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好久不见

第一百三十一章 好久不见

    …

    关隘上。

    李衍有些惋惜道:“这呼延灼虽有统兵之才,却无统兵之德,可惜!”

    闻焕章道:“是少了点杀身成仁的气魄,刚刚他若不是直接逃走而是孤注一掷带着他的亲卫营跟咱们的马营拼上一场,给他手下将领争取点整顿的时间,官军未必一定败,至少能有更多的人从这里撤离。”

    李衍心想:“统兵的将领首重品质,次重能力,能力不够,还可以辅以军师,品德不行,断不能让其独立统军!”

    李衍道:“如果呼延灼真带着他的亲卫营与我马营对放,此战我军怕是只有五成胜算,恁地时,说不得我得带你等下去与那呼延灼拼命了。”

    闻焕章替呼延灼说了一句公道话,“他也许是被飞雷炮、炸药包、轰天雷的强大威力吓住了,才逃跑的……实话实说,小可若不是事先知道飞雷炮、炸药包、轰天雷的威力,见到刚刚那个场面也会肝胆俱裂,兴许也会丧失抵抗的勇气。”

    李衍摇摇头,道:“统兵之人,必苦人所不苦,能人所不能,忍人所不忍,受人所不受,否则焉能担一军之干系?”

    闻焕章忍不住问道:“我梁山泊可有这样的人?”

    李衍悠悠地说道:“也许有一个吧。”

    就在闻焕章想问问这人是谁的时候,杨志、徐宁、縻貹将丘岳、周昂、胡春、韩滔、彭玘压了过来。

    见此,李衍立即上前为丘岳、周昂、胡春、韩滔、彭玘松绑,然后抱拳道:“此战虽是我梁山泊胜了,但并非几位将军无能,实是我梁山泊得了九天仙女娘娘赐的神器,否则定不是几位将军的对手。”

    李衍也实在是没有办法,才将这一切全都归功到了九天玄女的身上,他总不能像宋江一样跟官军将领说:你们先在我水泊梁山待一段时间,等咱们将声势搞大,逼得朝廷招安咱们,那时你们还是朝廷的官员,没准经此一事,你们还能当更大的官,而我就是你们同僚,咱们不是外人。

    此刻,李衍同时放了丘岳、周昂、胡春、韩滔、彭玘五员敌将,虽说他身边也有杨志、徐宁、縻貹、广慧、陈丽卿、马灵、王定六、竺敬、欧鹏、朱贵、朱富、裴宣、孟康、汤隆、皇甫端、凌振、蒋敬、陶宗旺、韩伯龙等人以及两百多梁山士卒,但也算是表现出了自己招募他们几人的诚意,要知道,他们五人虽然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但并不是说一点鱼死网破之力都没有。

    李衍的这份气度“折服”了彭玘。

    彭玘道:“寨主所说的神器可是那神炮、神雷,还有那个能爆炸的……”

    彭玘实在是不知道该给炸药包起个什么名,只能用手比划一下。

    彭玘已经表现的这么明显了,李衍要是还看不出来彭玘有投诚之意,那李衍这两辈子可就算白活了。

    李衍立即释放接纳之意道:“真正的神器是它们中的火药,这火药是九天玄女娘娘托梦告诉我的,那火炮军器监和都大军器所都有,我们只不过是将那火炮改良了一下,轰天雷也是已存在的兵器,至于那炸药包,其原理其实跟轰天雷差不多,若是没有九天玄女娘娘赐的火药,它们其实只是寻常的火器,放入了九天玄女娘娘所赐的火药,其威力……几位将军已经领教过了。”

    彭玘听言,拜道:“寨主能得九天玄女娘娘赐的神器,绝非常人也!”

    李衍连忙将彭玘扶起,道:“彭将军恁地客气做甚,我知将军出身将门,深通带兵之法,不瞒将军,我梁山军最缺的就是将军这样的大才,如能得将军入伙,实乃我梁山军之幸!”

    彭玘连连道:“哥哥谬赞了,彭玘只是略懂一些带兵之法,哥哥若有差遣……”

    “哼!”一旁的韩滔实在是受不了李衍和彭玘相互勾搭,重重的哼了一声!

    李衍看着韩滔问彭玘:“这位将军是?”

    虽然尴尬不已,可彭玘还是连忙给李衍介绍韩滔道:“这是小弟的异姓兄长,姓韩名滔,江湖上都叫他做百胜将,早年曾应过武举,他生性耿直,还望哥哥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李衍笑说:“韩将军之名我亦如雷贯耳。”

    韩滔淡淡的说道:“不敢!”

    李衍脸一沉,然后比韩滔还淡然,道:“既然韩将军无意与我等同流合污,那我就成全韩将军的忠义,来人啊,给韩将军一个痛快。”

    李衍翻脸比翻书还快,让丘岳等人全都是一惊,甚至就连韩滔都没想到,两句话不合,李衍就要杀他!

    彭玘连忙道:“哥哥息怒,求哥哥让我与兄长说几句!”

    李衍笑道:“兄弟这说的是哪里话,你我是共同替天行道的兄弟,哪里用得着求……用不用我给你们弟兄找个地方单聊?”

    彭玘道:“怎敢恁地无理,在此地即可。”

    言毕,彭玘冲李衍一拜,然后看向韩滔道:“哥哥,你家弟兄几人?”

    “哼!”

    韩滔哼然道:“明知故问!”

    彭玘不以为意道:“你无兄也无弟,你若是死了,谁与你父母养老送终?”

    韩滔迟疑了一下,道:“自古忠孝不能两全。”

    彭玘又问:“你何时娶妻?”

    韩滔闭口不言。

    彭玘道:“成婚仅四月就要你妻守寡,你可是良人?”

    韩滔沉默了一会,道:“我死之后她可以改嫁。”

    彭玘又道:“她腹中你的子女何去何从?”

    韩滔脸上闪过一丝不舍,然后道:“听天由命吧。”

    彭玘不再劝韩滔,而是转向李衍,道:“哥哥,不若将我兄长的家人取来,恁地时,小弟晓之以理,必能说服他为哥哥所用。”

    韩滔听了,气急:“你……”

    彭玘冲韩滔一拜,道:“兄长入伙皆是彭玘所逼,未来兄长杀之骂之,小弟悉听尊便。”

    韩滔也不是无智之人,怎么会不知道,彭玘这是想保他性命?只是这手段……

    一时之间,韩滔也不知该如何面对彭玘!

    李衍突然对彭玘这个软骨头有点感兴趣了,“此人不是无能之人,又竭尽全力保全他义兄的性命,不是无情之人,嗯……慎重一点,能用。”

    冲彭玘点了点头,李衍将头转向丘岳、周昂、胡春,笑道:“三位,好久不见。”

    ……

    ……

    推荐一本书,书名《死亡拼车群》,喜欢无限流的道友可以移步去看看,挺有新意的一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