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杀!抄家!(求订阅!)

第一百四十五章 杀!抄家!(求订阅!)

    这章是为好友“杰少oo88888”加更的,杰少oo88888有两章加更,这是第一章,第二章以后还。

    祝好友:心想事成,万事如意,财运、福运、桃花运运运不断!

    …

    苏长官所说的事并不难查。

    裴宣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就找到了济州府尹的弟兄欺行霸市的铁证。

    而且,不仅如此,裴宣还在无意之间得知府尹的弟兄曾有人命官司,后来在济州府尹的开脱之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无疾而终。

    最为重要的是,山士奇和杨志在三里渡那里真的找到了一片可装纳五百万石粮食的粮仓,其中还有四百五十万石新粮。

    确认这一消息之后,李衍大喜过望!

    谁也不知道,李衍最想要的,不是钱银,而是粮食!

    虽然李衍不知道具体是哪一年,但酷爱看历史小说的李衍,却清楚的知道,北宋末年先是大旱,然后又是大涝,河北、山东两地好几年几乎是颗粒无收,那时灾民遍地,饿死无数!

    到了那时,粮食绝对是最好的东西,只要手中有足够多的粮食,想拉起一支十万人的队伍,甚至是二十万人的队伍,简直不要太容易!

    而且,李衍依稀记得,宋徽宗刚登基的时候,平均米价大约是每石六百文至七百文,等到北宋末期,平均米价大约是每石两贯五百文至三贯,粮价翻了四倍还带拐弯!

    因此,一确定三里渡那里真有四百五十万石粮食,李衍当即就命令马灵回山去取所有水军过来,将这四百五十万石粮食全部都运回宛子城!

    与此同时,李衍也很好奇,济州府尹怎么能囤积这么多粮食?

    后来,阮小七对济州府尹严刑逼供,他才吐露出,这些粮食并不全都是他的,而是他们的,他们包括六位地方大员,另外,他们并不打算占有公粮,只是借公粮进行低买高卖,说得简单一点就是,在粮价高的时候,他们将公粮卖了,在粮价低的时候,他们再将粮食买回来还给公家,而且他们也不全卖,始终留有一地粮仓的储粮,一旦哪方兜不住了,他们就将储粮运去应急,因为济州处于水运交通的枢纽漕运畅通,所以,他们六个一商量,便将公共粮仓修在了济州,以便买卖转运。

    也是李衍和水泊梁山运气,今年秋收之后,他们六人用尽手段收上来了不少私粮,加上六处官仓的公粮,才凑出了这四百五十万石粮食,准备等过段时间辽国境内的粮价再涨一些,将这些粮食卖去辽国。

    结果便宜了李衍、便宜了水泊梁山。

    得知济州府尹还有一个通敌之罪,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李衍当即下令,将济州府尹连同他弟兄周生全都推上公审台斩了,并将他们的家人也推上公审台进行公审,另外李衍还派人去抄了他们的家。

    李衍连府尹都砍了,还有谁是不敢砍的?

    那些真有深仇大恨的人大受鼓舞,纷纷击鼓鸣冤!

    而李衍则是来者不拒,有仇的,为他们报仇,有怨的,则为他们报怨。

    当然,李衍也不会只听一面之词——不管谁告谁,李衍都会让裴宣等人进行核实。

    诬告之人,同样难逃砍头然后抄家的命运。

    而如果无法在短时间内核实的,就公审,人民说你有罪,那对不起,杀,然后抄家。

    这其中有没有杀错的、抄错的?

    也许有,但李衍就当没有。

    现在不是磨磨唧唧的时候,用不了多久,周边府县的援军可能就会来救援济州城,多耽误一天,李衍都得拿无数估计的梁山将士的命去换。

    哪近哪远,哪多哪少,李衍会算这个账。

    总而言之,府衙门前的公审台上人头滚滚,公审台下血流成河,与此同时,蒋敬等人在这些死者家里搜刮三尺将他们多年的积累全都变成水泊梁山的缴获。

    就像李衍在公审之初所说的那样,人恶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

    亲自主持了三天公审将基调定下了之后,李衍就让裴宣代替自己继续主持公审。

    而李衍则回到自己的临时住处——济州府尹家。

    虽然很累,但李衍并没有直接去休息,而是来到了后院的一口水井旁。

    刚到,李衍就看见井边整整齐齐的摆着两个大金球、六个大银球,李衍粗略的估算一下,仅这八个金银球恐怕就不下一百五十万贯。

    见李衍到来,蒋敬等人连忙上来见礼,齐声道:“哥哥!”

    李衍问道:“还没全都打捞上来?”

    原来,听闻济州城破,府尹夫人带着她的两个儿子以及几个亲近之人将十三个金银球扔进水井之中,以期保留住这笔财富。

    后来,府尹的一个儿子为了保命,将这件事说了出来。

    李衍当即就命令蒋敬等人打捞这十三个金银球。

    卞祥道:“真没想到,在咱们眼皮子底下竟然会有这么一个巨贪!”

    欧鹏啐道:“那府尹看着老实,万没想到敛财手段恁地高明,我们抄了十几个大户人家,加起来都没他一家多,就是他那弟兄周生家也只不过才抄出来不到四十万贯,不消说,他定是那幕后黑手!”

    蒋敬跟李衍汇报道:“我们在他家里里外外全都翻过了,共抄出三十六万贯金钱铜钱,加上这十三个金银球和一些金珠宝贝、古玩器物,仅他一家就抄出了两百八十多万贯钱银,再加上从其他大户家查抄的,不算后续收入,咱们已经获得了五百多万贯钱银。”

    山士奇忍不住道:“要不然咱们找个借口把其他大户的家也抄了?恁地没准能再抄出五百万贯钱银。”

    李衍瞪了山士奇一眼,道:“我梁山军不是贼寇,而是替天行道的义军,不能没有底线!”

    山士奇连忙把头往后一缩,小声道:“我就是随便说说,哥哥怎还当了真。”

    李衍不再看山士奇,而是问蒋敬:“粮食呢?有多少?”

    蒋敬道:“不到一百万石。”

    李衍皱眉道:“才这么点?”

    蒋敬道:“已经不少了,他们毕竟不是粮商,能有这么多存粮已属比较罕见。”

    听蒋敬提起粮商,李衍突然想起那个粮商会会首苏长官,随即问道:“那个苏长官现在在哪?”

    还没等蒋敬等人答话,王定六突然进来,道:“哥哥,不好了,东平府和东昌府合派五千大军来救援济州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