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攻守(五)

第一百二十六章 攻守(五)

    …

    金沙滩上。

    见民夫又送回来了一批伤员,呼延庆身边的人赶紧指挥民夫将伤员送到伤员船上,等待统一处理。

    很快呼延庆就见到,程子明竟然也出现在这批伤员之中。

    呼延庆上前道:“程将军你这是?”

    虽然疼得汗如雨下,可程子明还是强自镇定道:“不知那群贼寇捣鼓出了什么鬼东西,响声震天,还能四散暗器,洒家一个不小心着了那鬼东西的道!”

    呼延庆一边扶着程子明往伤员船上走、一边问:“可是刚刚那声巨响?”

    程子明道:“不错。”

    呼延庆想了想,道:“我曾听闻有一种叫轰天雷的火药兵器响声震天,莫不是它?”

    投掷火器是随着黑火药产生而产生,在此时其实已经发明了世界上最早的投掷火器——轰天雷,这也可以被看作是手榴弹的雏形,比火炮火铳的产生,还早了近二百年。

    只是宋朝的火药的爆炸威力有限,想要加大投掷火器的杀伤力,只能增加火药,同样还要在里面混合一些铁片铁块。

    而投掷火器是全靠人力投掷,重量增加也导致扔不远,如果用抛石机一类的机械投掷,又太过麻烦,也不好掌握,因此轰天雷早早的就被研制出来,但因为没有人使用,以至于其明声不显。

    经呼延庆这么一提醒,程子明也想起了轰天雷这种冷门兵器,进而道:“好像真是那轰天雷,只是……其威力要大得多,而且也不像传闻中的那么笨拙。”

    呼延庆道:“这我就不知了……可曾攻下第一道关隘?”

    程子明道:“攻下了,我回来时,呼延将军他们已经向第二道关隘进发了。”

    呼延庆皱眉道:“骑兵在攻城战中没有作用,上去做甚?”

    梁山上山道路崎岖,官军必须仰攻,马军在这样的环境中所有优势皆不再,还不如将马军留在山下,这样还能守卫船只。

    程子明道:“呼延将军和骑兵只是守在第一道关隘前,洒家猜测,呼延将军这应该是防备第一道关隘被贼寇夺回。”

    听程子明这么说,呼延庆大概明白了呼延灼的想法——第一道关隘和第二道关隘之间的落差有几十米,攻破第一道防线后不得不面临第二道防线的沉重打击,不容易守住,所以呼延灼才带马军上去协防,免得被梁山军一个冲击夺回去,那样一来,他们这一天半宿可就白费劲了。

    虽然理解呼延灼,可呼延庆还是有一个不好的预感!

    想了想,将程子明安置好了以后,呼延庆让他的亲随去请登州水军的另外四个指挥使过来。

    ……

    “哼!真把他自己当cd指挥使了,找我等商议事情,竟然不过来,反倒召我等过去!”

    “就是!若不是此次领兵之人是他们呼延家的人,哪轮到他这个新人代替周大人发号施令,由张兄还差不多!”

    “洒家可没有呼延将军那样的好孙子,更没生在将门之中!”

    “呼延家的人又如何,才来到我登州水军几日,就想号令我等?”

    “那他招我等前去议事,我等去也不去?”

    “要去你去,洒家困了,需要休息!”

    “小可也困了。”

    “想对俺指手画脚,他以为他是谁?”

    “既然都不去,那我也不去了,睡觉!睡觉!”

    “……”

    等了一柱香时间,也没等到登州水军另外四个指挥使过来,呼延庆哪还能不知道他们这是给自己上眼药?

    呼延庆有心化解此事,免得给贼寇可趁之机,可呼延庆来登州水军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短到根本无法服众,不说另外四营,就是他自己的后营,现在都还没有完全捋顺。

    而且,传闻,周大人马上就要调走,新任都指挥就在他们五个指挥中选。

    而现在又由他暂代周大人当都指军。

    另外四指挥怎么可能轻易释怀?

    “哎!”

    叹了口气之后,呼延庆道:“将千结网撒在咱们营的船只四周,免得被人摸了营,恁地时,咱们就全都得困死在这梁山泊中。”

    这千结网是呼延庆发明的一种水军防御武器,将此网撒在船身四周,任你水性有多好,都到不了船底,不仅如此,不论是谁,只要是碰到了此网就会被此网缠上,然后难以摆脱,进而溺死在水中。

    左右听言,立即去办呼延庆交代的事。

    不过,没过多长时间,出去办事的人就回来了,然后义愤填膺道:“大人,姓钱的那厮阴奉阳违,他竟然只带了两张千结网应付大人!”

    呼延庆眼中闪过一丝恼怒!

    不过很快呼延庆就将他的真实情绪掩饰过去,道:“那就将这两张千结网撒在咱们营的两艘海船的四周。”

    左右听令,立即去办。

    山上之战依旧是那么激烈,伤兵也仍是像之前一样不断从山上送下来,再结合下山之人所说的,呼延庆已经可以想象,攻打第二道关隘之战绝不比攻打第一道关隘轻松。

    见左右之人已经哈欠流行了,呼延庆道:“你们轮流休息去吧。”

    一人劝道:“大人也休息吧,已接近丑时,贼人应该不会来摸营了。”

    另一人也劝道:“就算今夜能攻破第二道关隘,想必也攻不破第三道关隘,小人猜测,那些贼寇一定死守第三道关隘,毕竟他们已经退无可退,恁地时,也许要打上三五天,大人总不能一直不休息。”

    又有一人道:“小人听说张指挥使他们早已经睡下了,大人何必独自一人辛苦?”

    呼延庆道:“山上之战如果败了,咱们水军不出差错,呼延将军他们还有退路,咱们水军若是被那贼寇端了,呼延将军他们就会被困在这座岛上,恁地时,军心必定动摇,咱们有可能就会全军覆没,所以,咱们水军虽然没有参加战斗,但却干系重大,而今夜就是胜负的关键,万不能出了差错。”

    回头看了看那几片他已经留意了很久的芦苇荡,呼延庆道:“那几片芦苇荡中就是一千只船都能藏得下,如果贼寇水军埋伏在那里……”

    有人道:“大人若是不放心,我引几只小船去那芦苇荡中看看。”

    呼延庆想了想,道:“不妥,这样,你带两都人乘小船去把那几片芦苇荡给我烧……”

    就在这时,山上突然传来了欢呼声!

    呼延庆猛得站了起来,喜道:“应是呼延将军他们攻破了第二道关隘!”

    “咻!”

    “砰!”

    一支响箭突然升空,随即爆炸!

    呼延庆心中一紧,问道:“拿里传来的响箭!”

    一人有些不确定的一指他们身后,道:“好像是那里……”

    “砰!”

    “砰!”

    “砰!”

    ……

    几乎是同一时间,呼延庆的四周全都传来了闷闷的爆炸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