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战争乌云(下)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战争乌云(下)

    谢谢“seven_i6”道友支持,好久没看到舵主以上的大赏了,5555555555555……

    祝道友每天都有一个好心情,永远健康,一直如意!!!

    那个……我会尽力写好这本书的!

    …

    朝堂上。

    高俅慷慨陈词:“今有济州梁山泊贼首李衍,累造大恶,杀人屠家,抢掳仓廒,聚集凶徒恶党,竖立‘替天行道’大旗,妖言惑众,左右之民尽信他之言,不知官家乃天子,只有官家可以替天行道,此是心腹大患,若不尽早诛剿,他日养成贼势,恐难以制伏,微臣伏乞圣断!”

    赵佶听后大惊,道:“此贼之势大于那江南方腊、淮西王庆、河北田虎?”

    高俅答道:“那方腊只是传播摩尼教发展教徒,暂无谋反之意,王庆、田虎虽纠结一些山野村夫干些打劫的勾当,却不足为惧,只有那李衍已是心腹大患。”

    听了高俅之言,赵佶也觉得该剿灭李衍,遂看向童贯道:“童爱卿意下如何?”

    不久前,童贯遣熙河经略使刘法将步骑十五万出湟州、秦凤经略使刘仲武将兵五万出会州,他自己以中军驻兰州,为两路声援。

    没过多久,刘仲武至清水河,筑城屯守而还,刘法与夏右厢军战于古骨龙,大败之,斩首三千级。

    童贯立此大功,赵佶便令童贯总领六路边事,授童贯永兴、鄜延、环庆、秦凤、泾原、河西各置经略安抚使,于是西兵之柄皆属于童贯。

    赵佶这并不是在问童贯的意思,而是想动用西军来剿灭李衍。

    自从澶渊之盟后,北宋唯一一支战斗力拿得出手的军队便是西军。

    元昊反宋,侬智高造反,越南李朝反宋,熙河开边,五路伐夏,灭亡青唐,全都是西军打的。

    如今,虽然禁军号称八十万,是西军好几倍,可所有人都更愿意相信战力强大的西军,包括赵佶在内。

    童贯看了高俅一眼,心道:“你以为咱家跟官家一样不知道你螟蛉之子那点事?想让咱家的西军给你跑腿,门都没有!”

    念及至此,童贯拜道:“陛下,那西夏不甘大败于咱家之手,正蠢蠢反击,咱家已命王厚与刘仲武合泾原、鄜延、环庆、秦凤之师攻夏臧底河城,准备与西夏决战,此时抽调兵将……”

    高俅心道:“别以为就你西军能打,我禁军也不全都是酒囊饭袋!”

    念及至此,高俅打断一脸为难的童贯道:“此等草寇,不必兴举西军大兵,臣保一人,必可剿灭那李衍!”

    赵佶就是再昏庸,也知道,那边大决战,他在这边抽调兵将,无异于釜底抽薪,便道:“高爱卿向来稳重,若是举用,必是良将。”

    高俅拜道:“此人乃是开国之初河东名将呼延赞的嫡派子孙呼延灼,此人使用两条铜鞭,有万夫不当之勇,现受汝宁郡都统制,手下多有精兵勇将,若使呼延灼为将,必可以剿灭水泊梁山,擒那贼首李衍上京千刀万剐,陛下可授他兵马指挥使,领马步精锐军士,克日扫清那水泊梁山,班师还朝。”

    赵佶准凑,降下圣旨:“着枢密院即刻差人前往汝宁州,召呼延灼觐见。”

    当日下朝,报仇之心难耐的高俅亲自督促枢密院拨一员军官带着圣旨前去汝宁宣取呼延灼进京面圣。

    呼延灼接到圣旨,立即收拾兵甲鞍马,然后带着三四十亲信离了汝宁州星夜赴京。

    一路无话。

    呼延灼一到东京就非常醒目的直接去拜见保举他的高俅。

    见呼延灼这么醒目,高俅很高兴,叫人唤呼延灼进来相见。

    呼延灼仪表不凡,高俅看后更喜,便将剿灭李衍一事跟呼延灼说了。

    呼延灼听后大包大揽道:“禀明恩相,非是小将自夸,若由小将领兵,必能踏平那蓼儿水洼!”

    高俅听后大喜,次日早朝,引呼延灼见了赵佶。

    赵佶见了呼延灼的仪表也是喜动天颜,就赐踢雪乌骓一匹。

    那马浑身墨锭似黑,四蹄雪练价白,因此名为踢雪乌骓,可日行千里。

    呼延灼领了踢雪乌骓谢了圣恩,然后跟高俅回到了殿帅府,商议起军,剿捕梁山泊一事。

    呼延灼道:“禀明恩相,小将已经打探清楚,那蓼儿水洼虽小,但也有几十将、三五千兵,不可轻敌小觑,小将想保二将为先锋,共同提军马去剿灭那李衍。”

    高俅听罢,问道:“将军所保何人?”

    呼延灼道:“小将举保的是陈州团练使韩滔、颍州团练使彭玘,此二人,一人曾应过武举,人称百胜将军,另一人乃累代将门之子,人称天目将军,他二人武艺出众,可为正副先锋。”

    高俅道:“既是将军所举荐,必有过人之处。”

    高俅又道:“兵将就从你三路调派,你们用着也合手,不知你三路共有多少兵马?”

    呼延灼张口就道:“合我三路,马步军各五千共一万人。”

    高俅想了想,道:“留下两千马军驻守三地,精选三千精锐马军、五千精锐步军剿灭水泊梁山生擒那李衍并阮小七、鲁智深、陈丽卿、林冲来见我!”

    呼延灼趁机道:“此三路马步军将士,都是训练精熟之士,人强马壮,唯恐衣甲未全……”

    高俅大手一挥,道:“将军带我的钧贴去京师甲仗库内随意挑选兵甲,京师甲仗库的官吏若有推脱,将军尽管来找我。”

    呼延灼听后大喜,当即拜别高俅,然后去了京师甲仗库挑选了铁甲三千副,熟皮好甲五千副,铜铁头盔三千顶,长枪二千根,滚刀一千把,弓箭不计其数,火炮铁炮五百余架。

    呼延灼临回汝宁郡取兵之前,高俅又给呼延灼拨了三千匹上等战马,同时又给呼延灼引荐了四员将领,“他姓程名子明,现为京东城兵马司总管。他姓胡名春,现为京畿都监。他姓丘名岳,现为八十万禁军都教头。他姓周名昴,现为八十万禁军副都教头。他四人皆有万夫不挡之勇,现全都归将军统领……不瞒将军,那水泊梁山与我有大仇,不灭之我寝食难安,将军要兵我给兵,要兵甲我给兵甲,要战马我给战马,我又为将军配了四员猛将,希望将军莫要负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