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城中无大将伯龙当先锋

第一百四十二章 城中无大将伯龙当先锋

    这章是为“苏大长官”哥哥加更的,苏大长官哥哥一共有四章加更,今天先加一章,剩下的三章加更我以后会慢慢还上的。

    大鸟祝哥哥身体永远健康、每天都开开心心快快乐乐,逍遥在这天地间!!!

    …

    见到时迁和凌振,韩伯龙开门见山道:“二位哥哥,小弟已经探清楚,城中并未增加新兵,仍是以黄安那一千一百多马步军为主,咱们梁山泊攻打这济州城最大的困难还是夺城门放下吊桥,只要咱们能夺下城门放下吊桥,凭哥哥他们的武勇,定轻而易举就能拿下这济州城。”

    凌振道:“以咱们梁山泊的飞雷炮之威,攻下城门定然是没有问题的,问题是咱们没有冲锋陷阵之人,怎么夺门,怎么放下那吊桥?”

    时迁也皱眉道:“我营中倒也能凑出三二十个好手,但他们多以灵巧为主,冲杀,怕是全都加在一起,也抵不过一员大将。”

    韩伯龙跃跃欲试道:“不若让小弟带头冲锋吧。”

    ……

    水军刚将马步军送到李家道口,正在恢复山下四家酒店的朱贵,就带着一封由信鸽传回来的信来见李衍。

    在李衍从济州岛回来之前,朱富和韩伯龙就去镇戎将帮曲家驯养鸽子的几个仆人连同种鸽赚了回来。

    不过由于得到曲家奴仆和种鸽的时间太短,目前信鸽只能在梁山泊的几家酒店和宛子城大寨之间相互传递。

    而且,李衍还没来得及将飞奴系统单独分离出来,暂时仍交给已经非常忙的朱贵代为管理。

    朱贵一来到李衍身前,就道:“哥哥,时迁兄弟他们传回来了消息。”

    说话间,朱贵就将信递给李衍。

    李衍接过信一看,就是一怔!

    一旁的林冲问道:“可是发生了什么突发事情?”

    李衍道:“时迁他们想为咱们夺城门放吊桥。”

    一众头领听了李衍此言之后,全都是一怔!

    山士奇忍不住道:“他们夺城门放吊桥?谁夺?谁放?”

    李衍一边将信撕毁、一边道:“时迁的走报机密特种营中出了二十几个好手,逍遥楼出了几个有武艺的伙计,凑出了三十人,韩伯龙当先锋,时迁当副先锋。”

    一听这个华丽丽的阵容,阮小七忍不住笑道:“就他们这些人也能夺城门?”

    李衍道:“他们有飞雷炮,有轰天雷,也并不是一点夺城门的机会都没有。”

    说这话的同时,李衍后悔不已,“失算了,当初派几个大将跟他们一块混进济州城好了,那样的话,也不至于出现城中无大将伯龙当先锋的尴尬局面。”

    其实这也不怪李衍。

    首先,那时李衍手上真没什么人好派,所有人都忙的不可开交,能冲锋陷阵的将领几乎都在忙着稳定当时的水泊梁山和扩军。

    但话又说回来,早知道是这个局面,李衍就是再难,也一定会派出三四员大将和时迁他们一块潜入济州城的。

    让李衍没派人的真正原因是,李衍没想到,韩伯龙这么能干,竟然能在北城门边上买到一栋二层小楼,凌振去看了之后,发现,将没良心炮架在那栋二层小楼上,正好可以轰炸北城门,而且,他们拒小楼而守,再辅以轰天雷,应该能守一阵,也就是说,他们创造出了夺门的条件。

    李衍原来的想法是,让他们在关键时刻配合一下,也就是让他们在梁山大军夺门时放几炮制造点混乱,降低夺门放下吊桥的难度,换而言之,就是让他们打打辅助,当当配角。

    哪成想,这几个配角竟然想当主角!

    李衍仔细考虎了一下这几个配角当主角的可能性,随即当机立断道:“步军和民夫暂时由邓飞统带,胡春兄弟和周昂兄弟暂随马军行动,马军一营、二营、三营随我去骗城门!”

    ……

    “什么?呼延灼败了?”

    济州府尹大惊,随即“腾”的站了起来,然后确认道:“此话当真?”

    一旁的济州通判劝府尹道:“相公莫急,让他先把话说完。”

    经通判这么一提醒,府尹也意识到,他自己失了分寸,随即强自镇定,道:“你速说,这是怎么回事?”

    何涛禀报道:“属下刚到北边的讯地,就听到前面的讯地传回来消息说,高太尉的心腹大将京畿都监胡春、八十万禁军都教头丘岳、八十万禁军副都教头周昂带着一千多马军逃了回来,他们跟前面讯地的人说,呼延灼被梁山贼寇的炮炸死了,他们群龙无首,进而大败,死伤了近半,他们费了很大的劲才逃出梁山泊,然后几个将领商量一番,让他们三个先带着马军回来报讯,通知咱们做好收容溃军的准备,另外防备梁山贼寇来攻打济州城!”

    府尹急道:“怎么会这样?一万大军怎么说败就败了……等等,梁山贼寇会来攻打咱们济州城?”

    府尹急得团团转,道:“那梁山泊距咱们济州城只有二十几里,他们若是来攻打咱们济州城,不需几个时辰就能到!这该如何是好!这该如何是好!这该……”

    通判道:“相公莫要慌张,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命人将四座吊桥竖起,咱们济州城有护城河庇护,只要将四座吊桥竖起,短时间内,定然安全无事!”

    府尹听言,连忙道:“对对对,速去四门传我的命令,竖起吊桥,要快!”

    传令的人走后,府尹连忙向通判问计:“接下来,咱们该当如何?”

    通判道:“让黄安带领他手下的兵将去分守四门,做好接应溃兵入城的准备……咱们济州城有护城河,若是再能收服那些溃兵,加以整编,那梁山贼寇必不足惧!”

    府尹听言,忙向下吩咐道:“告诉黄安,不必来见我,直接去守东南西北四个城门,还有,你等快快去做接应那些溃兵入城的准备!”

    找黄安传令的人离去之后,府尹又问道:“那接下来咱们又该当如何?”

    通判心道:“到底你是府尹还是我是府尹,怎么事事都来问我?”

    想虽然是这么想,但通判很清楚,他与府尹是一根绳上的两只蚂蚱,如果城破,他这个通判也绝不会有好下场。

    因此,通判道:“相公可先将三都缉捕和三班衙役聚起充当应急队。另外,相公应尽快上表申奏朝廷,并行文周边府县,叫他们速派援军来驰援。再有,还须相公宽慰百姓,安抚民心,只要城中上下同心协力共同抗敌,凭咱们济州城的十几万军民,那区区梁山草寇,焉能威胁咱们的坚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