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零八章 家花没有野花香

第一百零八章 家花没有野花香

    …

    考虑到在清风寨待几日有利于争取花荣,如果惹来官军围剿正好可以裹挟花荣上山,李衍便在清风寨住了下来。

    顺便说一句,因为李衍给花荣介绍阮小七等人,一个不查,竟然被一直装死的王英给逃了。

    话休絮烦。

    李衍到了清风寨,花荣夫妻、并妹妹花宝燕几口儿,朝暮臻臻至至,献酒供食,伏侍李衍,当晚便安排床帐,在后堂轩下请李衍安歇,次日又备酒食筵宴款待。

    李衍也终得见到花宝燕的真容。

    不见不知道,一见吓一跳,这花宝燕竟然跟李衍很喜欢的后世一个“刘”姓女星长得一模一样,两人唯一不同的就是,花宝燕要更温柔一些。

    想想也是,花宝燕如果不漂亮,秦明能那么铁了心为宋江卖命?

    一连吃了四五日酒,花荣与李衍说尽了闲话,道尽了江湖上的勾当,而李衍则向花荣展现出了自己的博闻广识,让花荣除了崇拜李衍以外,又开始敬服李衍。

    这一日。

    花荣因公事而外出公干。

    无事之下,李衍和李师师下起了围棋。

    因为投领导所好,李衍正经研究过一段时间围棋,水平虽然达不到专业,但在业余选手中,也算得上是翘楚了。

    而现在的棋术与九百年后的棋术相比差得不是一点半点,这不是个人的智慧,而是集体的智慧,所以,哪怕李师师的棋术再高,也不是总能下出妙手的李衍的对手。

    下棋这种东西,如果是棋逢对手,还能有点意义,总赢,而且还赢得毫无挑战,就没意思了,更何况李衍又不是真的喜欢下棋。

    所以,下着下着,李衍就心不在焉了。

    李师师忍不住白了李衍一眼——从来没有人像李衍一样,跟她在一起的时候,还心不在焉,李师师甚至忍不住想:“难道是家花没有野花香?”

    越来越喜欢腻在李衍身边的陈丽卿,练了一会剑,便跑过来道:“官人教我下棋吧。”

    左右也无事,李衍便教起陈丽卿下围棋来。

    可也不知是不是陈丽卿的天赋全都分到了练武上,任李衍如何去教,陈丽卿都学不会围棋。

    虽然陈丽卿怎么都学不会,可李衍还是不厌其烦的教她。

    最后,陈丽卿道:“我太笨了,要不,我还是不学了。”

    李衍笑说:“你如果笨,能将武功练这么好?”

    听李衍提起她最得意之处,陈丽卿一扫之前的郁闷,道:“武功什么的,我一学就会,这黑白子,我看着都头晕。”

    李衍道:“围棋的规矩是多了些,嗯……我教你规则简单的五子棋吧。”

    “什么是五子棋?”陈丽卿一脸迷惑的看着李衍,没听说过这种棋啊……

    李衍将棋子一枚一枚的捡起,然后给陈丽卿讲解五子棋的规则。

    与复杂的围棋规则相比,五子棋的规则要简单许多,简单到陈丽卿这个对黑白子不感冒的人都很快就学会了。

    李师师也凑了过来,然后跟陈丽卿一块学五子棋。

    李衍最让李师师着迷的地方就是,李衍总能让李师师感到新奇,总能带给李师师惊喜,自从跟李衍离开东京汴梁,李师师觉得她的生活越来越有意思,不再像之前一样周而复始一直过着枯燥无聊的生活,而且她真的是自由的,自由到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李衍不仅不管她,有时候还鼓励她,李师师最庆幸的就是,当初跟李衍离开了东京,离开了那个差点囚禁了她一生的鸟笼!

    很快,李衍住的院子里就传出了陈丽卿没心没肺的欢呼声,“我赢了我赢了”,偶尔也会夹杂着李师师的轻笑声,“官人,你我再来一局如何?”。

    花宝燕打李衍的小院前路过,忍了又忍,最后还是忍不住向院里张望!

    随即,花宝燕就看见陈丽卿正坐在李衍的腿上与李师师下棋,三人其乐融融。

    见陈丽卿不顾礼义廉耻坐在李衍怀中,花宝燕先是羞臊,随即又有些好奇:“下棋这么有意思?”

    突然看见花宝燕在门口张望自己这边,李衍冲花宝燕招招手,道:“进来一块下吧。”

    李衍这个现代人没有男女大防观念,不代表花宝燕这个保守的古代女人也没有,更何况两人之前已经非常亲密了,都已经超越了礼法,毫不夸张的说,直到现在花宝燕都没能从那件事情中走出来,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是那日李衍救她时的一幕幕,怎敢跟李衍再相见?

    花宝燕道了个万福,然后说道:“兄长与二位嫂嫂下吧,奴家还有……”

    这时,李衍已经反应过来了花宝燕真正怕的是什么,因此打断花宝燕道:“我去后院练会剑,不在前院,你们但玩无妨。”

    说这话的同时,李衍轻轻拍了拍陈丽卿的腰,示意陈丽卿从他身上下去,然后李衍起身向后院走去。

    见李衍去了后院,花宝燕不禁有些迟疑!

    李师师走过去拉起花宝燕的手,道:“官人教了我们一种新棋,名为‘五子棋’,简单易学,一块下一会吧。”

    陈丽卿也道:“是呐,很好玩的,我教你!”

    古代的娱乐是极其匮乏的,尤其是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子而言。

    更何况,花宝燕也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陈丽卿和李师师笑得这么开心?

    最终,花宝燕还是没能战胜她自己的好奇心,跟陈丽卿和李师师进入院中,然后来到棋盘边上……

    ……

    且说白胜因为好赌,而被负责查办生辰纲丢失一事的何涛何观察人赃俱获,然后连夜拿到济州大堂上问罪。

    起初,白胜抵赖,死不肯招晁盖等七人。

    连打了三四顿,打得白胜皮开肉绽,鲜血迸流,白胜才招了为首的是托塔天王晁盖,其余人等皆不知。

    这里为白胜说一句公道话,白胜能抗住三四顿毒打实属不易,尤其是在济州府府尹和何涛急于知道谁劫了生辰纲的情况下,要知道像武松和鲁智深那样的铁汉也只挨了一顿毒打便什么都招了。

    得知劫取生辰纲的人是东溪村的晁盖晁保正,济州府府尹立即命人取了一面二十斤重的死枷,枷了白胜,他老婆也锁了,押去女牢里监收,随即押了一纸公文,差何涛亲自带领二十个眼明手快的公人径去郓城县捉拿晁盖,并那不知姓名的六个正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