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智取二龙山

第一百一十三章 智取二龙山

    …

    “报哥哥!前两日踢了哥哥一脚的那个黑大汉被山下酒家抓住,现送到了山门前听候哥哥发落!”

    邓龙一听,猛得站了起来,道:“你说什么?”

    那小头目详细说道:“禀报哥哥,山下有家酒店,原来酒家是附近村民张老实,后来张老实将那酒店交给他女婿曹正打理,那曹正杀的好牲口,挑觔剐骨,开剥推挦,被人唤做‘操刀鬼’,小弟听那曹正说,那黑大汉在他家吃酒,吃得大醉了,不肯还钱,口里说道,去报人来打下咱们山寨,因此他乘那大汉醉了,叫伙家把那大汉绑缚了,然后来山上献与哥哥。”

    邓龙问:“你认得那曹正?”

    小头目答道:“何止小弟认得他,咱们寨里大半的人都认得他,小弟还欠他二两酒钱未发还。”

    听小头目这么说,邓龙心下大定!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邓龙还是问道:“那大汉同伙之人可在?”

    小头目答道:“不在,曹正只捉来了那黑大汉,想来他们应该是散伙了。”

    邓龙眼珠转了转,道:“那曹正带来了多少人?”

    喽啰道:“将曹正和他妻舅算在内,一共七人。”

    “只有七人。”邓龙彻底放下心来。

    摸了摸前几日被縻貹踢中的老腰,至今还青紫疼痛,直身不得,邓龙眼中寒光一闪,道:“将那大汉压上山来,我定取这厮的心肝下酒,方能消我心头之恨!”,想了想,邓龙又交代道:“对那曹正客气些,此人有些胆识,在山下卖酒有些屈才,回头问问他,愿不愿意上得山来坐一把交椅。”

    小头目听令,下山去押解縻貹和请曹正。

    不长时间过后,在那小头目的带领下,曹正和他的妻舅并另外五人押着縻貹上得山来,看那三座关时,端是险峻——两侧山峰猿猴难攀,宝珠寺被那两侧的山紧紧的包住不留一丝空隙,中间只有一条路能上得山来,三重关上都摆放着擂木炮石、硬弩强弓、灰瓶炮石,怕就是有一万人也攻不下此地!

    过得三处关闸,来到宝珠寺前看时,好大一座寺庙,寺前一段镜面似的平地,周遭用木栅围着。

    寺前山门下立着一群小喽罗,见前几日气焰嚣张的縻貹,今日如此狼狈,纷纷奚落。

    縻貹也不做声,似那待宰的羔羊一般,任由曹正带来的“伙家”推进寺中。

    曹正等人将縻貹押到佛殿上一看,殿中间放着一把虎皮交椅,左右两旁站着五七十个小喽啰。

    不多时,邓龙就在两个小头目的陪同下来到佛殿之上,然后在虎皮交椅上坐下。

    曹正给两个“伙家”使了个眼色,两个“伙家”立即各拿一把扑刀顶住縻貹,然后同曹正一块压着縻貹来到台阶之下。

    邓龙看着縻貹咬牙切齿道:“那日你踢了我一脚,至今青肿未消,你可曾想到你也有今日光景!”

    始终低着头的縻貹,突然抬起头呲牙一笑,道:“是你没想到吧。”

    縻貹说这话的同时,縻貹左边的“伙家”突然一拽索头,縻貹身上的绳索顿时全开!

    下一瞬间,縻貹与他左右的两个“伙家”一齐向邓龙冲去!

    与此同时,曹正和他的妻舅与另外三名“伙家”也一并向邓龙冲去!

    虽然众人都向邓龙冲去,但最后还是离邓龙最近的縻貹最先冲到邓龙身边将邓龙擒下,随后上来的一个“伙家”一刀削掉了邓龙的脑袋,縻貹伸出手抓住邓龙飞出去的脑袋,然后举起,大呵道:“水泊梁山縻貹在此,哪个敢来送死!”

    “水泊梁山林冲在此,哪个敢来送死!”

    “水泊梁山杨志在此,哪个敢来送死!”

    “水泊梁山徐宁在此,哪个敢来送死!”

    “水泊梁山杨林在此,哪个敢来送死!”

    “水泊梁山欧鹏在此,哪个敢来送死!”

    曹正砍翻了一个喽啰,随即点燃了一支响箭,同时大声喊道:“邓龙已死,山下已经被我梁山大军包围,尔等还不快快伏地投降,难道是想给那邓龙陪葬!”

    人的名树的影,林冲等人现如今在绿林界全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更何况他们还挂着水泊梁山的招牌!

    与此同时,山下也的确传来了喊杀声!

    见此,寺前寺后五六百小喽罗并几个小头目全都吓破了胆,然后纷纷投降!

    曹正非常是事宜的叫上一些相熟的喽啰将关隘门全都打开了,然后将李衍、晁盖等人迎了上来。

    李衍刚一来到二龙山的聚义厅上,水泊梁山的一众头领就请李衍去坐邓龙的虎皮椅。

    李衍当即拒绝道:“此山之主是晁盖老哥哥,我焉能坐他之位?”

    说话间,李衍就抓起晁盖的手,然后送晁盖去邓龙的位置坐下。

    短短几十步,晁盖是既激动又感动,心道:“李衍果然言而有信,不愧为天下一等一的豪杰!”

    被李衍按到虎皮椅上坐下之后,晁盖冲他带来的庄客道:“搬一把椅子来!”

    庄客听言,立即搬来了一把椅子。

    晁盖接过椅子,然后亲自摆到虎皮椅旁,再然后朗声道:“从今往后,在二龙山李衍兄弟与我一般大小,李衍兄弟的命令就是我晁盖的命令,谁如果违抗李衍兄弟的命令,别怪我晁盖翻脸无情!”

    李衍推脱道:“老哥哥这说得是哪里话,我怎能在你的二龙山发号施令!”

    晁盖道:“没有兄弟,晁盖就是一条丧尽之犬,哪能做得这二龙山之主,所以,虽说兄弟将这二龙山送于我栖身,但这二龙山还是由兄弟你说得算。”

    李衍道:“送了就是送了,哪有不干脆之礼,老哥哥若是过意不去,将来再找回来便是。”

    听了李衍之言,晁盖既佩服李衍的胸襟,又暗松了一口气,道:“好吧,那来日晁盖必报兄弟的大恩大德!”

    就在这时,曹正来报:“禀报哥哥,小弟的几位相熟与小弟说,邓龙藏有大量金珠宝物及粮食,那些金珠宝物应该就在邓龙的房中,粮食则在后院的一间仓库之中,另外此地还有两百多匹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