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零九章 搅世黑龙

第一百零九章 搅世黑龙

    …

    事亲行孝敬,待士有声名。济弱扶倾心慷慨,高名水月双清。及时甘雨四方称,山东呼保义,豪杰宋公明。

    此时的宋江,绝绝对对是江湖上一等一的好汉!

    得知朝廷要拿他的好友晁盖,宋江二话不说,先使了一条小计拖住了何涛,然后骑上一匹快马,亲去东溪村跟晁盖通风报信。

    宋江到东溪村时,晁盖、吴用、公孙胜、刘唐、金大坚、萧让以及吴用在赚金大坚和萧让回来的途中遇到的一条好汉也就是本应该投王庆的縻貹正在后园的葡萄架下吃酒。

    见庄客报说宋押司在门前,晁盖便问:“押司可带人来?”

    庄客答道:“独自一人飞马而来,说要马上见到保正。”

    晁盖听言,心道:“怕是有急事。”,便慌忙出来迎接。

    宋江也顾不得礼节,直接抓起晁盖的手,然后向侧边小房走去。

    晁盖忍不住问:“押司这是?”

    宋江道:“哥哥有所不知,如今黄泥冈事发了!白胜已被拿进了济州大牢,供出你等七人。济州府差了一个何缉捕,带着几十人,奉着太师府钧帖,并本州文书,来捉你等七人。天幸此事撞在了我手里,我只推说知县睡着,且教何观察在县对门茶坊里等我。以此飞马而来报给哥哥。‘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哥哥快逃离此间吧,我会尽量为哥哥拖延时间,哥哥万不可耽搁!”

    晁盖听罢,吃了一惊道:“贤弟大恩无以为报!”

    宋江道:“哥哥休要多说,还是尽早离开吧,宋江去也!”

    言毕,宋江就径直出了晁盖的庄子,然后上了马,打上两鞭,飞也似向县里奔去……

    宋江走后,晁盖复又来到后院。

    吴用上前道:“宋押司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莫不是走漏了消息,这件事发了?”

    晁盖道:“亏得押司担着血海干系来通风报信,白胜被抓了,将我供了出来,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能查出你等来,本州差了个缉捕的何观察,带了几十人,奉着蔡京那厮的钧帖而来,现就在郓城县衙内,势必要捉我等七人,押司现将那些公人拖在茶坊里,最晚夜里便会来这里捉我等,却如何是好?”

    萧让一听,大悔,道:“小可就说这蔡太师的生辰纲不能劫,你们偏不听,如今怎样,不仅我等成了那待捕之人,还要连累家人!”

    金大坚也悔道:“哎!真不该动这贪念!我那老妻怕是都得入那教坊之地任人凌辱!”

    吴用道:“休要悲观,我等逃了性命便想办法接了家人一同富贵。”

    公孙胜道:“当务之急是我等逃去哪里?”

    縻貹起身道:“这还用议,自然是去水泊梁山投李衍哥哥,他地近在咫尺,不需天黑我等便能到他那里,恁地时,那何观察何惧之有,他还敢去水泊梁山抓我等?萧让兄弟和金大坚兄弟也无需为家眷担忧,只要投了李衍哥哥,李衍哥哥必会救你等的家眷,就连那白胜都会得李衍哥哥相救,可谓是一举多得。”

    你道这縻貹为何会如此积极攒落晁盖等人去投李衍?

    原来,縻貹本来就准备去投李衍,只不过中途遇到了吴用。

    吴用与縻貹攀谈过后,认定縻貹是条干大事的好汉,便对縻貹说:“贤弟难道就打算赤着双手去投奔那至尊宝?如今的水泊梁山有名有姓的好汉就有三四十位,你赤着双手去投如何能得到重用?我这里有一桩大富贵送于你,恁地时,你带上一两万贯金珠去投水泊梁山,谁敢小看于你?”

    縻貹觉得吴用说得有些道理,便跟吴用来劫取生辰纲了。

    听了縻貹之言,萧让和金大坚眼中全都是一亮!

    公孙胜随后道:“我临下山之时,吾师于我说天上下凡了一条搅世黑龙,莫非就应到了那至尊宝身上?”

    刘唐道:“黑龙不黑龙的,俺不知道,俺只知道那至尊宝是条顶天立地的好汉,俺在江湖上行走,逢人说起他,无不竖大拇指,盛名之下无……那什么士,俺同意去投奔他。”

    吴用看了晁盖一眼,见晁盖脸上闪过一丝不愿,心下了然,知道当惯了老大的晁盖这是不愿意给人当小弟,遂道:“诸位兄弟请听小生一言。”

    晁盖满怀期待的看向吴用,道:“吴先生请言。”

    吴用道:“那水泊梁山现在确是好生兴旺,官军捕盗,不敢正眼儿看他,那至尊宝也确是一等一的好汉,若是入了伙认了至尊宝当哥哥,我等就可高枕无忧……”

    听了吴用此言,晁盖大失所望!

    吴用猜得不错,当惯了老大的晁盖,的确是不想给人当马仔,否则离水泊梁山这么近的晁盖早就去投奔李衍了,所以晁盖很希望一向有急智的吴用能给众人指出一条别的出路,哪成想,吴用竟然也抬举水泊梁山、抬举李衍!

    可紧接着吴用就语气一转,道:“可惜那水泊梁山别人去得,我等却万万去不得!”

    晁盖听后一喜!

    刘唐则直接问道:“我等为何去不得?”

    吴用看向刘唐问道:“刘唐兄弟可还记得我等取生辰纲时所遇的那个青面之人?”

    刘唐道:“如何不记得,险些被他坏了大事。”

    吴用道:“他姓杨名志,江湖上都叫他做青面兽,金刀杨令公之孙,现如今他就在那水泊梁山,且小生听朋友说他非常受那至尊宝喜爱,我等曾坏了他的前程,若是让他见到我等……”

    縻貹皱眉道:“他何时去的?”

    吴用道:“我听朋友说,一丢了生辰纲,他便去水泊梁山落草,还带去一个叫曹正之人。”

    縻貹大悔:“早知恁地,劫了生辰纲,便去投李衍哥哥,必能抢在那青面兽之前上山,偏要在此间等风声过去!”

    晁盖道:“如今再说这些又有何用,当务之急还是想个去处。”

    吴用成竹在胸,道:“我已想好了去处,那地必能佑我等周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