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投名状(求订阅!)

第一百四十三章 投名状(求订阅!)

    …

    虽然这一路之上李衍和一众马军将士已经全力奔袭了,可等李衍等人来到济州城北门时,北门上的吊桥还是早已竖起。

    李衍下令:“休整,准备冲入济州城内。”

    言毕,李衍给丘岳、周昂、胡春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三个去骗门。

    李衍之所以来攻打济州城,除了这济州城必打,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他想让丘岳等降将,包括那些降兵,纳个投名状!

    “投名状”这个词可能不是那么好听。

    但是,它好用。

    自古以来,“但凡好汉入伙,须要纳投名状”,这是一个人在进入绿林时必须签署的一份生死契约,有了“投名状”便落草为寇。

    其手段可能有些下作,为很多自诩正义的人士所不齿,但你不得不承认它非常有效,一旦一个人纳了投名状,那么他也就没有了退路,必须得死心塌地的当匪寇。

    从这方面来看,王伦让林冲纳投名状,其实并没有难为林冲,毕竟,再怎么说,林冲此前的身份都是官军,王伦不信任他也是情有可原。

    就如吴用给宋江献策让呼延灼赚开青州城门绝了呼延灼的念头一样,倘若丘岳、周昂、胡春骗开济州城门,那么丘岳、周昂、胡春也会像呼延灼一样死心塌地的跟着水泊梁山一条道走到黑。

    从李衍说骗城门的那一刻起,丘岳、周昂、胡春其实就已经有心里准备了。

    因此,见李衍递来的神色,三人也不看彼此,不约而同的打马上前,然后由原来官职最高的胡春道:“城上何人?”

    城上有一人答话:“洒家是济州团练使黄安,你等是何人?”

    胡春道:“京畿都监胡春。”

    丘岳道:“东京八十万禁军都教头丘岳。”

    周昂道:“东京八十万禁军副都教头周昂。”

    黄安仔细辨认了一番,确定是三人无误,道:“你等一万多精兵强将,如何会败?”

    胡春道:“水步军、民夫在后面不到三里,梁山贼寇就在他们之后,你等若是不急,慢慢盘问好了!”

    周昂用他手上的金蘸斧一指城上,大呵道:“还不快快开了城门,放下吊桥,想害死我等不成!”

    丘岳也道:“贼寇已近,快快放我等进去,共同商量退贼之策!”

    黄安低声骂道:“败了气焰还恁地嚣张,若是被他们胜了,还不得登天!”

    不过骂归骂,黄安可惹不起有高俅高太尉当后台的丘岳等人。

    黄安冲把守城门的人喊道:“开了城门,放下吊桥,接应他们进来。”

    就在这时,府尹带着三都缉捕和三班衙役来到城墙上。

    见黄安命人开城门放吊桥,府尹问道:“确认他们的身份了?”

    黄安道:“他们的跋扈,旁人也学不来,相公放心,是胡春、丘岳、周昂那三个败将。”

    黄安和府尹说话这个当口,城门已经被人打开了,并且已经有人去放绞盘了。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变故,丘岳、周昂、胡春就算是骗门成功了。

    可偏偏在这时,有人大喊:“快快将吊桥竖起,那是梁山贼寇,不是溃军,我在他们中看到蔡相公要咱们抓的在逃军官杨志了!”

    原来,刚刚一阵大风刮起了无数沙尘,杨志,其实不只杨志,很多人都扭头躲避沙尘,杨志因为相貌太有特色而被一个眼尖之人给认出来了。

    听说下面的梁山贼寇,不是溃军,城上顿时就炸开了锅!

    “快快竖起吊桥!”

    “快关城门!”

    “快射箭!射死丘岳、周昂、胡春,他们定是降了!”

    “……”

    那些正扭动绞盘放吊桥的人,听见城上大喊,连忙手忙脚乱的又将已经放下了一半的吊桥往起竖!

    “咻咻咻咻咻!”

