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守(一)

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守(一)

    …

    “尔等听着,朝廷天兵已到,速速开门投降,且饶尔等一命,如若不然,待我等攻进去,定要将尔等杀个鸡犬不留!”

    韩滔的嗓门不小,声音很清晰的传到了广慧的耳中。

    广慧托起数珠一边捻、一边道:“休要废话,尽管攻来,洒家倒要看看你等能否攻破我梁山泊的铜墙铁壁!”

    广慧的话音一落。

    “咻!”

    “咻!”

    “咻!”

    ……

    一阵箭雨向韩滔射来!

    “神臂弩!快撤!”

    韩滔身边之人立即举起大盾挡在韩滔身前,随后护着韩滔退到了安全之地!

    广慧已经用事实告诉官军,他和梁山军是不会投降的!

    韩滔来到立于三千马军前面的呼延灼等人身前,道:“将军,这伙贼寇冥顽不灵,咱们还是直接强攻吧!”

    呼延灼也打消最后一丝侥幸,道:“准备强攻!”

    韩滔和彭玘异口同声应道:“是!”

    随后在韩滔和彭玘的指挥下,官兵呼呼隆隆的便忙活了起来——弓弩兵纷纷上前,在山门外列队,盾兵也持盾上前,为这些弓弩兵提供掩护,民夫更是在韩滔和彭玘等人的吆喝声中将他们带来的抛石车、床弩、轒辒车、云梯车、木幔车、云梯、木幔等攻城器械和攻城工具搬到了韩滔和彭玘指定之处。另外,彭玘还让民夫砍了一颗大树,放在冲车上,准备充当冲车的撞锤。

    而关隘上似乎也很忙碌——竺敬和欧鹏东奔西走吆喝着,梁山盾兵竖起大盾挡在射箭口、梁山弩兵将神臂弩上弦装上弩箭,民夫将滚木礌石之类的东西搬到竺敬和欧鹏指定的地方,另外将早已准备好的油锅和金汁锅下面的干柴点燃。

    从梁山军的表现上来看,他们似乎是准备顽抗到底了。

    折腾了好一阵之后,官军总算是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与此同时,关隘上的梁山军似乎也准备妥当了。

    随着韩滔的一声令下,抛石车、床弩齐射!

    霎那间,四块巨石和二十几只床弩箭便砸向和射向关隘!

    抛石机也叫发石车。它的结构十分简单,在一个木架上做一横轴,并在轴与横轴中间穿插一根长杆,杆的一端系着一个装石块的皮窠,另一端系着几十条或百余条绳索。

    使用时,将石块放入皮窠,一声令下,众人齐拉绳索,皮窠的石块便飞也似地抛出。

    官渡之战时,曹操曾使用抛石机攻破了袁绍的营垒,从而大获全胜。

    汉至唐期间,抛石机在作战中的运用逐渐增多。

    发展到现如今,抛石机越做越大,呼延灼带来的抛石机已经需要上百人拉绳,才能将巨石抛出,每石甚至能击毙数人,绝对是攻城的利器。

    而抛石机虽然厉害,但因为它太过笨重、需要占用的人数众多等等缺点,综合比较,还是床弩更实用一些。

    床弩的射程可达五百步,是这时弩类射程最远威力最大的,可谓是弩中霸王。

    床弩发射的箭以木为杆,以铁枪头为镞,以铁片翎作尾翼,号称“一枪三剑箭”,实则是带翎的短矛,破坏力巨大,若以之攻城,城垒不完,如遇土城木寨,中之如同摧朽。

    床弩还可发射“踏蹶箭”,使之成排钉在夯土的城墙上,供攻城者攀缘登城,有如一部机动云梯。

    或者,在弓弦上装兜,一次盛箭数十支,同时发出有如疾风暴雨,名曰“寒鸦箭”,实为不可多得的利器。

    宋朝景德元年的澶渊之战中,宋军用床弩甚至射杀了辽军主将挞览,促成了宋辽和议。

    从呼延灼一上来就拿出这两种大杀器来攻城上不难看出,呼延灼名将之名果不虚传,是一个懂兵之人,同时也能看出,呼延灼这是准备一鼓作气拿下水泊梁山!

    广慧营虽然是梁山军中最早建成的营,可说到真正的大战,却是一次也没有经历过,以前出去借粮所遇到的对手,如何能跟呼延灼带来的正规军相比,更何况,呼延灼一上来就动用了抛石车和床弩这两种梁山军没接触过的大杀器!

    所以,刚一交手,梁山军这边就有十几将士被巨石砸死,或是被床弩箭射死。

    这些梁山军将士死之前大多身前还立着大盾,在他们以往接受的训练中,只要将大盾立于身前是不会死人的,可现在却……有的被巨石砸扁,有的被床弩箭对穿!

    这无疑会让活着的梁山军将士怀疑起他们以前所接受的训练是否合理?

    而最打击梁山军士气的还不是那些已经死了的将士,而是那些中了巨石和床弩箭还未死的人,他们的嚎叫声才是最打击士气的——听见他们凄惨的嚎叫声,梁山军这些没上过真正战场的将士怎能不胆寒,怎能不心生畏惧?有些胆小之人甚至像没头苍蝇一般乱跑,然后被飞上来的巨石砸死或是被床弩箭射死,又增加了梁山军这边的伤亡!

    这就是梁山军目前最大的短板——梁山军没有经过战场的洗礼,还不是一支真正的军队。

    这也是李衍、刘慧娘、闻焕章他们这些人将战场选在了梁山的原因之一。

    广慧虽然有一身好武艺,但绿林出身就是绿林出身,现在的他指挥能力还不行,至少在经验方面不行,他不知道怎么应对这种突发情况,甚至他本人都被抛石机和床弩的巨大威力给震惊到了!

    关键时刻,还是军户出身的欧鹏,反应快一些。

    欧鹏大喊:“让开射箭口躲在墙后别乱跑!他们的箭石是毁不了咱们用混凝土加固过的城墙的,莫用怕它!”

    广慧也反应过来,大喊道:“躲在墙后!别站在射箭口处!别乱跑!”

    梁山将士有一点非常好,那就是服从性极强!

    听了欧鹏和广慧的喊话,除了几个完全吓蒙了的,继续乱跑逃命,其他人全都让开射箭口,躲在城墙之后!

    如此一来,几乎再没有被巨石砸死或是被床弩箭射死的情况发生。

    另一边,负责指挥攻城的韩滔,见只一波攻击就将梁山军打得不敢露头,大喜,随即道:“攻城队准备!”

    听了韩滔的命令,负责推轒辒车、云梯车、木幔车等攻城器械的官兵以及其他攻城队的官兵立即各就各位,甚至连负责推冲车的官兵都在原地待命!

    不过韩滔并未直接就让攻城队上,而是先让盾兵和弓弩兵借着抛石机和床弩的掩护冲到弓弩的射程范围内,随后射出箭矢,跟抛石机和床弩一块压着梁山军将士,令梁山军将士更不敢冒头,才下命令道:“攻城队上!”

    随着韩滔的一声命下,官军推着几辆木幔车并做一排打头,随后是十辆轒辒车,其中藏着两都官军,再其后是躲在木幔车和轒辒车后面的云梯车及抗着云梯的官兵。

    攻第一道关隘之战至此彻底拉开了帷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