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八章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求订阅!)

    …

    诉苦大会有一种魔力。

    很多道理翻来覆去讲多少遍,听进去的人也不会太多,听进去的话同样不会太多。

    但诉苦了之后就不一样了,李衍的话句句都说在了他们的心坎里,他们越听越愿意听。

    有些人甚至诉苦的泪水还没擦干,就死心塌地地成了李衍最忠诚的拥护者!

    不过!

    这场胜利还不算什么。

    这场全都是农民,我党在这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在部队时经常参加忆苦思甜大会的李衍组织起来自然不费劲。

    真正困难的是下一场,也就是对象是官军士卒的那一场。

    虽说这些官军士卒大多也都是农户出身,不过宋朝主要实行募兵制。

    一经应募,终身为伍。

    换而言之,这时当了兵,就得当一辈子。

    因此,官军士卒与普通农民不同,尤其是积年老卒,他们已经彻底脱离了农民的行列,用对付农民的那一套,来对付他们,效果一定会大大折扣。

    所以,必须得在原来的经验上加以变通。

    怎么变?

    当然得从他们所受的不公平上变。

    第一场诉苦大会一结束,李衍就召开了第二场。

    这场,李衍让陶宗旺先说,然后让上场那个把所有民夫都说哭了的赵三蛋说。

    果然!

    事情的发展跟李衍事先料想的差不多。

    这一千士卒虽然也被戳着心了,但他们的反应却远没有那些民夫大。

    见此,李衍给林冲使了个眼神,示意林冲上。

    林冲其实不想上去,他不想说起那段伤心的往事!

    可李衍发话了,林冲不得不上来!

    林冲上台后,四下看了看,道:“小可从你们中看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你们中应该有人也认识小可,小可便是林冲,从前在禁军中担任枪棒教头,至于为什么会跑来这里落……加入梁山军,那得从那日小可陪娘子去大相国寺上香开始说起,那日……”

    林冲身上发生的不幸的确能引起人同情,尤其林冲还是他们周围的人,不过林冲的不幸只是偶然,它不能引起这些官军士卒的广泛共鸣。

    因此,李衍失算了。

    就在李衍皱眉思索该怎么搞官军士卒的诉苦大会时,丘岳突然道:“哥哥,要不然让我去试试吧。”

    见丘岳主动请缨,没什么好办法的李衍,道:“去吧。”

    丘岳换下林冲后,环视了一圈,然后道:“你们皆知道我是八十万禁军都教头,却没人知道,我在来禁军之前,曾在西军待了五年,大小战斗经历了几十场。”

    说到这,丘岳突然扯开他自己的衣襟!

    众人看去,无不大吃一惊!

    丘岳身上竟然有几十处伤疤!

    丘岳故作平静道:“我在西军的那五年里,每战都冲在最前面,我想凭自己的武勇搏个光耀门楣封妻荫子,好几次都是死里逃生,可我大小功劳立了十几个,却只当到了副队将,连正队将都没能当上,我上面的头头都升官了,我那营的指挥,在我离开西军时已经升到了都统制,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后来得人点醒,我才知道,我究竟差在哪里,我没有背景,没有靠山,不懂得上下打点,升官发财哪有我的份?我立的那些功劳全都被我上面的头头分了,他们用我用命换回来的功劳升官发财,却连个队将都舍不得分给我,这公平吗?我说的那个指挥,是折家人,一个毛头小子,十六岁就当指挥,几年时间就升到了都统制,那时他才二十一岁!”,丘岳突然猛得一拍他那满是伤疤的胸膛,极不甘的吼道:“就因为我没生在将门,就因为我没有靠山,我就得当一辈子大头兵?一辈子冲锋陷阵?一辈子听人命令?一辈子不能光耀门楣封妻荫子?”

    丘岳的呐喊让一众降卒无不义愤填膺:

    “就是,凭啥咱们拼死拼活的,没有升官的机会,那些有背景、有靠山的怂包却能不断升迁!”

    “俺不求其它的,俺就求一个公平,将属于俺的功劳给俺,那是俺拿命换来的!”

    “王侯将相那个……有种乎!”

    “……”

    见降卒的情绪全都被丘岳调动起来,李衍一喜,突破口找到了!

    不过,李衍也深知,不能让他们这么肆意的诉苦,必须加以引导,达到“压迫→反抗→解放→感恩”,这才能把这些降卒变成忠于自己的战士。

    三年解放战争,我军一共消灭国军五百六十九万人,其中俘获四百一十五万,俘虏中二百八十万人成为我军,占到当时我军总人数的百分之六十五到百分之七十,这是世界战史上不可思议的奇迹,而产生这一伟大奇迹的最重要的一个法宝就是诉苦大会。

    到了解放战争后期,诉苦运动的巨大威力甚至发展到“即俘即补”的程度。

    在淮海战役中,我军伤亡很大,很多俘虏兵经过短暂但触及灵魂的“战壕诉苦”,立刻被编入解放军部队参加战斗,甚至姓名都还没被本连战友记牢,就在战斗中牺牲了。

    一个被俘的国军师长看到许多还没来得及换下国军衣服的战士已经站在解放军队伍中参战,无可奈何地说:“这不是自己人打自己人么!”

    有人回忆,“我军转入大反攻以后,部队中俘虏兵的数量越来越大,在连队战士中约占百分之八十以上。当时真是前两个小时还是国军士兵,过两个小时就成了我军战士。有的甚至还未来得及上连队的花名册,就在战斗中牺牲了,成了无名烈士,这是常有的事。”

    这就是李衍为什么其它重要的事都不做先搞诉苦大会的最主要原因。

    李衍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来到台上换下了丘岳。

    丘岳则非常自觉的站到一旁给李衍当护卫,防备那些激动的降卒哗变。

    眼角的余光见此,李衍感慨万千!

    不看其它的,单就这份细心,丘岳就不是阮小七他们几个可以比的。

    如果不是担心丘岳在关键时刻靠不住,李衍都有心让丘岳给自己当贴身护卫。

    将杂念压下,李衍道:“刚才一个兄弟说得好,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们不求别的,只求一个公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