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攻守(六)

第一百二十七章 攻守(六)

    …

    “怎么回事!”

    “不好!船底被人炸出了一个大洞!”

    “有人凿船!”

    “快看!水中有人!贼寇摸营了!”

    “快上岸,这船用不了多久就会沉!”

    “……”

    很快,几乎所有船上都乱了起来!

    还没等呼延庆做出反应,几片芦苇荡中就划出了几百支小船!

    这些小船一出现,就全都像箭一样向他们这边射来!

    突然!

    其中几十只小船着起火来,随即加速向那些没有沉船迹象的官船射去……

    也不知呼延灼是怎么回事,特别喜欢搞连环,连环马是这样,连环船也是这样。

    这种连环船,稳是稳,可是,一艘废了,连在一起的其它船也都得跟着遭殃,不单单是中了火攻,就是被炸沉了也是一样——其中只要有一两艘被炸沉了,连在一块的其它船也都得跟着失去行动能力,最好的情况也是速度大减、行动不便。

    在这种情况下,拥有几百艘火船的梁山水军,烧船,简直是太容易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交战后不长时间,大部分登州水军就就弃船逃到岸上,只有一小部分还在顽强抵抗。

    呼延庆当机立断,抛弃大多数官船,带着还能动的寥寥几艘官船拔锚驶离了金沙岸边,然后仗着他们的船大与梁山水军周旋……

    ……

    仗着丘岳、周昂、胡春三人的勇猛攻下了第二道关隘后,还没等呼延灼高兴,山下就传来了无数闷响,紧接着就是火光冲天,而且火势越来越大!

    不用派人去向,呼延灼也能猜到,必是水军那边发生了大战!

    呼延灼只迟疑了一小会,就下命令道:“继续向前,只要打破这最后一道关隘,就算水军全军覆没,也是咱们胜!”

    说是这么说,可呼延灼还是派人下山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呼延灼派去的人很快就回来了,跟呼延灼派去的人一块回来的还有两千多丢盔卸甲的登州水军。

    听说除了两艘载重五万石的大海船和六艘载重一万石的大船以及若干小船以外,其它船只全都毁了,呼延灼大怒,差点将登州水军的四个指挥使全都推出去砍了。

    幸好!

    在最后关头,韩滔和彭玘劝住了呼延灼!

    呼延灼压下了心中的怒气,然后沉声道:“本来我还想行那破釜沉舟之计,如今倒好,那李衍替我行了此计,形势如何,我不说,想必你等也知道,不打下这宛子城,我等就得被困死在这蓼儿洼,不妨直接告诉你们,咱们带来的粮食全都在船上,如今怕是全都被烧毁了,也就是说,不打下这宛子城,不出三五天我等就得饿得任人宰割,而这宛子城里有都是粮食,也有数之不尽的金珠宝物,还有年轻貌美的女人,我等该如何?”

    “打破宛子城!”

    “活捉李衍!”

    “抢粮抢钱抢娘们!”

    “……”

    见士气可用,呼延灼道:“登州水军前营、左营、右营、中营指挥使何在?”

    四人听见呼延灼叫他们,全都是一凛!

    已经犯了大错的四人不敢耽搁,齐声道:“罪将在!”

    呼延灼道:“我给你们四个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此战你们四个带领本部人马去打头阵。”

    四人全都是一苦,登州水军中营指挥使犹豫了一下,道:“我等是水军……并不擅长攻城,还望……”

    呼延灼直接道:“来人。”

    登州水军中营指挥使连忙道:“罪将愿意带本部打头阵!”

    “哼!”

    呼延灼哼然道:“若不尽力,我必去官家那里凑你等一本!”

    四人后悔不已,早知如此,他们还不如听那呼延庆的,也不至于落到如今这般地步!

    登州水军上下换上步军装备,然后开始向前推进。

    也不知是登州水军的运气好,还是怎么地,第二道关隘与第三道关隘之间的道路远没有第一道关隘前与第一道关隘和第二道关隘之间险峻,虽然这也是一个斜坡,但并不陡峭,甚至马军都能在此地奔弛,而且这段路也比前面宽阔不少。

    见此,呼延灼就是一喜!

    这样一来,有铁甲马军的他们,可选择的攻城手段就更多了。

    抬眼再看第三道关隘,呼延灼更喜——这第三道关隘也比前两道关隘要宽阔不少。

    这种情况,对于攻击一方尤其是对兵多将广的攻击一方而言,非常有利。

    做为战场总指挥,呼延灼不能跟水军置气。

    见环境对他们如此有利,呼延灼当即就下令汝宁步军一块上去开路。

    付出了两百多伤亡的代价,连过三道火墙,一众官军离第三道关隘终于只有不到十丈的距离。

    就在这时,梁山军突然停止攻击,与此同时第三道关隘上响起了一个很有磁性的声音:“呼延将军,你终于到这里了,我可等你多时了。”

    尽管有所猜测,呼延灼还是问道:“你是何人?”

    关隘上之人笑道:“你来捉我,却不知道我是谁?”

    呼延灼眼睛一眯,道:“你是李衍?”

    李衍笑道:“正是在下。”

    呼延灼问道:“你停止攻击,是投降,还是拖延时间?”

    李衍道:“都不是,我见呼延将军你英雄了得,起了爱才之心,想招你共同替天行道,不知你意下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