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兵发济州府(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九章 兵发济州府(求订阅!)

    …

    “吐苦水忆起旧仇,表决心莫忘新恨!”

    “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

    “有苦诉苦,有冤申冤,血债要用血来还!”

    “……”

    大战刚一结束,李衍就搞起来了轰轰烈烈的诉苦运动!

    起初,水泊梁山的一众头领,包括闻焕章和刘慧娘这样的多智之人,全都不明白,李衍为什么要搞这个,还这么急切?

    可很快让他们目瞪口呆的一幕幕就出现,一众官军士卒、民夫在参加完诉苦大会之后竟然哭着喊着要加入梁山军!

    观他们激动的情绪,丝毫不像是在作伪!

    短短不到五天时间,就有四营两千人受诉苦大会感召而加入了梁山军!

    而这还是李衍等人小心筛选的结果,要不然,李衍至少能再拉起四营人马!

    这四营人与水泊梁山原来的一营马军、两营步军、两营预备役混在一起,李衍以原梁山马军、原梁山步军一营、原梁山步军二营为骨架组建了三营马军、五营步军。

    三营马军,李衍分别以林冲、卞祥、山士奇为指挥,徐宁、丘岳、杨志为副指挥——林冲和徐宁统带马军一营,卞祥和丘岳统带马军二营,山士奇和杨志统带马军三营。

    五营步军,李衍分别以广慧、邓飞、竺敬、欧鹏、杨林为指挥,程子明、胡春、彭玘、周昂、曹正、縻貹为副指挥——广慧和程子明统带步军一营,邓飞和胡春统带步军二营,竺敬和彭玘统带步军三营,欧鹏、周昂、曹正统带步军四营,杨林和縻貹统带步军五营。

    老实说,李衍这么安排其实是有些不合理的。

    如马军方面,山士奇的的身手和统兵能力跟马军的一众头领相比,指定是垫底的,因此,只看才能的话,山士奇并不适合担任马军二营的指挥。

    步军就更不用说了,欧鹏和杨林都远不如他们的副将。

    而且,现在就让彭玘、丘岳、周昂、程子明、胡春这五员降将下部队,也有些冒险。

    不过李衍最后还是这么安排了。

    为何?

    首先,谁为主谁为辅,可不单单是能力的问题,还有一个忠诚的问题,另外还有一个资历的问题,山士奇、欧鹏、杨林的能力虽然差了点,但他们的忠诚度高,而且资历也老,就冲这两点,李衍就必须得给他们足够多的机会,这才不至于伤了老兄弟们的心,当然,未来他们如果因为能力不够,竞争不过其他人,那李衍也没办法。

    其次,这些降将必须妥善安排好,因为如果将他们安排好了,后面招降一定会相对容易一些。

    说实话,李衍也想全都用自己培养起来的将领,因为那样忠诚度一定更高。

    可这并不现实,全都自己培养,实在是太慢了,多说也就一两年,赵佶一定会再次派人来围剿水泊梁山。

    因此,李衍必须得快速发展。

    而要想快速发展,招降纳叛就是必然的。

    再者说,这些人全都是中国人,跟自己是一个种,李衍总不能将他们全都屠杀了吧?

    ……

    前脚刚扩完军,后脚李衍就下令:后日,除水军、步军一营、步军三营和步军五营外,全军下山,攻打济州府,另外组织两千民夫一同下山。

    也就是说,除了广慧、程子明、竺敬、彭玘、杨林、縻貹这些留守头领以外,马步军的一众头领只有一天时间熟悉他们的部队。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如果不是担心这上万俘虏反扑,以及李衍手上没有充足的兵马,李衍早就带人下山去攻打济州府了。

    如今,随着诉苦运动的顺利进行,以及将一批顽固份子被送往济州岛,俘虏反扑的可能性几乎已经是零了,而且李衍也有了充足的人马,完全具备攻打济州府的条件。

    另一方面,若是再不攻打济州府,已经跟呼延灼失联了六七天的济州府怕是就会有所察觉,进而就会让李衍多费不少手脚。

    事实上,现在济州府没准已经有所察觉了。

    ……

    临出发前一天的晚上,李衍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将朱富叫来,道:“跟我说说,你准备怎么弄诉苦大会?”

    朱富心道:“来了,能不能得到这个有前途的差事,全看我接下来的回答了!”

    深吸了一口气,朱富道:“首先,小弟一定萧规曹随,接照哥哥之前的方法……”

    李衍打断朱富道:“直接说你想到的那部分。”

    朱富也知道,明早就要出征的李衍,没有多少时间,因此,听李衍这么说,朱富立即将他这几天想好的想法合盘说出:“如果由我负责,我就宣扬,有苦就是理,是穷人都有苦,谁苦最多谁光荣,苦多就是功劳大,穷人都有苦,有苦人人诉,父苦不诉不算孝子,谁不诉苦谁不和哥哥一条心……”

    李衍暗自点了点头,“朱富已经完全清楚怎么搞诉苦运动了。”

    李衍道:“诉苦大会能否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发现典型人物,最好能找到各种成分的,比如佃户、自耕农、士卒等等,要找擅长讲话的人;不要动不动就召开诉苦大会,要准备充足,一诉就要成功,会场要书写标语,造成严肃悲痛的空气,会场须严禁说笑、随便出入,时间则要短促,诉苦人不要过多,当诉苦已到一定火候、全体人员已受感动时,就在沉痛的空气中散会,这样作用最大,诉苦大会并不是哭过就完了,更重要的是趁热打铁展开热烈的讨论,启发他们思考他们受苦的原因,产生反抗剥削压迫的意志,诉苦不是目的,流泪不能解决问题,只有搞清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才能挖出造成穷苦的根子,你和你的人一定要下到基层,同所有人打成一片,深入了解他们的疾苦和心理变化规律,精心掌握诉苦进程,启发他们剖析他们受苦事例,可以将咱们这里与外面区域进行对比,让他们看到咱们这里与外面的不同,也可以给他们被害的亲人祭灵、宣誓、订立苦情簿、报仇登记簿,带领他们认识自己,跟着咱们梁山泊走自己解放自己的道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