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无尖不商(求订阅!)

第一百四十四章 无尖不商(求订阅!)

    …

    济州府尹之所以能够扬名水浒,为李衍所知,并非是因为其能力出众,官德高尚,而是在于其在办案过程当中有过令人瞠目结舌的匪夷所思之举,也就是他往何涛脸上刺下“迭配……州”字样空着甚处州名一奇葩事。

    在李衍看来,斥责属下本无可厚非,但对部属行如此辱没人格的卑劣之举就只能凸显他的蛮横与粗暴了。

    何涛乃是三都缉捕使臣,负责一州之刑侦事宜,亦属当地实权人物,他对何涛尚且如此残暴,对于寻常百姓又岂会“柔情似水”“爱民如子”?

    如此残暴无礼、极具侮辱性的统治方式,焉能不激起百姓的群情激愤?

    李衍打得可是替天行道的大旗,怎会放过这样的人?怎么会不对他进行公审?

    其实以上全都是借口。

    李衍之所以要公审济州府尹,真正的原因是:

    打破了济州城,李衍等人做的第一件事自然就是清点库房,看看此役能有多少收获。

    结果,李衍大怒!

    堂堂一府之地,竟然只有二十二万五千五百四十二贯存银!

    不仅钱少,就连粮食都不到二十万石!

    就算不算其它地区,仅济州城内,就十几万人口!

    按照水泊梁山以往的惯例,所替天行道之地,每人都分两石粮食,这点粮食都不够给济州城内的人分的!

    由于济水与梁山泊相通,地处梁山泊的巨野就成了水运交通和战略地位至关重要的地区,进而漕运大兴,设在巨野的济州,也就成了京东西路最发达的城市之一。

    如此发达的城市,怎么可能只有这么一点点钱粮?

    李衍当即下令对济州府尹进行公审!

    梁山军进城了之后,对百姓可以说是秋毫无犯,而且公买公卖,与盛传的一模一样,让济州城里的百姓全都放下心来。

    而水泊梁山的公审可是有口皆碑的,济州谁不知道在水泊梁山的公审上能报大仇,而且还不用担心被报复?

    最重要的是,积极跟水泊梁山互动,每人都有两石粮食拿,两石粮食可是一个人半年的口粮,如何能不积极争取?

    因此,一听说,水泊梁山要搞公审大会,而且第一个公审的还是济州府最大的府尹相公,顿时就涌来了几万来看热闹的人。

    基于观看公审的人数众多,李衍公审弄到了府衙门口。

    坐在府尹椅子上的李衍,一拍惊堂木,朗声道:“人恶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现在我梁山泊公审济州府尹,谁有冤情,速速说来,迟则大仇难报!”

    李衍以为此次公审也会跟以前的公审一样,开头难,然后慢慢引导,民众才会积极踊跃!

    哪成想,李衍的话音一落,就有一个四旬左右的不凡男子分开众人上得前来,然后行礼道:“禀报大王,小人有冤情!”

    李衍问:“你有何冤情?”

    那人道:“小人姓苏,名长官,乃是本地米商会会首……”

    一听这个苏长官的身份,李衍不禁一皱眉!

    在李衍的印象当中,米商好像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不过这次李衍错了。

    这个苏长官还真就是一个例外。

    此时买米以升斗作量器,故有“升斗小民”之说。

    苏长官最早是在一个小村中卖米,从那时开始,他在量米时就会以一把红木戒尺削平升斗内隆起的米,以保证分量准足,银货两讫成交了之后,他又会另外在米筐里氽点米加在米斗上,如是已抹平的米表面便会鼓成一撮“尖头”,尽量让利,这也就是后世所说的“无尖不商”。

    当然,到了后世,“无尖不商”这个词变坏,成了“无奸不商”。

    除了卖米时多给一些,苏长官还对销售过程进行记录,记录下客户的饮食习惯、订货周期和供货的最好时机,并且在他们那个村子里面进行了包含如下问题的市场调查:家庭中的人口数量;每天大米的消费量是多少碗;家中存量的粮岗容量大小。

    针对市场调查,苏长官采取了两个措施:免费送货上门;定期将客户家中的米缸添满。

    例如:一个五口之家,三个大人,两个小孩,每个大人要吃两碗大米,小孩一碗,这样,这个家庭一天大米消耗量为八碗,该家庭米缸容量是一百二十碗,这样接近一袋大米,一缸米可以消费十五天,于是他决定每十五天为这个家庭送一袋大米。

    让利于民,再通过建立这样极有价值的记录和推出的新服务(送货上门,定期补货),苏长官的米店和客户建立起了广泛且深入的关系,先是与他的老客户,然后逐步扩展到其它的村民,他的米店不断的扩大,米店的生意蒸蒸日上,在他三十几岁的时候,他就成为济州有名的米商,后来更是成为济州米商会的会首。

    不过这一切全都被济州府尹断送了。

    苏长官一脸恨意的看着府尹继续道:“自打他上任了之后,他和他弟兄用尽手段打压我们米商,霸占我们的米铺,现在济州城中九成以上的米铺都是他家的,济州府其它地方的米铺也有七成是他家的,让我们米商全都没有了活路,而且,他们弟兄不仅欺行,还霸市,他家米铺卖的米,向来缺斤短两,且以次充好,济州百姓敢怒不敢言,求大王为我们主持公道!”

    没等李衍说话,府尹就跳脚道:“苏长官,你别含血喷人,不能因为本府与那周生同姓认识,就栽赃本府和周生是弟兄!”

    李衍看了看虚张声势的府尹,然后冲苏长官道:“我梁山泊从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同样的,也从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你告府尹,可有证据?”

    苏长官道:“满城百姓皆是证据,大王只要派人查一查,必能查出小人所言是实是虚,另外三里渡那里有一片可装五百万石粮食的粮仓,大王派人过去一查便知官仓中为何没有多少粮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