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立场(求订阅!)

第一百五十三章 立场(求订阅!)

    …

    东昌府之战是三场夺府之战中最为惨烈的一场!

    虽然张清骗开了城门,但东昌太守平日清廉,深受军民爱戴,发现上当了之后,他亲领两三千军民浴血奋战,最后战死沙场以身殉国。

    虽然在内心深处李衍很佩服东昌府太守的清正廉明、尽职尽责,可李衍还是让人将其尸体挂在城楼上暴晒了七天七夜,并将他家抄没(只抄出来了不到两千贯)、将他家的男丁打入劳改队劳动改造,而那两三千参与反抗的军民则大半被梁山军斩杀,剩下的被俘虏编入劳改队,等待他们的将是漫无尽头的劳动改造。

    李衍这么做,不全都是因为他们的抵抗让李衍的宝贝疙瘩梁山马军伤亡近半,更重要的是李衍要立这个标杆——投降我梁山军,荣华富贵,抵抗到底,不得好死,还要获罪于家人!

    这不是对错,而是立场。

    如果李衍对抵抗者优待,那不消说,未来李衍所遇到的指定全都是抵抗到底之人,那样一来,一定会给李衍打天下平添无数麻烦。

    但话又说回来,李衍还真做不到铁石心肠。

    七日后,李衍让人将东昌太守的尸体放下给他大葬,并亲自给他提了一个“大宋忠臣”的墓碑。

    这东昌府不像济州府和东平府那样几乎血不染刃就拿下了,而是经过了一场不小的战争才拿下的,另外李衍不仅杀了东昌府民众敬爱的太守和不少东昌府人,还将他们敬爱的太守暴尸、将他们东昌府人打入劳改队,总之,李衍与东昌府民众的接触并不愉快。

    因此,在将东昌府彻底占领了之后,李衍考虑了一下,便与闻焕章做了个对换,让闻焕章来主持东昌府的事宜,而李衍则回去主持东平府。

    ……

    梁师成家中。

    小厮来报:“高太尉求见。”

    梁师成自言自语道:“他怎么来咱家这里了?”

    旁边梁师成的干儿子梁衙内,也就是当初卖给汤隆兵甲的梁胖子,道:“定是来投靠爹爹的,谁让爹爹如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梁胖子此言不差。

    梁师成擅长模仿赵佶的字体,掺杂在诏书之中颁布,朝官不能辨别真伪,也就是说,梁师成有篡改圣旨的能力,可以按照他自己的意愿拟圣旨下传,外廷人不知底细,也不辨真伪。

    就因为这一能力,梁师成可以肆意提拔他所相中的“人才”,同为六贼之一的王黼待之如父,称之“恩府先生”,即使蔡京父子对他也要献媚攀附,京城人视他为“隐相”,他兼任百十个官职。

    而让梁师成攀登到权力最高峰的还是今年年初的立储君。

    赵桓其实不被赵佶所喜,郓王赵楷恃宠企图动摇赵恒之位,是梁师成一路保驾护航,赵桓才能顺利得到太子之位。

    在正史上,后来也正是因为这一事,赵恒(即来钦宗)即位因念旧恩,让赵佶的宠宦全都从赵佶东卞,独独留下梁师成在身边。

    不过梁师成的奸佞引起朝臣和百姓的强烈反感,太学陈东和布衣张炳上疏力诋其罪,说梁师成身怀异志,表里不应,变恐不测,应正之典型,以谢天下,赵桓护了又护,最后不得不捏着鼻子让府吏缢杀了梁师成,上表说其“暴死”。

    当然,这全都是后话,目前,正像梁胖子所说的那样,梁师成正处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日中天。

    将高俅请进来了之后,梁师成大笑道:“真是稀客,高太尉竟然来蹬咱家的门!”

    高俅连忙躬身一拜,道:“俅接手禁军之事时短,实不敢分心他顾,才没与恩府先生亲近,还请恩府先生勿要怪罪!”

    一听高俅的称呼,梁师成就笑了!

    高俅的级别虽然没有梁师成高,但因为高俅是赵佶没当上皇帝时的玩伴,根本不用像其他人一样巴结梁师成,事实上,高俅平时也是这么做的,虽然对梁师成很客气,但却从来没有向梁师成这位隐相靠拢的意思,而且俨然已经自成一派。

    今日高俅一见面就把身份摆的很低,都快赶上王黼了,这让梁师成看到了收服高俅为己用的希望。

    与此同时,梁师成也能猜到,高俅此次所求绝对不小。

    梁师成笑道:“太尉怎恁地客气,来来,快请坐。”

    高俅坐下了之后,将带来的一个长盒推向梁师成,道:“素闻恩府先生喜爱字画,俅特为恩府先生淘得伯高先生的《肚痛帖》真迹。”

    梁师成看了一眼高俅放在桌子上的《肚痛帖》真迹,然后笑道:“太尉所求何事,还请直说。”

    高俅听言,长叹了一声,道:“俅所用非人,那呼延灼辜负了俅的器重,不仅大败于那水洼草贼折了上万人马,还被那水洼草贼顺势攻取了济州、东平、东昌三府,哎!”

    梁师成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不过嘴上却道:“此事不小,京东西路一共才八府之地,竟然丢了三府……”

    高俅连忙道:“俅已查明,那水洼草贼并无大志,他们只是抢掠一番,不久便会撤出济州、东平、东昌三府,不会久占。”

    梁师成问:“他们可曾杀官?”

    割据、称王、杀官都是造反的凭证,杀官虽不如前两者强烈明显,但若是以此为据将李衍打入造反的反贼行列,也是可以的。

    而抢掠的草寇和造反的反贼,那可是有本质的区别的。

    如果是前者,如今大宋境内有几百伙拦路抢劫的草寇,其中不乏抢掠州府县城的,多一伙又能如何?

    但如果是后者,那可就不一样了,没有任何一个政权能容忍自己境内出现反贼。

    对于高俅而言,两者也是大不同——如果李衍他们真被定性成为反贼,那剿灭不利又促成李衍他们势大的高俅,绝对难辞其咎。

    这就是高俅找梁师成帮忙将此事压下的原因。

    高俅早已不是当年那什么都不懂的泼皮,他知道梁师成这是在逼他投靠,更知道梁师成想听他说什么,遂起身一拜在地,道:“以后俅必为恩府先生马首是瞻,还望恩府先生救俅一次!”

    梁师成笑了,随后起身将高俅扶起,道:“太尉怎恁地客气,咱家多问几句无非是想好好帮帮太尉,反叫太尉多心了……太尉无需担心,如今官家好黄老之术,入不老之迷,无为而治,摆平这些许小事还不容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