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你怎么会在我房中(求订阅!)

第一百五十五章 你怎么会在我房中(求订阅!)

    …

    清晨。

    李衍悠悠地醒了过来。

    刚一睁开眼睛,李衍就感到一阵头疼!

    所以随即又将眼睛闭上了!

    可不多时,一个却生生的声音突然响起:“大……大王,喝……喝点醒酒汤么?”

    “这声音真好听。”

    不过李衍很快就睁开眼睛,随即坐起,同时看向站在离床大概一丈多远的一道惊艳身影!

    很快李衍就认出来了这道惊艳身影的主人是那夜他惊鸿一瞥的程万里的女儿。

    李衍寒声道:“你怎么会在我房中?”

    害羞!

    委屈!

    迷惘!

    不知所措!

    害怕不已!

    程婉儿想回答李衍这个问题,可程婉儿又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开这个口!

    等了程婉儿一会,见程婉儿仍磨磨蹭蹭的不肯张口,已经失去耐性的李衍,直接道:“来人!”

    随着李衍的话音一落,李衍的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外,随即王定六就从外面进来。

    一进来,王定六就“噗通”一下跪在李衍面前!

    见此,再一见王定六此时的样子,李衍就是一怔!

    你道为何?

    原来王定六此时赤着上身,身上缠满了荆条!

    “这是负荆请罪?”李衍心道。

    让王定六搞蒙了的李衍,再一看却生生的站在一旁的程婉儿,心里多少有了点猜测,不过李衍还是板着脸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定六给李衍磕了一个响声十足的头,然后才道:“程小娘子是小弟送进哥哥房中的。”

    李衍看着王定六问:“你知道她是谁?”

    王定六不闪不避迎着李衍的目光道:“知道。”

    李衍问:“你知道将她送进我房里的后果?”

    王定六道:“知道。”

    李衍气不打一处来,问:“知道董平会反叛,你为什么还将她送进我房中?”

    王定六又给李衍磕了一个响头,道:“小弟不想哥哥留董平那厮在身边,那厮桀骜不驯心狠手辣,刚投过来就敢不听哥哥的命令,还敢跟哥哥动手,如不撵走,留在哥哥身边必成后患!”

    李衍看着王定六问:“这些话是谁跟你说的?”

    王定六道:“求哥哥别问了,就当此事皆小弟一人所为。”,言毕,王定六就将眼睛一闭。

    李衍气道:“好你个王定六,竟敢学那董平不听我之言,好,好,好!”

    王定六听了李衍之言,赶紧将眼睛睁开,随即又重重的给李衍磕了一头,道:“生王定六者父母,再造王定六者哥哥,王定六曾对天明誓,此生若负哥哥,愿受那千刀万剐之刑,哥哥杀王定六,王定六死而无悔,但哥哥不能拿王定六与董平那厮相其并论,王定六永远都不会害哥哥!”

    言毕,王定六又重重的给李衍磕了三个响头!

    待王定六直起身体,李衍再看去,只见王定六已经是头破血流!

    由此不难看出,王定六的情真意切!

    事实上,王定六也的确是这样的!

    王定六只是在扬子江边开酒店为生的普通人,文不成,武不就,以他的资质就是当一个小头目都勉强,可李衍不仅将他提拔成头领,还留他在身边当亲随!

    而且,李衍还亲自出面,让八十万禁军教头丘岳收他为徒!

    得了李衍的命令,丘岳对他可以说是毫无保留的传授!

    毫不夸张的说,李衍对他真可谓是形同再造!

    所以,王定六所说的,全都是肺腑之言!

    李衍也感觉到了王定六的情真意切,可这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他也不能稀里糊涂的就把这程婉儿收了?

    就在这时,安道全从门外进来。

    看了王定六一眼,安道全一咬牙,随即也给李衍跪下,道:“哥哥别再难为王定六兄弟了,跟他合谋的人是我,王定六兄弟是不想我受罚,才不肯说的。”

    李衍真没想到,主谋竟然是安道全!

