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瓮中捉鳖(求订阅!)

第一百四十八章 瓮中捉鳖(求订阅!)

    这章是为“上班打游戏”道友加更的,“上班打游戏”道友共两章加更,先还一章,另一章以后还。

    祝“上班打游戏”:身体健康,万事如意,财源广进!

    …

    一路风尘仆仆的董平和张清终于带人来到了济州城下。

    两人定睛一看,济州城大门紧闭,吊桥竖起。

    张清道:“看来,危机并没有解除,我等兴许还有跟那李衍交手的机会。”

    董平道:“如此最好,我倒要看看,那李衍有何本事,竟然能搅得河东西路恁是不得安宁。”

    言毕,董平就拍马来到城下,然后冲城墙上大喊:“有无可喘气之人!”

    不多时,一个清瘦文官在一群军士的保护下从城上探出头来,问道:“城下何人?”

    董平道:“东平府兵马都监董平。”

    张清也上前道:“卑职是东昌府守将张清。”

    城上之人立即道:“原来是风流双枪将和没习箭,本官乃本州府尹,你二人速速进城,咱们一块议议如何平寇……对了,大军暂时就不要入城了,免得扰民。”

    “是。”

    董平虽是口里应道:“是。”,心中却是不喜。

    张清盯着那府尹看了一会,然后小声跟董平说:“董将军,小可怎么觉得此事蹊跷?”

    董平压问:“有何蹊跷?”

    张清道:“他济州府辖巨野、金乡、任城、郓城四县,为何不见县兵?”

    董平道:“县兵怎堪大用,哪像你我麾下兵马,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我料那些县兵现在恐怕还在慢慢聚集中,没个三五日,别想看到他们的身影。”

    张清一想也是,一般的县城都没有成建制的兵马,最多也就有一两都人马应急,若想来救援府城,是得慢慢筹聚兵马。

    不过张清想了想,又道:“小可曾远远的见过济州府尹一面,虽没看清他的相貌,但应该比刚刚那位‘相公’胖一些、矮一些才对。”

    董平不动声色道:“你确定?”

    张清摇摇头,道:“时间太长了。”

    董平的眼睛微微一眯,道:“我还在纳闷,哪有相公恁地客气,原来是有诈,如此最好,活该我董平立功封侯!”

    张清心中一紧,道:“将军意何?”

    董平阴阴的一笑,道:“一会他放下吊桥,你我将计就计,直接夺了他的城门,然后带军杀进去!”

    张清忙道:“万一我二人搞错了,该当如何是好?”

    董平满不在乎道:“错了就错了,我等是来救他们的,杀他们三五个人又如何,若是将我惹怒了,直接带人回东平,让他们自己去平那梁山贼寇。”

    张清心道:“这董一撞还真名副其实,恁地莽撞,难怪武艺高强,人也风流,那程太守就是看他不上。”

    想虽是这么想,但张清指定不能这么说,而是道:“不可,今朝他济州有事求我等,有可能让着我等,他日此间事了,难保他不秋后算账,我看咱们还是等县兵来了,再做计较……”

    董平呲牙一笑,然后道:“你知道你与我的差距在哪里么?”

    张清一怔,心道:“我跟你有差距?”

    董平自顾自的说道:“你不相信你自己的直觉,而我董平却坚信我自己的直觉,不怕跟你说,我能当上东平府兵马都监,除了靠我的武艺,全靠我的直觉,一会吊桥落下,我跟我的人冲定了,你随不随我冲随你。”

    说这话的同时,董平靠身体的掩饰给他带来的人马打了一个手势。

    恰巧这时,吊桥落了下来。

    “轰隆!”

    吊桥落稳。

    董平说话算数,果真骑马向吊桥处走去。

    如此一来,张清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济州府尹”说得明白,是请董平与张清一块进去商量如何平寇。

    如今董平自己进去,这里面若是真有问题,那么很可能因为他张清按兵不动,而害了董平。

    可若是跟董平去了,一旦搞错了,那么他张清可就得跟董平一同担这责任。

    眼见董平就要上桥,张清暗叹了一声,随即给龚旺和丁得孙也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做夺门的准备,然后拍马来追董平。

    见张清追来,董平哈哈一笑,道:“我就知你一定会随我来!”

    “哼!”

    张清哼然道:“我张清不是无耻小人,不会因为怕担责任而眼见同僚去送死。”

    董平听出了张清心里还有气,但他不在意,而是道:“一会你就该谢我给你创造了这个立大功的机会。”

    言毕,董平猛得一拍他胯下的战马!

    董平胯下的虽不是什么名马但也是跟董平心意相通的好马,接收到了董平的意思之后,它“希律律”的一叫,随即就载着董平向吊桥对面冲去!

    张清见状也猛得一打马!

    董平的马快,枪更快,一冲到绞盘边上,他就连出数枪,将守着绞盘的几个军士全都戳死!

    其中两个军士反应的稍快一些,逃了出去,不过他们没逃出去几步,两块飞石就正中他们的后脑,“啪!”、“啪!”两声脆响过后,他们应声栽倒!

    董平拍马先入,并顺手砍断了城门上的铁锁,然后一马当先向城中杀去!

    张清无奈,紧随董平身后也杀入城中!

    与此同时,龚旺和丁得孙等人带着三千马军也奔城门杀来,只留两千步军在后面殿后!

    且说董平冲入城中之后,舞起双枪左扎右刺,不一会就杀出了一条血路!

    突然!

    迎面射来了一阵箭雨!

    好一个董一撞,竟然不躲不闪而是舞起双枪边拨打箭矢、边继续向前冲杀!

    不一会,董平离这队弓弩手就只有不到十丈的距离。

    一众弓弩手可能是被董平的勇武吓破了胆,纷纷没命喊道:“阿也!”、“此人好生凶猛!”、“快快逃命,迟则小命不保!”,边喊边抱头往城里跑去!

    董平哈哈大笑,然后不屑道:“草寇就是草寇,恁地不堪一击!”

    这时,张清也冲了上来。

    董平道:“我的直觉如何?将来你若也能封侯,莫要忘了我的恩情。”

    张清不与董平争辩是谁先发现的蹊跷,而是道:“他们是不是逃得太过迅速了?”

    董平虽然狂妄、莽撞,但并不是没有头脑,他四下看了看,瞳孔一缩,道:“坏了,这只是内瓮,不是真正的城中,快往前冲,夺下城门!”

    言毕,董平就纵马前冲!

    张清亦是不慢,也向前冲去!

    可眼见他们就要冲到城门处,“砰!”的一声,千斤闸落下!

    见此,张清大喊:“快!后撤!”

    这时,董平和张清带来的马军刚刚才进入瓮城!

    听见张清之言,一众马军乱糟糟的调头!

    可还没等他们调过头来,又是“砰!”的一声,又一道千斤闸落下将他们的来路也堵死了!

    与此同时,几十门没良心炮、上百张床弩、无数弓弩出现在城头。

    不多时,城外突然传来了万马奔腾之声和无数人的喊杀之声,随后就是被千斤闸阻在外面的一众群龙无首的步军不知所措的喧哗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