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二十三章 攻守(二)

第一百二十三章 攻守(二)

    …

    关隘上,城墙后。

    竺敬和欧鹏凑到广慧身边。

    欧鹏问道:“大师,我等该如何?撤到第二道关隘么?”

    没等广慧回答,竺敬就道:“不可,虽然我等接到的命令是诱敌深入,但这是我一营的第一战,若是这么就撤了,我等有何面目见其他兄弟?且如此轻易就撤退,那呼延灼怕也不会上当。”

    广慧道:“不错,哥哥讲过,一支军队要有军魂,我等若是这般就败了,咱们一营怕也就毁了。”

    欧鹏有些迟疑道:“可那投石机和床弩……”

    广慧道:“我等是被那投石机和床弩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才吃了这么大一个亏,那抛石机和床弩射速都很慢,小心些,警惕些,那投石机和床弩未必能奈何我等。”

    竺敬道:“不错,且我等在这易守难攻的关隘之上,又准备充足,如何不能一战?”

    广慧又道:“我等还有轰天雷和炸药包。”

    听到轰天雷和炸药包,欧鹏的精神也是一振,显然,欧鹏对轰天雷和炸药包非常有信心!

    三人达到统一,广慧立即下命令道:“弩兵准备反击!”

    弩兵听言,小心翼翼的将头探到时不时就会飞出箭矢和巨石的射箭口。

    见梁山军准备反击,韩滔当即命令道:“再上去两都弓弩手,给我压住他们!”

    随着韩滔的一声令下,又有两都弓弩手冲了上去,然后跟之前的弓弩手以及抛石机和床弩一块压着梁山军打!

    两个梁山弩兵头抬得太高了,结果被箭矢射中,进而倒地不起!

    见此,梁山弩兵刚提起的一点胆气,立即又泄了!

    趁着这个时机,攻城队继续快速向前突进!

    由此可见,梁山军与训练有素的正规军之间还有很大的差距的。

    竺敬见状,抄起一张神臂弩,冲到射箭口,随即就冲对面的弓弩兵和盾兵射了一弩箭!

    “啊!”

    官军的一个弓兵应声而倒!

    竺敬大喊道:“盾兵抵挡箭矢,弩兵与我还击!”

    欧鹏一咬牙,也拿过一张神臂弩冲到射箭口对准对面的弓弩兵和盾兵也射了一箭!

    也不知是欧鹏的弩箭射得准,还是对面人太密集,欧鹏竟然也射中了一人!

    欧鹏道:“抛石机和床弩射速很慢,都留意点,见抛石机和床弩射来就躲在墙后,至于官兵弓弩射出来的箭矢,不用怕它们,它们破不了咱们的盾牌!”

    广慧更是直接拿起两张神臂弩冲到射箭口,随即一边左右开弓、一边喊道:“战场上,越怕死,死得越快,还不与洒家还击!”

    在广慧、竺敬、欧鹏身先士卒的情况下,梁山军将士慢慢开始尝试着反击……

    《孙子兵法》曰:“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

    呼延灼带来的官军是比现在的梁山军的整体素质要强一些,但梁山军毕竟是守方,有地形的巨大优势在。

    要知道,梁山泊的三道关隘全都是修在易守难攻的险要之地,而且为了应付这一战,陶宗旺还用混凝土牢牢的加固过,其之固绝对是这个时代其它城墙无法比拟的,官军除非是通过射箭口射杀梁山军将士,亦或是被抛石机抛出来的巨石正好砸中,否则根本奈何不了梁山军将士。

    反观官军一方,可以说是毫无屏障,只能靠轒辒车、木幔、巨盾进行防御。

    另外,韩滔他们要想攻上来,必须要上一个陡坡,这种情况下,官军不论是想推轒辒车上来,还是推云梯上来,亦或是推冲车上来,都很费劲,这也是到现在官兵的攻城部队都没能冲上来的最主要原因!

    所以,随着战斗的推进,慢慢适应了的梁山军将士,不再向之前那样被动了。

    而且,广慧还很快就指挥营中的箭术高手往早已经灌着硫黄焰硝引火之物的干柴上射火箭将早就准备好的火墙点燃阻止官军攻城队的脚步。

    见梁山军开始适应战争,前线总指挥韩滔和后面坐镇的呼延灼全都是暗自一叹——他们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如果不能快速攻破这道险要的关隘,他们就得用人命往前堆,甚至可以说他们的攻城部队每前进一步都得拿尸骨铺路!

    呼延灼沉声道:“埋锅造饭,让陈州步军后营先食,食完换下陈州步军前营,颍州步军和汝宁步军随后食,食完睡觉。”

    一众官军将士心下全都是一凛——老行伍的他们已经听出来了,呼延灼这是准备用车轮战术磨破这道关隘,而且夜里怕是也要攻城。

    一些明事理晓轻重的官军将士能理解呼延灼——知道他们必须得一鼓作气攻下这宛子城,否则深入水泊梁山的他们就会陷入进退两难之地!

    战场上。

    官军付出了几十条人命的代价终于将那些堆火柴拨开,攻城队再次向前推进。

    可惜!

    官军只向前推进了不到十丈,就又有一道火墙燃起!

    韩滔面无表情的又派了一队拿着钩挠的士兵在盾兵的保护下冲上去开路。

    关隘上。

    欧鹏指挥梁山弩兵:“于我射掉那些拿钩挠的鹰犬!”

    “咻!”

    “咻!”

    “咻!”

    ……

    一阵箭雨射过去!

    十几个官兵应声而倒!

    剩下的官兵则趁着弩兵装弩箭的空档用手中的钩挠赶紧钩开那些带着熊熊烈火的干柴。

    “咻!”

    “咻!”

    “咻!”

    ……

    又一轮弩箭射来,二十来个官兵又应声而倒!

    趁着这个空档,剩下的官兵连忙用钩挠继续将那些带着熊熊烈火的干柴拨开将这段路彻底清理出来。

    一个官兵因为紧张和匆忙一不小心引火炼烧身!

    他赶紧就地打滚!

    可这火上有硫磺、硝石、清油、麻茹等易燃之物,粘上哪是那么容易扑灭的?

    很快他就变成了一个火人,发出撕心累肺的嚎叫声!

    功守双方不是没有人看到他,可是却没有人敢在这个关键时刻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因为分散注意力看他,下一个死的人可能就是自己!

    最后,还是后方的彭玘张弓搭箭给了他一个解脱。

    临死之前,他感激的看了彭玘一眼。

    攻守双方继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