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零七章 水浒里最不幸的女人

第一百零七章 水浒里最不幸的女人

    …

    “啪!”

    一声脆响过后,花荣的弓干已被那箭劈碎!

    再看与射碎花荣弓干那一箭几乎一同射到花荣胸口的一箭,却是落在了远处的草地上——这箭也未能射中花荣,它擦着花荣的身体飞了出去!

    不过!

    花荣却将弓扔到一旁,道:“娘子箭法高绝,花荣认输。”

    原来,花荣之所以能躲开陈丽卿的第二箭,是因为花荣的脚动了,否则他必中陈丽卿这一箭,而二人之前定好了,脚不许动,所以,单以输赢而论,花荣的确是输了。

    李衍上前道:“花荣兄弟无需在意,她是使诈,否则赢不了兄弟。”

    花荣摇头道:“兵不厌诈,娘子确是胜过了花某。”,然后花荣冲李衍和陈丽卿一拱手,道:“请教二位高姓大名。”

    李衍抱拳还礼,“在下姓李名衍,她是我的小妾陈丽卿。”

    听了李衍的大名,花荣先是一怔,随即问道:“哥哥可是水泊梁山的至尊宝?”

    李衍道:“正是在下。”

    花荣一拜在地,道:“时常听人说起哥哥仗义舍遮,恨不能相识,今日天赐,幸得哥哥到此,相见一面,大慰平生!”

    李衍连忙将花荣扶起,道:“兄弟恁地客气作甚,我亦无三头六臂,哪得兄弟这般牵挂!”

    花荣直起身来,然后说道:“哥哥有所不知,小弟生平只佩服两人,一人便是那郓城及时雨宋公明哥哥,几年前小弟有幸与宋公明哥哥见上一面,被他的气度折服,与他结拜,至今常常念想于他,另一人便是哥哥,若不是被这芝麻绿豆大的小官所束,小弟早就跑去梁山泊拜见哥哥了!”

    花荣正直、忠心、重情重义,为人肝胆相照,甘心为朋友赴汤蹈火,且万夫不当之勇,绝对是当手下最好的人选之一。

    不过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花荣是一个狂热的追星族。

    花荣追的要是自己这棵“星”,也就罢了,问题是,花荣追的是宋三黑子那棵“星”,而且现在已经成了宋三黑子的忠实粉丝,这就有点不好办了。

    “走一步说一步吧。”李衍心道。

    李衍随后说道:“兄弟愿意来梁山泊,我扫榻欢迎。”

    李衍很希望花荣能纳头便拜,然后跟自己回水泊梁山,再然后向对宋江一样对自己。

    可惜!

    愿望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

    花荣道:“待我能走开时,一定去梁山泊找哥哥耍几日。”

    听了花荣的回答,李衍怎么会不知道还未走投无路的花荣不想跟自己干?

    其实想想也是,如果能过得下去,又有几个人愿意好好的日子不过去当见不得光的强人?

    花荣突然想起她妹妹花宝燕,然后冲花宝燕喊道:“妹妹快过来见过李衍哥哥!”

    听了花荣对绿衣少女的称呼,李衍一下子就知道绿衣少女是谁了。

    得知绿衣少女是花荣的妹妹花宝燕,李衍不禁暗自一叹!

    谁是水浒里最不幸的女人?

    不是扈三娘,而是花宝燕。

    有一个花荣这样的哥哥,花宝燕起初应该是深感自豪的。

    花荣英俊不凡,武艺了得,又前途光明。

    有这样的哥哥,花宝燕本应该找一个门当户对的男子结成夫妻,而且婚后基本上不会受到欺负,为啥,因为哥哥够厉害。

    可这一切的一切都因为一个叫“宋江”的人出现而发生改变。

    花荣对宋江的尊敬,使花荣变成了宋江最忠实的信徒,花荣甚至把宋江当成神供着。

    而宋江也老实不客气的慷花荣之慨将花宝燕当成了一个筹码补偿给了秦明,丝毫没有顾忌花宝燕的意愿,甚至都没有顾及花荣的意愿。

    秦明性如烈火,点火就着,元配、儿子尸骨未寒,便忘却了痛苦为仇人卖命拼杀,必是一个薄情寡义之人,花宝燕跟他在一起能幸福?

    这也就罢了,问题是,秦明还是一个短命鬼,没两年就死了。

    后来,就连花荣也追随宋江而去。

    临了花宝燕也没有子女,因此她接下来的人生也可想而知。

    所以说,花宝燕才是水浒里最不幸的女人。

    听花荣喊她,花宝燕迟疑了一下,然后轻踩莲步向李衍和花荣走来。

    来到花荣身边,抬眼看了李衍那方正的脸一眼,花宝燕的心就“突突空”的跳个不停,脸也是一红——她又想起了刚刚李衍抱着她迎敌的那一幕幕!

    好在!

    花宝燕的脸上罩着面纱,这才不至于暴露出花宝燕的真实想法!

    花宝燕冲李衍盈盈一拜,然后用堪比黄莺的声音说道:“奴家谢过兄长的救命之思!”

    李衍虚扶了花宝燕一下,道:“小娘子莫要客气,我与你兄神交已久,救你是理所应当。”

    花宝燕听言,又一拜,然后起身退到了一旁安安静静的站定,没再言语,可见她的确像宋江所说的那样甚是贤慧。

    不过谁也没注意到,看似平静沉稳的花宝燕其实一直都在偷偷打量着李衍。

    花荣问:“哥哥怎么会来清风镇?”

    李衍道:“路过清风镇,想到兄弟就在此间,便想来见见兄弟。”

    听李衍说是来见他的,花荣既荣幸又高兴,道:“那哥哥为何不去清风寨找小弟?”

    李衍没有隐瞒,将高衙内怎么看上林娘子,高俅为了让高衙内得到林娘子怎么陷害林冲,林冲怎么走投无路上了水泊梁山,自己等人去东京汴梁帮林冲取林娘子父女回山与林冲团聚,怎么在茶楼碰到高衙内欺辱良善,自己等人怎么惩治高衙内,刚刚在衙门的八字墙上看到高俅正通缉自己等人,等等,全都跟花荣说了。

    花荣听后,义愤填膺,道:“他父子全都该剐!大宋就是因为被这些奸人所把持,才恁地乌烟瘴气!”

    李衍没接花荣这个话茬,因为在李衍看来,现在之所以乌烟瘴气,不怨高俅他们那些奸臣,而怨任用高俅等奸臣的昏君赵佶。

    发了一通牢骚之后,花荣道:“它地花荣不敢狂言,在清风寨,哥哥尽可无忧,哥哥务必在小寨住上几日,也好让小弟尽一尽地主之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