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过度解读(求订阅!)

第一百五十二章 过度解读(求订阅!)

    …

    “人恶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将本州知州苗彭带上来……有人检举苗彭贪赃枉法、欺压良善、强媒硬保,现已查实,斩,其家产查抄充公!”

    “汝等不能杀我,我乃朝廷命官……求大王饶命,我愿降……我有一座铁矿,还有二十万斤好铁,只要大王饶我一命,我将铁矿和好铁都献给大王!”

    府衙后堂关押东平府一众官吏之地,听见苗彭喊的话,程万里心道:“愚蠢,想用铁矿和好铁换命,不早说出来,如今都已经上了这公审台,他们如何能放过你?”

    事情的发展果然跟程万里所猜测的差不多,任苗彭苦苦哀求,可终究难逃一刀。

    与此同时,自有人去苗彭家抄家,同时逼问那铁矿和好铁在哪里。

    苗彭被砍了以后,很快就有人将通判给架出去公审。

    慢慢的,后堂内所关的官吏越来越少。

    最后,竟然只剩程万里和郭永二人。

    等了好久,也没等到有人来提他们二人去公审,而且外面公审的人已经变成了本府第一大户钱青。

    程万里暗松了一口气!

    他知道,他躲过了最屈辱的一劫!

    程万里看着郭永道:“想必那些贼……那些梁山军也知道郭大人的贤名。”

    郭永没说话。

    程万里此时正一肚子气没地方发,见郭永不搭理他,一向好脾气的程万里终于忍不住道:“我知因我曾是童相门下门馆先生,你看我不起,不如跟我前任陈文昭亲近,可自打我上任以后,事事依你,大小事务都不与你争,你还想如何?”

    郭永依旧不说话。

    程万里咬牙切齿道:“时至今日难道还是我的责任?当初如果不是你反复找我,让我派兵去救援他济州府,东平府能有今日之祸?”

    “李衍大王万岁!”

    “俺们盼望李衍大王来俺们东平府如黑夜盼日!”

    “大王,什么时候分粮啊,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

    “……”

    程万里说什么,郭永一句都没听进去,他一直在听外面的公审,以及民众的反应。

    越听,郭永心里越凉!

    越听,郭永越是自责!

    越听,郭永越是后悔不已!

    “早知那李衍如此狼子野心,我说什么也要将李衍灭杀于微末之际,如今他贼势已大,必将成为朝廷的心腹大患!”

    又听了一会,郭永放声痛哭:“他这是在挖官家的根基啊!”

    程万里先是一怔,不明白郭永这是发的哪门子疯?

    仔细听了听外边百姓兴高采烈的呐喊声,程万里才明白郭永为什么会这么说、为什么会哭。

    瞬间!

    程万里就看到了他与郭永之间的差距。

    程万里暗叹了一声,心道:“他怕是不能成为我的盟友了,如此,我唯有自救了。”

    念及至此,程万里慢慢站起,然后来到门边冲看守他和郭永的门卫拱手施礼道:“二位小哥请了。”

    其中一人问道:“你有何事?”

    程万里道:“我肋间疼痛难忍,能不能请昨夜帮我看伤的那位安神医过来帮我看看?”

    说这话的同时,程万里从怀中摸出一锭金子塞向门卫,并道:“几位兄弟拿去吃酒。”

    李衍曾交代过善待程万里和郭永,因此,门卫将金子推还给程万里,道:“我可以去帮你问问,不过昨夜死伤了不少人,安神医应正在救治他们,能不能来给你瞧病,我可不敢保证,还有,你以后不要再贿赂我梁山将士,没有人会要,也没有人敢要,要了,轻则赶出梁山泊,重则直接掉脑袋。”,说完,也不等程万里回话,就去找安道全了。

    程万里心道:“这群贼寇处处透着古怪,竟然连金子都不要,他们还是贼寇么?”

    一直到黑色大黑,安道全才背着一个药箱过来。

    一见面,安道全就道:“昨夜我梁山军伤了大几十人,直到现在才救治完,还请程相公勿怪。”

    程万里忙赔罪道:“这时还请安神医过来,老朽真是过意不去。”

    安道全心道:“若不是听闻哥哥可能对你那女儿有些意思,你这已医治过了的小伤,我焉能为你看第二次?”

    原来,昨夜李衍见到程万里的女儿程婉儿后自言自语的那首《北方有佳人》被人过度解读了。

    再结合李衍亲自动手救下程万里一家的性命还没送程万里上公审台。

    “寨主可能看上程太守女儿了。”这一小道消息就在水泊梁山的一众人等之间传开了。

    安道全道:“无妨……还请程相公解开衣襟。”

    程万里一边解开衣襟、一边把握时机道:“安神医能否为老朽引荐一下李寨主,老朽有事与他说……”

    一听程万里此言,正准备帮程万里解开纱布的安道全,手突然一顿,然后将手慢慢收回,道:“程相公的病不在肋间,而在心间吧?”

    程万里起身一拜在地,道:“求安神医求老朽一家老小性命!”

    安道全道:“非是我不帮你,而是哥哥他现在不在东平府。”

    安道全没骗程万里。

    彻底攻占下东平府,又亲自主持了公审知州、通判等东平府官员,李衍就将东平府交给连夜赶来的闻焕章全权处理,然后就带着一众马军前往了东昌府。

    听闻李衍已经不在东平府了,程万里的心就是一紧:“李衍不在,谁能压制得住董平那个魔头?”

    程万里赶紧问道:“那董平……”

    安道全道:“他也随哥哥去了。”

    听安道全说李衍将董平带走了,程万里才心下一松!

    不过随后程万里又冲安道全一拜,道:“老朽虽不是什么好人,却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那董平莽撞胡为,他恨老朽不将女儿嫁给他,待他回来,必取老朽一家老小性命,还请神医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救救老朽一家!”

    程万里老泪纵横,让安道全动了恻隐之心!

    犹豫了一下,安道全指点程万里道:“能救程相公你一家性命之人其实非是小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