    李衍沉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安道全可不像王定六这么嘴硬,李衍一问,安道全就全都交代了。

    原来,见安道全动了恻隐之心,程万里就开始黑董平,其实也不是黑董平,程万里所说的,全都是事实,也是他始终不愿招董平为婿的原因。

    听了程万里之言,再结合董平不听李衍命令以及跟李衍动手,安道全觉得李衍不应该留下董平这个祸害,太危险了。

    恰巧又碰到了相熟的王定六,安道全就将他的想法跟王定六说了。

    王定六听后也觉得非常有道理。

    安道全就把王定六带去见程万里。

    程万里又向王定六黑了一遍董平,还以他自己为例,说他就是李衍的榜样。

    那一夜,王定六是亲眼看见董平不仅不听李衍的命令还敢跟李衍动手的,因此,王定六很轻易的就信了程万里的话。

    见王定六信了,程万里立即抛出他早就想好的保命之计,也就是把他女儿程婉儿献给李衍。

    其实此计除了保命以外,还有一个作用,就离间李衍和董平,让李衍诛杀董平为程万里自己和程万里的那些忠仆包括程万里的女儿程婉儿报仇。

    安道全和王定六想不到这点,越来越了解人心的李衍怎么会想不到?

    李衍看着安道全和王定六道:“你们竟然信一个俘虏之言,你们难道就不怕他谋害我性命?”

    安道全语带哽咽道:“王定六兄弟昨夜在外面整整盯了一宿,一眼未合,昨夜可是腊八夜,哥哥看一看王定六兄弟身上的冻疮,他就这么赤着身体背着那冰冷的藤条在外面整整冻了一夜,哥哥,王定六兄弟是全心全意的追随哥哥,怎会害哥哥?此事皆因我而起,不干王定六兄弟的事,哥哥要罚就罚我吧!”

    听了安道全之言,李衍才发现王定六身上有好几片冻疮,身上也散发着刺骨的寒气,进而知道安道全所言不假。

    任谁拥有这样的小弟,也不会真生他的气,哪怕他犯了错,反正李衍气不起来。

    但李衍也不能不罚王定六和安道全,否则以后全都这么干,那自己的安全还有保证?

    所以,李衍看着王定六道:“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滚去带兵,我让你带一营水军,第二个,去领一百军棍。”

    王定六连想都没想就道:“小弟愿领军棍!”

    李衍暗自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安道全,道:“念在你这段时间救治兄弟们有功,且还得继续为兄弟们医治,就打二十军棍吧。”

    安道全心下一松,他可不是王定六,挨不住一百军棍。

    不过,安道全也有些羡慕王定六——水泊梁山的人都知道,李衍如果对一个人客气,那指定是没把那人当成自己人,反之如果对谁严厉,那恭喜了,李衍这是拿他当心腹!

    安道全和王定六起身准备去领军棍。

    李衍突然语气寻常的说道:“将丘岳、周昂、胡春给我叫来。”

    已经转过身去的安道全和王定六并没有看到,此时李衍眼中全都是杀意!

    这种情况下,李衍不得不诛杀董平!

    董平会因为一个女人反叛吗?

    根据董平的性格,李衍断定,一定会!

    有人可能要问了,反正李衍也没碰程婉儿,把程婉儿还给董平不就结了,何必非杀董平?

    真能如此简单了结此事?

    程婉儿在李衍房中待了整整一夜,你觉得,李衍跟董平说,“我没碰她,我一直在睡觉,她一直在边上看我睡觉。”,董平会信吗?

    退一步说,就算董平信了,别人会信吗?

    到那时,董平指定难免被人扣上“戴了绿帽子”之名。

    以董平那莽撞暴躁的性格如何能忍下这股绿气?

    所以,李衍只能先下手为强,免得留下祸患!

    可还没等安道全和王定六出去,马灵就飞也似的跑了进来,道:“哥哥,董平那厮杀了西城门守卒,然后砍断绞盘上的绳索放下吊桥纵马出了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