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四十九章 诱惑太大(求订阅!)

第一百四十九章 诱惑太大(求订阅!)

    …

    生擒了董平和张清这两货之后,李衍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先说董平。

    董平这人品……

    也曾干过强抢民女的李衍,还真没法说董平人品不行,他只能说董平这人太狠辣了。

    当宋江用绊马索把董平擒下了之后,只是说了几句客气话,董平就投降了。

    很多将领投降前都会讲一些条件,比如还有老母家眷之类的,可董平没有,立刻就要回去“赚开城门”,反戈立功。

    其速度之快,连守城军士都不知道这个人已经叛变。

    董平除了投降、反戈的速度有着创纪录之快,还心狠手辣。

    宋江捉得董平,只客气了两句,董平就说:“程万里那厮,原是童贯门下门馆先生,得此美任,安得不害百姓?”

    就凭这么一个蹩脚的借口,董平就把他守的城给献了。

    领梁山人马杀进城里以后,董平径奔私衙,杀了程太守一家人口,夺了程太守的女儿。

    梁山将领当中有很多狠角色,但能狠过董平的,恐怕一个都没有。

    李衍不是宋黑炭,他是真不放心用董平这么狠辣的人,这货可不像丘岳、周昂、胡春、程子明他们那些有上进心的降将那么好空制,这货完全是凭心情做事,难以驾驭,最关键的是这货跟吕布一样容易噬主,用着太不放心了。

    从这点上来看,李衍与宋黑炭相比,还是有些差距的,他做不到宋黑炭那样不看品德只看才能用人。

    不过,考虑到,董平的武艺不错,上山之后表现还不错……其实最主要是董平有大用——他可以为李衍打开东平府的大门。

    李衍能打下济州府,能几近零伤亡的打下济州府,可以说是全靠运气。

    在冷兵器时代,一段坚固高耸的城墙,绝对是让所有攻城方都会头疼不已的所在。

    而这济州府,不仅有坚固高耸的城墙,还有宽阔的护城河,另外东门也就是正门还修有瓮城。

    (这里解释一下,济州城另外三个城门之所以不修瓮城,是因为另外三个城门前的地形环境并不适合大队人马攻击,只有东门前的地形环境适合大队人马攻击,因此才只在东门修建了瓮城,李衍他们之所以从北门攻进济州城,全是因为李衍压根就没想过强攻,从始至终李衍想的都是让丘岳等人骗开城门,如果李衍选择强攻,那也只能从有瓮城的东门攻进去。)

    拥有这么多防御措施的济州城,根本就不是现阶段的梁山军能攻下来的,就算勉强能攻下来,最少也得填进去三五千人马。

    所以,能帮李衍打开东平府大门的董平,人品就是再不济,李衍暂时也得忍,因为一府之地对李衍而言,诱惑太大了。

    再来说张清。

    张清的人品,怎么说呢,其实还行。

    只不过,李衍总觉得张清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心不在水泊梁山上,而是跟宋江一样,一心等待招安。

    其实不只是张清,那些朝廷降将大多都给李衍这样的感觉。

    也正是因为如此,李衍其实不是喜欢他们这些人。

    可还是那话,要想打天下,就得有用人之量。

    而且,张清的武功虽然一般,但要是把他那手飞石也算上,他的实力不在林冲等五虎将之下。

    另外,跟董平一样,张清也许能帮李衍赚开东昌府的城门。

    基于这些原因,董平和张清刚一被带到李衍身前,李衍就责怪擒下董平和张清的林冲、卞祥、丘岳、周昂、胡春等人道:“怎可对董将军和张将军恁地无礼!”

    说话间,李衍就亲自为董平和张清松了绑。

    李衍随后赔罪道:“二位将军莫怪,他们皆是莽夫,不晓得二位将军英雄,才对二位将军恁地无礼。”

    董平一脸傲然道:“我败的的确不服,若非这济州城修有内瓮,你们必败于我手!”

    李衍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你自己不查看地形,莽撞冒进,还怨济州城修瓮城,你咋不说让我们全都绑上双手双脚等着你来杀呢?”

    想虽然是这么想,李衍嘴上却笑道:“那董将军意欲为何?”

    董平看着李衍道:“我听闻李寨主是天下第一高手,我想跟李寨主比一比,董平若输,立即投降,绝无二话。”

    李衍笑道:“道听途说之言怎可信?我不仅不是天下第一高手,甚至连梁山泊第一高手都不是。”

    董平道:“哦?那谁是梁山泊第一高手?”

    董平此言给李衍出了一道不小的难题。

    谁是水泊梁山的第一高手?

    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也不能回答,尤其不能由李衍来回答。

    因此,李衍直接避过这一问题,然后一指林冲、卞祥、丘岳、周昂、胡春道:“他们皆是我梁山泊大将,你可以在他们中任意选一个,若是百招之内你能胜之,我就放你们这五千人马离开,如何?”

    董平眼中闪过一丝不快!

    他以为李衍这是在轻视他!

    董平皮笑肉不笑道:“那好,那我就领教一下李寨主手下高手的手段。”

    李衍冲他们挥挥手,示意他们去比吧。

    等他们离开,李衍看向张清问道:“你是现在降还是等他们的比试结果出来了之后再降?”

    张清心道:“我就不能不降?我哪里长得像降将?”

    想虽然是这么想,可张清到底不是视死如归之人,加之张清对董平的武艺很有信心,因此,犹豫了一下,张清道:“我看看……看看他们之间的比试结果……”

    李衍心道:“还是不愿意降啊。”

    李衍没再说什么,而是一边喝茶水、一边看蒋敬刚交上来的购买大牲口的明细、一边等他们比试的结果。

    过了大半个时间,几人一同回来。

    一见董平那臊红的脸,再见林冲等人的脸上亦无胜利的喜悦,李衍就知道几人的比试结果。

    没用李衍开口,董平就一拜在地道:“程万里那厮,原是童贯门下门馆先生,得此美任,安得不害百姓?若是兄长肯容董平今去赚开城门,小弟便将那东平府献给兄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