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只剩三个了

第一百一十一章 只剩三个了

    …

    青州。

    二龙山脚下。

    晁盖、吴用、公孙胜、刘唐、萧让、金大坚、縻貹满脸晦气的从山上下来。

    边走、刘唐边骂:“叵耐邓龙那厮不肯安着我等在这山上,真他娘小家子气,这嫉贤妒能的贼,不杀了,要他何用!”

    縻貹道:“那也杀得了那厮才行,那厮挨了我一脚就跟兔子似的跑回山,只把这山下三座关牢牢地拴住,又没别路上去,由你叫骂,只是不下来厮杀,如何杀得了那厮?”

    刘唐道:“不若将庄客都叫上,将那宝珠寺攻下?”

    吴用道:“此地地势险要,莫说咱们这些人,怕是来一万人也攻不下此地。”

    刘唐不信道:“恁地难攻?”

    吴用道:“否则小生焉能说此地可护我等周全,左右之地,除了那水泊梁山,只有这里最适合当基业,若不计较通达、大小,此地甚至还在那水泊梁山之上,咱们若是夺了此地为基业,将来必定有所作为,成就或许不在那至尊宝之下。”

    吴用此言让晁盖心中火热,道:“那无论如何都要拿下此地!”

    萧让问:“如何拿下此地?”

    “这……”

    晁盖看向吴用——他哪知道如何拿下此地?这事还得看有机多星之称的吴用的。

    有小计无大策的吴用其实也没想好怎么拿下这易守难攻寨主还跟一只缩头乌龟差不多的二龙山!

    吴用一边道:“此地只可智取,不可力求。”、一边想着拿下此地之法。

    刘唐问:“如何智取?”

    吴用摇着羽扇,不语——他还在想办法……

    就在这时,远处来了一伙人马,其中还有一辆豪门出行才会使用的双马大马车。

    见这伙人人人光鲜,还有几十匹好马,气正不顺的刘唐跳到路中间,大呵道:“呔!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打此过,留下买路财,牙齿敢崩半个不,哇呀呀呀,只管杀来不管埋!”

    见有人竟敢劫自己这个贼祖宗,李衍笑了,然后扭头问一旁的花荣:“兄弟,此是何地?”

    花荣一脸晦气道:“此地唤做二龙山,山上有座寺庙,唤做宝珠寺。这山甚险,裹着这座寺,只有一条路上得去,如今寺里住持还了,养了头发,余者和尚全都随顺了,又聚集起了四五百人,打家劫舍,为头那人,唤做金眼虎邓龙,是个不成器的,只是此地太过险要,无法攻上去,我才没有剿灭他们。”

    听闻此地是二龙山,想起已经上了水泊梁山的鲁智深和杨志,又想起阳谷县的武松,李衍感慨万千,道:“原来是此地!”

    见李衍和花荣只顾自己说话,却不搭理他,刘唐气得哇呀怪叫,大怒道:“轻视于俺,俺砍了你们!”

    说这话的同时,刘唐就提着扑刀向李衍冲来。

    没等李衍说话,陈丽卿就抽出莫邪剑拍马迎了上去!

    “当!”

    “啊!”

    只一合,陈丽卿手中的莫邪剑就将刘唐的扑刀斩断!

    陈丽卿回手又是一剑,想斩下刘唐的脑袋!

    还好李衍及时阻止道:“慢!”

    陈丽卿听言,手中的莫邪剑止在了还难以置信他的扑刀这么轻易就被人削断了的刘唐的脖子上!

    晁盖连忙上前道:“娘子剑下留情,我兄弟并非真想打劫诸位,他只是有些气不顺。”

    陈丽卿看都不看晁盖一眼,仿佛没听见晁盖说话一般。

    吴用见状不着痕迹的碰了晁盖一下,随即看了正在打量他们的李衍一眼。

    晁盖会意,随即冲李衍一拱手,道:“求好汉饶了我兄弟性命!”

    李衍冲陈丽卿轻轻一招手。

    陈丽卿见状将剑收回入鞘,然后打马回到李衍身边。

    李衍冲晁盖一拱手,道:“请教好汉姓名?”

    晁盖抱拳回礼,道:“在下晁盖。”

    李衍诧异道:“可是东溪村的晁保证晁天王?”

    晁盖道:“正是在下,请教好汉姓名?”

    听闻此人是晁盖,李衍很是诧异,“晁盖怎么跑到二龙山来了?”

    虽然诧异,但李衍的反应却不慢——李衍直接下马,然后来到晁盖身边,道:“原来是邻居,我是水泊梁山李衍。”

    再苛刻的人也不能将晁盖划分到小人行列,他如果是小人,绝不会落到那个下场。

    晁盖其实是一个好老大,真正为兄弟着想又宽宏大量的好老大。

    这样的人,李衍没理由与之交恶。

    听了李衍自报的姓名,縻貹抢先道:“你是李衍哥哥?”

    因为阮家哥仨早已上山,李衍真不知道晁盖身边都聚集了些什么人,因此冲縻貹一拱手,问道:“请问兄弟高姓大名?”

    縻貹道:“俺是縻貹,生平最是仰慕哥哥!”

    听闻此人是与索超交手五十回合不分胜负又连斩宋将文仲容、崔埜、唐斌的縻貹,李衍先是一怔,随即一喜,见縻貹很是崇拜自己,李衍更喜,道:“原来是縻貹兄弟,听兄弟口音好像是淮西人士,怎么会来我们京东?”

    縻貹毫不迟疑道:“我听闻哥哥专干替天行道之事,遂从淮西来京东追随哥哥!”

    李衍看向晁盖,露出询问之色!

    见李衍向晁盖询问他们之间的关系,縻貹道:“俺与晁天王只是在吴学究的撮合下合伙做一笔买卖,俺并未投靠晁天王,如今那买卖已经结束,俺投哥哥并不坏江湖道义。”

    晁盖虽然舍不得縻貹这员猛将,但他却不屑干小人之事,因此道:“縻貹兄弟说得不错,我与縻貹兄弟只是合伙做一笔买卖,并不是从属关系,縻貹兄弟向来仰慕李寨主,李寨主万不要辜负縻貹兄弟。”

    这就是一个老好人的处事之法,要是换成宋江,哪怕是换成李衍,都不会这么大肚往外推縻貹这员猛将。

    没等李衍说话,萧让和金大坚就互看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道:“求哥哥救我一家老小!”

    非亲非故的,谁会平白帮你,因此这里面其实有一个默契在——萧让和金大坚求李衍帮忙救他们的家人其实就是在投靠李衍。

    晁盖心中一片凄凉!

    七星聚义,如今只剩四个,更重要的是他们连个落脚之地都没有!

    李衍问晁盖:“这两位兄弟是?”

    晁盖压下心中的负面情绪,道:“这位兄弟叫萧让,江湖上都叫他做圣手书生,这位兄弟叫金大坚,江湖上都叫他做玉臂匠,前段时间我等听闻那梁中书为他岳父蔡京准备生辰纲……”,然后晁盖就将他们如何智取生辰纲以及如何事发逃到此地全都跟李衍说了。

    听晁盖说向自己求救的两个人是圣手书生萧让和玉臂匠金大坚,李衍心下大喜,暗道:“今天我莫不是走了狗屎运?得了一员大将不说,竟然又要得两个特殊人才?”

    就在这时,公孙胜突然开口道:“哥哥可知你乃天上下凡的搅世黑龙?”

    听见公孙胜主动开口,晁盖的心瞬间更凉了,“完了,只剩三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