    就在这时,五个炸药包被没良心炮射了出来!

    其中一个直接打了鸟,另一个则还没到地方就落地了,只有三个被成功抛射到了城门处。

    “轰!”

    “轰!”

    “轰!”

    呼延灼等人带来的精锐官军将士都被没良心炮炸蒙了,更何况这些三线军士?

    尤其见到身边的很多人身上连个伤口都没有就直挺挺的倒下了然后七窍流血之后,这些守城的军士更是吓得抱头乱窜!

    “阿也!”

    “雷公发怒了!”

    “吾命休矣!”

    “……”

    这还不算完,炮响的同时,突然从街边的一栋小楼中冲出来了三十几个穿着好皮甲手拿好刀的汉子!

    为首之人正是梁山大将韩伯龙,在他侧后方的则是时迁。

    此时,韩伯龙等人的脸上也不知是抹了什么鬼东西,竟然漆黑似鬼,完全看不清面貌,别说是陌生人,就是熟人怕也认不出他们来。

    韩伯龙右手提着一把扑刀,左手拿着一个轰天雷,边往前冲、边喊:“梁山好汉在此,要命的都给爷爷滚开!”

    在韩伯龙的带领下,三十人快速往城门处冲去!

    见此,府尹等人立即催促三都缉捕和三班衙役下城墙,准备保卫吊桥、保卫城门!

    那些缉捕和衙役在黄安、何涛等人的带领下乱糟糟的下了城墙严阵以待!

    没良心炮的威力虽大,但凌振他们只有五门没良心炮,太少了。

    而且,没良心炮的准头也不行,放了五炮,竟然有两炮没打到地方。

    要不然,这三都缉捕和三班衙役估计也不敢下城墙阻挡韩伯龙等人了。

    三都缉捕和三班衙役共一两百人,加上城门处没被炸死的军士,城门处堆满了不下四五百人,若是被他们组织起来,就凭韩伯龙这群乌合之众,断不可能夺下城门,放下吊桥。

    在这生死关生,始终拿千里镜观查的凌振,也顾不得会不会误伤韩伯龙、时迁等人了,他当即下令,再放五炮!

    “咻咻咻咻咻!”

    “轰!”

    “轰!”

    “轰!”

    “轰!”

    “轰!”

    终于轮到了水泊梁山的运气——五个炸药包竟然全都射到了城门处,黄安、何涛等人还没组织好人马,就又被炸死了几十人,剩下的人则全都被吓破了胆抱头鼠窜!

    借着这个机会,韩伯龙等人终于靠近了城门!

    韩伯龙一声命下,他们三十几人同时点燃各自手上的轰天雷,然后扔了出去!

    “轰轰轰轰轰……”

    一连串爆炸过去,还活着的官军将士全都没命的逃离这要命的大凶之地,全都恨父母少给他们生了两条腿,韩伯龙等人穿过黑烟径直杀向城门,路上但凡遇到挡在他们身前的人,韩伯龙等人都会毫不犹豫的将其乱刀砍死!

    又一阵风砍过,炸药包和轰天雷爆炸所产生的黑烟被这阵风慢慢吹散。

    再一看韩伯龙等人,竟已冲到了城门处!

    最后时刻,何涛也不知是哪来的勇气,竟从地上爬起,然后拈着长枪径直向韩伯龙杀来!

    狭路相逢勇者胜!

    韩伯龙举起扑刀迎向何涛!

    很快两人便枪来刀往斗到了一起!

    与此同时,一直藏身在韩伯龙他们之中的时迁,提着长刀飞也似的冲到了绞盘旁,然后手起刀落斩断了绞盘上的绳索!

    “轰隆!”

    吊桥砸落!

    丘岳、周昂、胡春看准时机一拍他们胯下的战马提着他们寒光凛凛的兵器成品字型顺着吊桥冲了起来,李衍等人紧随其后也杀入城来!

    济州城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