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三十五章 长子(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五章 长子(求订阅!)

    …

    正在奶李衍长子李存的刘慧娘和一旁一脸羡慕的看着刘慧娘奶李存的李师师,很诧异李衍这么早就回来了!

    刘慧娘想将李存交给使女!

    不过却被李衍阻止了。

    李衍拉过一条凳子在刘慧娘身前坐下,然后一脸慈爱的看着自己两辈子以来的第一个儿子。

    李存出生的很不是时候,那时正是备战的最关键时刻,也是水泊梁山生死存亡之际。

    为图吉利,李衍给李存起了“存”这个名字,希望水泊梁山能从这至关重要的一战中存活下来。

    那段时间太忙,李衍没能顾得上刘慧娘母子,甚至都没好好抱抱李存。

    那时李衍不是不想好好陪陪刘慧娘母子,恰恰相反,看到李存用黑豆般的眼睛打量着自己、打量着这个陌生的世界的那一刻,李衍才感觉自己和这个世界都是真实存在的,那一刻李衍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喜悦和初为人父的光荣,那一刻李衍甚至感觉到自己的生命都升华了!

    可也正是因为如此,李衍才毅然决然的抛下刘慧娘母子,将全部身心放入备战中,因为李衍不能败!

    田虎败了,被千刀万剐于东京开封府。

    王庆败了,被千刀万剐于东京开封府。

    方腊败了,被千刀万剐于东京开封府。

    你以为他们自己被千刀万剐就完了吗?

    他们本人固然是被千刀万剐,他们的家人也全都没有好下场——男丁几乎全都被诛灭,女人则全都充当营妓,甚至就连王庆的前妻一家都没能幸免,而跟随方腊起义的几十万人全都遭到了无情的诛杀!

    所以说,李衍如果真爱刘慧娘母子,最应该做的不是在那时陪他们,而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败!

    如今胜负已分,李衍终于能好好看看自己儿子了。

    见李衍如此,本就没怨过李衍的刘慧娘,更加释怀了,道:“全结束了?”

    李衍头也没抬,道:“没有,蒋敬正带人统计战利品,闻焕章正带人安排俘虏,还有不少官军将士跑进山里躲了起来,广慧、邓飞他们还在搜找,对了,这段时间,你们外出的时候,多带点人,保不齐有漏网之鱼。”

    刘慧娘应道:“好,我会让她们注意的……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李衍捏了捏李存的小脸蛋,道:“整军,然后攻打济州府,如果顺利的话,就再攻打登州府。”

    刘慧娘眼中全是欣赏之色!

    大战刚结束,李衍就想到攻打济州府和登州府,说明,李衍没有得意忘形,也没有小富即安,更没有懈怠放马南山,而是极为明智的做出了此刻最该做的决定!

    一旁的陈丽卿听说还有仗打,立即凑上来问道:“真要打济州府?”

    李衍头也没回,道:“不生我气了?”

    陈丽卿从后面搂住李衍的脖子,道:“奴家哪敢生官人的气,官人可是奴家的天!”

    陈丽卿哪是会说谎的人?极为了解陈丽卿的李衍自然能听出陈丽卿的言不由衷。

    不过李衍并不在意,李衍清楚,陈丽卿想参战,并不全都是因为她喜欢厮杀,还因为她想帮自己,这是一个不善言语的傻女人。

    陈丽卿又追问了一句:“官人,你真要打济州府?”

    李衍背过手搂住陈丽卿,道:“不错。”

    好不容易才松了一口气的李师师,道:“真要打济州府?”

    李衍悠悠地说道:“必须打!”

    李师师不解道:“为什么非打不可?”

    李衍道:“原因太多了……咱们这次虽然胜了,但损失也不少,单是抚恤金就得近十万贯,各种消耗更是不计其数,总得找个地方补充一下,只出不进,咱们梁山泊早晚得坐吃山空……这次咱们俘虏了一万多人马,壮大了一倍有余,不过与此同时消耗也是倍增,因此咱们得多储备一些钱粮,那样才不会因为没钱没粮而出乱子……以前我不动近在咫尺的济州府,是因为我不想引起朝廷的注意,进而派军来围剿咱们梁山泊,如今咱们都已经跟官军开战了,自然也就没有这个顾虑了……还是因为咱们已经跟朝廷撕破脸了,咱们早晚还得面对朝廷的围剿,下次朝廷派来围剿咱们的阵容一定要比这次大许多,因此咱们必须尽快发展,而攻打州府是快速发展的一条捷径,州府里有充足的人口和各种资源,这些全都是咱们所急缺的……另外,咱们这次还有一个很好的出兵借口,朝廷围剿咱们,济州府为朝廷建造了一百艘大船、招募了几千民夫、还提供粮草无数,这算是公开与咱们为敌了,这种情况下,我打济州府是天经地义,我不打济州府则会被绿林朋友瞧不起……再从打下来的可能性上说,我料那丢了上万人马独自一人逃走的呼延灼不敢回济州府,因此,只要咱们的速度够快,还在傻傻等待呼延灼捷报的济州府十有八九反应不过来咱们会攻打它,退一步说,就算那兵少将寡的济州府有所准备,也不可能防住我携大胜之威的梁山军的攻打,所以,攻打济州府,咱们至少有九成胜算!”

    顿了顿,李衍跟自己的三个女人推心置腹道:“我现在就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而我身后就是万丈悬崖,退后只有一个下场——粉身碎骨!”

    熟读史书的李师师,终于知道,他男人给自己的定位了——造反之人!

    话实说,这一刻李师师有些茫然——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件事!

    过了好一会,李师师暗自苦笑:“我只是一个小妾,这种事哪能因我的意志而发生改变……乞求上天保佑官人事事如意……”

    陈丽卿才不管李衍想做什么,她一边摇晃李衍、一边软语相求:“官人,这次攻打济州府,让我打一阵吧!”

    李衍连考虑都没考虑,就道:“生完这个孩子前,不许你碰兵器!”

    此时可不比后世,生孩子是每个女人都要闯的鬼门关,万一陈丽卿在厮杀时动产,那么陈丽卿必将十死无生,试问,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李衍怎么可能让陈丽卿动武?

    一听不仅不让她上阵,就连兵器都不让她碰了,陈丽卿直接松开李衍,道:“还有七八个月才能生,这么长时间不碰兵器,我手非痒死不可!”

    李衍也知道陈丽卿是个闲不住的性格,想了想,道:“这样吧,你好好养胎,趁这段时间再读读兵书,等你生完这个孩子,我组建亲卫营,到时候让你当指挥,如何?”

    听李衍说让她带兵,陈丽卿立即道:“官人不许骗我!”,害怕李衍反悔,陈丽卿随即又道:“你我击掌为誓!”

    以前是各方面的条件都不具备,李衍才没组建亲卫营,如今条件差不多了,也是时候组建亲卫营了,毕竟自己的安全才是第一位。

    而目前看来,李衍的几个亲卫之中,也就陈丽卿最适合担任这一职务。

    再一个,亲卫营始终在李衍身边,所以李衍才是亲卫营真正的指挥,而陈丽卿最多也就是一个傀儡副指挥。

    所以,李衍没必要哄骗陈丽卿。

    李衍道:“好,击掌为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