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直接决战

第一百二十一章 直接决战

    …

    夏去秋来,转眼又要入冬。

    从呼延灼领兵到水泊梁山已经过去了三个半月。

    在这三个半月里,呼延灼连梁山好汉的影都没看到一个,就更别提交战了。

    关键是,呼延灼还一刻都不敢懈怠,生怕哪天李衍就带人来摸了他的营盘。

    因此,可以想象呼延灼这三个半月过得有多糟心。

    还好!

    这一切的一切快要结束了!

    登州水军(五营两千五百人)连同登州水军的大小船只全都已经到位,由济州府督建的一百艘大船也已经到位。

    共计:载重五万石(可载人五百)的大海船十艘,这十艘大海船皆是登州水军带来的,它们的速度虽不如由孟康和叶春建造的三桅海船,但在载重方面却丝毫不逊色于孟康和叶春建造的三桅大海船。载重一万石(可载人一百)的大船两百艘,其中一百艘是由登州水军带来的,另外一百艘则是由济州府府尹督造的,这种船就是江河中的大船。载重五千石以下的船只若干,这些船只多是济州府府尹为呼延灼征调的,用以帮呼延灼运粮草攻城器械。

    另外,济州府府尹又招募了三千悍勇民夫,也全都交于呼延灼指挥。

    如今,呼延灼拥有马步水军民夫共计一万五千五百人,大小船只四五百艘。

    呼延灼传号令,登州水军把所有船只都放入阔港,打造铁锁,每五艘载重一万石的大船钉在一起,上用板铺,船尾用铁环锁定,步军和民夫尽数上船适应,另外建造宽跳板置于十艘载重五万石的大海船上以便运送马军。

    训练半月有余,所有人马皆可快速上下船,攻打水泊梁山的条件终于完全成熟。

    呼延灼的动静这么大,怎么可能瞒得住李衍?

    得知呼延灼要发起总攻了,也已经准备妥当了的李衍,将往返水泊梁山与济州岛的阮小五水营叫停了,又征调了三千民夫,并两营预备役,近三千马步水军,共计七千人马,准备跟呼延灼决战。

    ……

    这一日。

    风向直指梁山大寨。

    早已迫不及待的呼延灼,披挂得当,然后命人擂鼓聚兵。

    一连敲了三通鼓。

    一万五千五百人马具都到齐。

    杀猪宰羊埋锅造饭。

    饱餐一顿,一万五千五百人马有序蹬船,并将一应攻城夺寨器物和粮草全都装上了船。

    仅一柱香时间,呼延灼的一万五千五百人马就尽数上了船。

    由此可见,呼延灼的人马训练的还不错,至少在上下船一事上训练的还不错。

    在主船船头站定,呼延灼一挥手中铁鞭,四五百艘大小船只浩浩荡荡的向梁山宛子城杀奔而来!

    连篙不断,金鼓齐鸣,一直杀入梁山泊深处,呼延灼等人竟然连一只船都没看到。

    这种情况是呼延灼等人出征前万万没料到的。

    韩滔皱眉道:“怪哉,那些贼寇莫不是弃了这水洼逃走了?”

    一个黝黑的汉子道:“我看那李衍怕是准备仗着梁山天险与我等直接决战。”

    呼延灼道:“叔爷此言不错,我也是这般看的,此战怕是一场硬仗,大家要有心里准备。”

    你道这个黝黑汉子是谁?

    他就是呼延赞的曾孙,呼延守用之子,呼延灼的叔爷呼延庆——呼延庆此时才三十出头,比呼延灼还要小两岁,但架不住他辈分大。

    (有资料上说,呼延庆是第六代呼家将,呼延灼是第十代呼家将,呼延庆是呼延灼的祖宗,也有资料上说,呼延庆是第六代呼家将,呼延灼是第八代呼家将,呼延庆是呼延灼的叔爷,哪种说法是真,我也没法判断,而后者更有利于小说的塑造,我便选择了后者。)

    这呼延庆原本任平海军指挥使,后因其善外国语被登州守臣王师中要到登州任登州水军任指挥使。

    此次高俅调登州水军来助呼延灼剿灭水泊梁山,呼延庆与另外四名登州水军指挥使一同前来听命于呼延灼。

    因为呼延庆的顶头上司登州水军都指挥使在大军即将开拔之际突然“闹肚子”,呼延灼举贤不避亲委任呼延庆为登州水军的临时都指挥使指挥登州水军协助他剿灭水泊梁山。

    丘岳道:“总比连个人影都见不到要好,这帮水贼全都属王八的,缩在这水洼里不出来,害我等在这水洼边上一连吹了三四个月的冷风,还整日提心吊胆的!”

    程子明道:“不错,决战最好,今夜咱们就可以在那宛子城里歇脚,我听闻这伙女贼中有不少女眷。”

    胡春有些迟疑,道:“若是……今日打不下那梁山泊,我等又该如何?”

    胡春此言一出,众人全都是神情一肃!

    他们均是老行伍,怎么会不知今日若是打不下水泊梁山,可就麻烦了?

    有人可能不明白,打不下来就打不下来,他们怎么就会有麻烦?

    很简单,他们的麻烦就是,此战的地点。

    如果他们今日如果打不下水泊梁山,就有可能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进,不用多说,打不下,他们往哪进?

    退,他们身后是莽莽荡荡有可能有梁山水军埋伏的梁山泊。

    那在原地休息?

    更是不可能,梁山好汉怎么可能让他们这些侵略者好好休息?

    总而言之,决战之地在被梁山泊包围的梁山,对呼延灼一方而言,有百害而无一利!

    面对这一大不利的情况,一众人等无不愁眉不展!

    就在这时,水泊梁山的金沙滩出现在呼延灼等人的视野之中。

    只见,荷花荡里一只船儿都没有,极为反常!

    再往远处看些,两侧全都是绝径林峦,鹅卵石迭迭如山,苦竹枪森森似雨,后面更是猿猴难攀的悬崖峭壁,只有正中间有一道宽广的上山大道。

    周昂道:“这些贼寇莫不真是弃了这里跑了?”

    呼延灼道:“他们哪里是跑了,分明是在等我等决战。”,说到这,呼延灼用手中铁鞭一指大道的尽头的第一道关隘。

    众人顺着呼延灼铁鞭所指的方向看去,就见那关隘之上影影绰绰的站了五七百人,并摆着擂木炮石灰瓶硬弩强弓,墙上还插满密密麻麻的苦竹枪刺。

    官军船队再往前行进了一些渐近金沙滩头,众人再看去,就见关隘之上为首那人乃是一个手拿镔铁双刀的行者,他左边是一名身高八尺膀阔腰圆的黄发汉子,他右边则是一个七尺五六身材的眉浓眼大汉子。

    三人静气凝神等待官军的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