实话都没有。田胖背后捅刀子最在行,黑吃黑最擅长,全无半点信义可言。你叫他们过来作甚?”

    李衍道:“不叫他们,就凭你我,能抵挡住朝廷的围剿?”

    王庆收起嬉皮笑脸,道:“只要你将飞雷炮的制作之法给我,咱两家联手,足以夺了这大宋的江山,恁地时,你我划江而治,如何?”

    李衍道:“飞雷炮的威力虽然还不错,但它也只不过是武器,战争打得终究还是人……”

    王庆道:“你那飞雷炮,一炮就能轰死几十人,何人能与之匹敌?”

    李衍道:“没那么多,最多也就十几人。”

    李衍说的是实话。

    没良心炮的威力真没达到一炮就能炸死几十人的威力,尤其使用的还是黑火药。

    真实情况是,它一炮最多也就能炸死十几人,而且还是敌人极为密集的情况下。

    此前梁山军使用没良心炮之所以能取得那么大的战果,主要是因为李衍从不单独使用没良心炮,像没良心炮第一次亮相那次,其实主要是埋在地下的大量炸药造成的。

    当然,也不能说没良心炮没用,毕竟它一炮就能炸死不少人。

    而且,没良心炮声音巨大,被没良心炮震死的人七窍流血死状恐怖,使用没良心炮攻击,能起到击溃对方军心的作用。

    王庆才不信打败官军精锐的飞雷炮一炮只能杀伤十几个人,认为李衍这一定是在藏拙,道:“就算一炮能杀伤十几人,也是无敌的大杀器……”

    李衍看着王庆身后的李助、杜壆等人,道:“那这样好了,我用飞雷炮的制作之法跟你换他们八人,如何?”

    “呃……”

    一时之间,王庆竟不知怎么接李衍这话!

    王庆之所以答应李衍的邀请,原因之一就是,听说李衍能打败几倍于自己的官军精锐,就是因为李衍得到了一种名叫“飞雷炮”的神器,那神器一炮就能轰死几十人,王庆想试试能不能从李衍这弄到一些飞雷炮,要知道,用不了多久,他就要对邻近的上津县、竹山县、郧乡县发起攻击,有这大杀器在手,他的把握才更大。

    如果能从李衍这得到飞雷炮的制作之法,王庆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能攻下整个淮西,进而……未来太过美好,美好到王庆都不敢想象!

    可是用李助等人换这飞雷炮的制作之法,代价也太大了。

    王庆眼角的余光突然看见李助等人的神情变了,随即一惊,暗道:“坏了!中李衍诡计矣,他这分明是在离间我与军师他们!”

    想到这些,王庆立马道:“你那飞雷炮虽好,但怎比得了我的肱骨之助,不换,不换,我就是把我夫人换于你,也绝不能把军师他们换于你!”

    王庆插科打诨,一下子就化解了李衍的离间之计,李助等人听王庆说用段三娘换没良心炮的制作之法,全都满脸笑意的看着李衍。

    李衍则脑门一层黑线,心道:“我要你那大虫窝有个毛用,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重口?”

    就在这时,远处一前一后来了两艘大船——后面那艘大船是水泊梁山的船,前面那艘大船则是标准的南方船。

    两艘船像是在比赛一般往这边冲来!

    水泊梁山的船都是经过改造的,全都是快船,也全都是战船,那艘南方船则是客船。

    所以,虽然水泊梁山的船原本落后,可是却先南方的船一步到了岸。

    当然,只是快了一点点,两艘船上的人几乎是同时下的船。

    从水泊梁山的船上下来的第一个人是一个胖壮的汉子。

    而从南方船上下来的第一个人则是一个精瘦的四旬多些的员外。

    还没着地,黑胖子就道:“你领先了俺十里,都输了,你的妖术呢,怎么不用出来?”

    方腊道:“我教不传术法,只教人修善、修德,驱船渡人之法,我教没有,渡人向善之法却有,田胖你少爱、少信、少诚、少敬、少智、少顺、少识、少觉、少秘、少察,不若入我教来,我亲自渡你,如何?”

    田虎道:“让俺入你那妖教也行,得让俺当圣公。”

    方腊笑道:“可以,你何入教?”

    田虎的大眼珠子一转,认定这一定是个陷井,方腊不可能真把摩尼教圣公之位给他,随即岔开话头道:“咱们说谁的船快,扯甚么教,方妖,这次是我赢了。”

    方腊身后一人道:“你们船快,那是因为梁山泊的船快水手撑船的手段高,与你田胖有何关系?”

    田虎身后一人道:“输就是输,找那许多借口作甚?”

    两边的争吵很快升级,眼见就有动手的趋势。

    也就在这时,李衍来到了已经下了船的方腊和田虎中间,微笑道:“方兄、田兄,二位给小弟个面子,暂停争吵如何?”

    田虎眼一横,道:“俺恁甚么要给你面子?”

    李衍笑容不变道:“田兄若是不给我面子,我就联合方兄灭了你,然后分了你的地盘和人马。”

    言毕,李衍看向方腊,问道:“方兄,你我联合起来吞并田兄的地盘和人马,然后二一添作五,如何?”

    方腊一捋胡须,然后满脸笑意道:“自无不可。”

    田虎看着李衍心道:“这小子也不是甚么好鸟!”

    想虽然是这么想,田虎嘴上却道:“恁地不懂风趣,李衍兄弟好生无趣。”

    没等李衍说话,田虎就假装才看到王庆,随即冲王庆招呼道:“原来王骚也在,大善,咱们四个终于聚到一起!”,然后田虎又热情招呼道:“走走走,上山,去聚义厅边吃酒、边说,三位兄弟不知,俺盼望与你们一聚已多时矣!”

    李衍一阵无语,“又他妈来一个喧宾夺主的家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