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胜负(上)

第一百二十八章 胜负(上)

    …

    “都不是,我见呼延将军你英雄了得,起了爱才之心,想招你共同替天行道,不知你意下如何?”

    呼延灼先是一怔,随即哈哈大笑,道:“李寨主好大的心,我即将攻破李寨主的宛子城,李寨主竟然想在此时招揽我!”

    说这话的同时,呼延灼背在身后的手,悄悄给韩滔和彭玘使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准备攻城!

    韩滔和彭玘之所以能得呼延灼保举,就是因为他们跟呼延灼最有默契。

    一见呼延灼做的手势,他们立即小声向马军传令:“做好准备,一会将军下令,你们就冲锋,冲到关隘下,然后用弓箭压制关隘上的贼寇……传下去!”

    李衍好像根本不知道官军的小动作一般,道:“山下的爆炸声,呼延将军难道没听到?你们已经被困在我梁山泊了,你们有多少粮食?够吃几天?三天?还是五天?只要我们守住这最后一道关隘,不用多,只需三五天,你们就会饿得连拿兵器的力气都没有,恁地时,我要将你们揉圆,就揉圆,要将你们捏扁,就捏扁,而呼延将军你,恐怕会跪着求我招揽你。”

    呼延灼不为所动道:“我若是将李寨主的宛子城打破,恁地时,跪地求饶的怕就是李寨主了吧。”

    李衍道:“呼延将军难道以为我这第三道关隘会像前两道关隘那样轻易被你等攻破?不妨实话告诉你等,前两道关隘是我故意让给你等的,目的就是跟呼延将军你聊聊,我宛子城内有上万人马,大将无数,滚木礌石、弓弩无数,又由我亲自镇守,别说是你,就算是狄青再世,也休想功破我这铜墙铁壁!”

    呼延灼不屑道:“狂妄!井底之蛙!大言不惭!你这小小水洼竟然敢说能抵挡住面涅将军!”

    李衍笑容不变道:“你若是不信我有这个实力,那你我打个赌如何?”

    呼延灼问:“赌什么?赌注又是什么?”

    李衍道:“就赌将军攻不破我这道关隘,将军若是攻破了我这道关隘,我立即束手就擒,保证自我以下不做任何抵抗,也不烧毁城中的粮草辎重,将军若是攻不破我这道关隘,将军休要想不开,也休要为呼延家的名声所累,委身李衍手下做一头领,如何?”

    呼延灼想都没想,就道:“好!”,随即一挥他手上铁鞭,大喊道:“马军于我压住关隘上的贼寇!”

    随着呼延灼的一声令下,三千马整整齐齐的冲了出去,同时向关隘上射出箭雨!

    李衍可能是还沉浸在与呼延灼打赌之中,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狡诈的呼延灼搞突然袭击!

    等到李衍反应过来时,梁山军已经被官军的马军射出的箭雨压得抬不起头来了!

    而且,官军的马军还在快速向关隘推进!

    换而言之,官军的箭雨将越来越猛,一时半会,梁山军都没法反击!

    更要拿的是,梁山军将士冒险还击也是无用——他们的弩箭对人马皆披甲的官军马军的威胁不大,就连神臂弩都阻止不了这些“重装坦克”前进的步伐!

    见马军已经将前路打开,呼延灼朗声道:“那贼寇之言你们也听到了,若是攻不破这里,我等恐怕就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我命令,所有人,听清楚了,是所有人,不分士兵,还是民夫,一起冲锋,我要一举攻破此城……此城若破,两个时辰不封刀!”

    韩滔和彭玘非常是事宜的喊道:“兄弟们,随我们去抢钱抢粮抢娘们!”

    言毕,韩滔和彭玘就带着各自的人马推着云梯车、抗着云梯向关隘冲去,还有一营步军则推着冲车直奔大门而去!

    抢钱抢粮抢娘们太有诱惑力了,更何况他们已经胜券在握,所以,所有官军,包括民夫,呼呼隆隆的全都向关隘冲去!

    呼延灼随后又对丘岳、周昂、胡春道:“呼延灼在此承诺,三位将军若是能攻破此城,此役的头功就是三位将军的!”

    呼延灼之所以能一夜之间连破两道关隘,有很大程度是因为丘岳、周昂、胡春包括不小心受伤的程子明神勇,若是丘岳、周昂、胡春再能攻克这最关键的第三道关隘,将首功给他们三个,绝对是实至名归!

    而丘岳、周昂、胡春他们要的就是这个首功,非此,不足以弥补他们保护高衙内不利一事!

    前面该出的力已经出了,如今到了收获的时候,丘岳、周昂、胡春哪有推脱的理由?

    丘岳、周昂、胡春齐声道:“敢不效命!”

    言毕,丘岳、周昂、胡春就带上各自的装备,然后也向关隘冲去,原地只剩呼延灼和他的亲卫营。

    关隘上。

    靠在墙上躲避着箭矢的李衍,在箭矢没那么密集的时候,探出头去,借着晨光,看了看攻上来的那些乌泱泱的人,随即赶紧将头收回来,然后由衷的说道:“这呼延灼还真是一个将才,时机把握的真不错。”

    闻焕章笑道:“他再厉害,不也得败在哥哥手上。”

    李衍笑道:“正直的闻军师什么时候也学会溜须拍马了?这个坏习惯可要不得,我可全指望闻军师你将梁山泊的风气带好呐。”

    闻焕章道:“我这可不是溜须拍马,而是由衷的佩服哥哥,此一役之后,我梁山泊就是绿林界的翘楚,哥哥就是绿林界的第一人!”

    李衍悠悠地说道:“树大也招风。”

    闻焕章道:“哥哥这是在考我?朝廷劳师动众来剿我梁山泊,结果一战就全军覆没,怎敢轻易再来?”

    李衍道:“总会再来的。”

    说到这,李衍又回过头看了看那已经快冲到射程之内的官军,然后对凌振道:“去做准备吧。”

    凌振当即道:“是!哥哥!”,然后就去指挥他的炮营将早已准备好的二十尊没良心炮推到射箭口,再然后一边瞄准、一边等待李衍的进一步命令……

    与此同时,拿着轰天雷和炸药包的步军也都移步到了李衍之前指定的位置站好……

    李衍不再跟闻焕章聊善后之事——此时并不是聊此事的好时机,还是先战胜了呼延灼再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