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求高衙内的心理阴影面积

第一百三十二章 求高衙内的心理阴影面积

    感谢“苏大长官”的百元打赏,上架后,我会为道友加更一章的!另外,感谢“书友160604160619872”等道友的打赏!

    …

    “三位,好久不见。”

    丘岳、周昂、胡春听了李衍此言全都无比复杂!

    他们三个此来,就是擒拿李衍的,顺便报上次之仇!

    哪成想,现在的情况却是,他们三个全都被李衍擒获,成为砧板上的鱼肉,任李衍宰割!

    丘岳、周昂、胡春用眼角的余光看看彼此,全都没有说话。

    李衍不以为意,冲陈丽卿和竺敬招招手,道:“过来见见老朋友。”

    胳膊上缠着绷带的竺敬,上前道:“昨夜小弟已与丘岳、周昂、胡春打过两次照面,胡大人还送了小弟一刀。”

    说“胡大人还送了小弟一刀”时,竺敬看了看自己受伤的胳膊。

    丘岳、周昂、胡春听了竺敬之言,更尴尬,尤其是昨夜砍了竺敬一刀的胡春。

    李衍瞪了竺敬一眼,道:“我让你来叙旧的,不是提以前恩怨的,怎地,你还想找丘教头、周教头、胡大人报仇?”

    李衍在水泊梁山的威望本来就高得没边,如今又带领水泊梁山的一众军民在绝对弱势的情况下打败了一万多正规官军,以至于李衍的威望更是高得没边。

    因此,李衍此言一出,竺敬立马换上一副笑脸,道:“小弟哪敢,丘教头、周教头、胡大人皆有万夫不挡之勇,小弟佩服他们还来不及,以前那些许不愉快,小弟早就忘了!”

    见李衍发话了之后,竺敬的态度立即大变,丘岳、周昂、胡春全都暗松了一口气,同时也对李衍在水泊梁山的地位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这时,嘟着嘴的陈丽卿,才吱吱扭扭的走过来!

    李衍跟丘岳、周昂、胡春解释道:“她这不是冲你们,而是冲我,她这是在气我不让她下去厮杀。”

    事实也的确是这么回事。

    陈丽卿这个酷爱打杀的女魔头,很想跟林冲他们一块下去厮杀一场,不过却被李衍给按住了。

    这不似平时,而是真正的战场,一个不小心,就会有生命危险的战场,因此,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李衍怎么可能让陈丽卿下去厮杀?

    更何况,现在的陈丽卿又不比从前——现在的陈丽卿身上已经有两个多月的身孕。

    如果此战不是关系到水泊梁山的生死存亡,李衍都不可能让陈丽卿来到关隘上,更不可能让陈丽卿披挂以备不时之需!

    李衍扭头冲陈丽卿道:“还不见过丘教头、周教头、胡大人!”

    尽管气李衍不让她去厮杀,可不敢违抗李衍的陈丽卿,还是敷衍的给丘岳、周昂、胡春施了一礼,随即就把头扭到一旁继续生气。

    李衍冲丘岳、周昂、胡春赔罪道:“看在我的面子上,三位别跟她一般见识,她被我宠坏了,如今又有孕在身……算了,不说她了,程大人呢,他没跟你们在一起?”

    听了李衍之言,丘岳、周昂、胡春不约而同的偷眼看了看陈丽卿那微微隆起的小肚,随即全都替高衙内不值!

    为了此女,高衙内成了太监,可即便是这样,高衙内仍对此女极念念不忘,希望有朝一日能再见见此女,甚至在他们来之前,还交待他们,务必把此女和林娘子全须全尾的带回东京,可此女却嫁给了阉割高衙内的罪魁祸首,还要为阉割高衙内的罪魁祸首生孩子!

    求高衙内的心理阴影面积?

    将目光从陈丽卿的小腹上收回,周昂张了张嘴,有心接李衍这个话茬跟李衍说说程子明,可他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丘岳和胡春,见他二人似乎没有说话的意思,然后又把嘴闭上了。

    见丘岳、周昂、胡春还是没说话,李衍眼珠微微一动,然后道:“一直没有机会跟三位道歉,上次之事是我等出手过重,让高太尉的螟蛉之子成了……不知那事曾可影响到了三位?”

    李衍提起此事,顿时就让丘岳、周昂、胡春的脸色全都不好看!

    他们因为此事,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整日都是提心吊胆的,饱受心理折磨,此事怎么可能没影响到他们?

    朱贵当即就明白了李衍的意思,接话道:“那高俅好像是个记仇之人。”

    朱富也很快就明白了李衍的意思,道:“不错,那厮未发迹之时,曾学使棒,为王升打伤,从那结仇,后来那厮当了太尉,立即借故要置王升之子王进于死地。还有林冲哥哥,谁不知林冲哥哥是个好性子,与那厮结怨了之后,可以说是一忍再忍、一让再让,可那又如何,最终还不是差点被那厮害死妻子也差点被夺?”

    得了朱贵和朱富两兄弟的提醒,汤隆也明白了李衍的意思,说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林冲哥哥若不是被高俅那厮所害,焉能上得咱们梁山,焉能从原来不入流的小吏当到马营指挥?”

    朱贵冲丘岳、周昂、胡春一拜,道:“三位将军,小可有一言,还望三位将军听上一听……先前因为三位将军的疏忽,高俅的螟蛉之子成了太监,令高俅绝了后,如今三位将军随那呼延灼来攻打我们梁山泊,损兵又折将,这种情况下,就算哥哥放三位将军回去,三位将军怕是也难以逃得性命。”

    听了朱贵此言,丘岳、周昂、胡春全都是一苦!

    他们如何不知,事实正像朱贵所说的这样?他们若是回去,高俅十有八九要跟他们老账新账一块算,到那时,他们不死,也得扒一层皮,至于仕途,那更是想也不用想了!

    见火候差不多了,李衍道:“三位莫不如就在小寨歇歇脚,咱们共同替天行道,以三位的本事,未必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对了,你们应该还不知道,孙静现也在我梁山泊入了伙。”

    听李衍说孙静也投降了,三人之中官职最高的胡春迟疑了一下,然后看着丘岳和周昂问:“我等被擒在此地,该何去何从?”

    周昂最先看向李衍,然后拜道:“世人皆知李寨主仁义、仗义,今日我等有家难奔,有国难投,周昂愿在李寨主帐下,为一小卒。”

    丘岳迟疑了一下,然后也拜道:“丘岳亦有此愿。”

    听了周昂和丘岳之言,胡春整理了一下衣甲,也拜道:“不才愿效犬马之力,同共替天行道。”

    听了丘岳、周昂、胡春之言,李衍大喜!

    丘岳、周昂、胡春皆有虎将之勇,其中武艺最差的周昂也能跟卢俊义交手二十合不败,得之,李衍怎能不喜?

    李衍连忙将丘岳、周昂、胡春一一扶起,道:“得三位兄弟相助,咱们梁山泊何愁不兴旺!”,李衍随后又有些惋惜道:“可惜了程大人,他若是也在,咱们就可团聚了。”

    周昂道:“程大人也来了,他只不过在之前的战斗中被轰天雷炸伤了……”

    不想周昂专美于前的胡春,接着说道:“他现在应该在伤兵船中。”

    李衍笑道:“那咱们应该还有团聚的机会。”

    “轰!”

    “轰轰!”

    “轰轰轰……”

    ……

    李衍的话音一落,山下突然传来了一连串丘岳、周昂、胡春既熟悉又胆寒的轰炸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