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零四章 一拍即合

第一百零四章 一拍即合

    …

    且说杨志离了黄泥冈,向南行了一日半,来到一家乡下酒店门前。

    杨志寻思:“若再不吃些东西,洒家怕是不等到梁山泊,便要饿死在此间。”

    杨志一咬牙,进入酒店,然后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

    将刀倚在一边,杨志冲灶边的一个妇人道:“先取两角酒来吃,再上点米饭牛肉,吃完一发算钱还你。”

    妇人手脚麻利,又有一个年轻后生打下手,不多时,便将酒肉饭给杨志上齐了。

    饿了整一天一宿的杨志不消一会便将桌上一扫而空,随即提起朴刀便往外走。

    妇人大喊:“客官的酒钱还未结咧!”

    杨志老脸一紫,道:“容俺赊上一赊,来日俺必来还你酒钱。”

    后生一听,便不干了,冲出来一把揪住杨志!

    杨志心急离去,一把将后生打翻在地!

    就在这时,一个汉子拖着一根白蜡杆冲了出来。

    见杨志打倒了后生,汉子举棍便向杨志冲来!

    从昨日丢了生辰纲开始,杨志心中就憋着一股邪火,正愁没地方发,如今有人讨打,杨志哪还能控制?

    杨志立即挺着手中的朴刀来斗这汉子!

    刀来棍往,两人一连斗了二十几合。

    汉子渐渐不支,慢慢只有招架之力,无有还手之功。

    恰逢后生喊来了不少人,汉子猛得跳出圈外,道:“都不要动手!”,随后看着杨志道:“好汉留个姓名。”

    杨志道:“洒家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青面兽杨志便是洒家。”

    汉子诧异道:“莫不是东京殿司杨制使?”

    杨志道:“你知道洒家?”

    汉子扔下白蜡杆,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小人姓曹名正,世代屠户,小人亦杀的好牲口,挑觔剐骨,开剥推挦,只此便被人唤做‘操刀鬼’,小人原是东京开封府人氏,那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便是小人师父。”

    杨志诧异道:“原来你是林教头的徒弟,那洒家与你不是外人,数月前我曾路过梁山泊,得李衍哥哥看重,在梁山泊小住了一段时日,与你师多有切磋,你师好武艺,我不如他。”

    曹正道:“制使与家师是好友?那当是曹正长辈。”

    杨志道:“诶~咱们各论各的,称兄弟即可……你怎会来此间开酒店?”

    “哎!”

    曹正叹了口气,然后道:“一言难尽……本地一财主出资五千贯让小人来此地做生意,不想折了本,回乡不得,便在此入赘在这个庄农人家,那妇人便是小人的浑家,这后生便是小人的妻舅。”,曹正又道:“制使又缘何在此地?”

    杨志也是一叹,便将他丢了生辰纲一事与曹正说了。

    曹正听后,道:“既然如此,制使且在小人家里住上几日。”

    杨志道:“多谢兄弟好意,李衍哥哥最是爱我,他山寨的好汉又与我多有交情,我准备去投他那里。”

    曹正道:“我时常听人说至尊宝仗义舍遮,专干替天行道的侠义之事,恨不能相随,且吾师又在那里当头领……制使,你我打个商量如何?”

    杨志问:“何事?”

    曹正道:“制使引我一家同去投梁山泊如何?”

    你道为何?

    原来这曹正也是一个有四方之志的好男儿,不愿整日在一间乡下酒店里厮混,磨去他的英雄志!

    杨志正愁没有去水泊梁山的盘缠,怎会不愿?

    两人一拍即合。

    留杨志住了一夜。

    次日,曹正一家便与杨志一块动身去投水泊梁山……

    ……

    青州。

    清风镇。

    此镇地处青州三岔路口,通往清风山、二龙山、桃花山,这三处都是强人草寇出没的去处,因此特设一座清风寨在清风镇上。

    这一日,清风镇上来了一伙人。

    为首之人是一个气度不凡的青年,左右各有一妙龄女子,两旁簇拥着六七条好汉、二十几个使应。

    这伙人正是从济州岛回来的李衍、陈丽卿、李师师、阮小七、马灵、王定六、孔厚、孟康、皇甫端、凌振以及二十几个使应人员。

    济州岛最大的问题不是播种而是移民,而且就算是播种,李衍这个五谷不分之人也帮不上忙。

    因此,折服了孙静让孙静毛遂自荐了之后,李衍正式任命:王伦为济州岛太守,孙静为济州岛同知,仇悆为济州岛通判,鲁智深为济州岛兵马都监(辖鲁智深手下两都步军、石宝手下一都马军),李济深为济州岛推官。

    李衍在济州岛所用的地方官制,主要是明清官制,因为李衍觉得宋朝的官制太复杂了,而且职权交叉官僚冗余(这是宋朝一众皇帝刻意为之的,目的是优待文人打压武将,进而防范武将叛乱),近代的官制又不适合用在古代,而古代的官制中应该又以明清的最为合理,毕竟明清的官制晚了几百年,是总结前几朝而设置的,应该更先进一些。

    当然,这只是李衍个人的想法,是与不是,还得在今后慢慢观察改进。

    在济州岛又待了半个多月帮王伦等人细分了一下他们各自的职能,又交代他们妥善处理好金富辙和李济深来济州岛视察一事,李衍便带着陈丽卿、李师师、阮小七、马灵、王定六、孙厚、孟康、皇甫端、凌振、山士奇和山士奇那都马军、邓飞和邓飞那两都步军、阮小五和阮小五的水营回来了。

    按理说,李衍其实不应该将山士奇都、邓飞都、阮小五的水营带回来的,毕竟,如此一来,济州岛上的马步军加到一块也才三百人,相对于一万多耽罗人和三百多高丽人(其余高丽人全都在公审时被砍了脑袋),水泊梁山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可李衍这也实在是没有办法,水泊梁山的军队太少了,如果把山士奇都、邓飞都、阮小五的水营留在济州岛,那么李衍恐怕连接下来的押运人员都凑不出来——要知道,从今往后,水泊梁山到济州岛这趟线,水泊梁山的船队恐怕得一直跑,这种情况下,单单是护送的军队就得不少人。

    所以,李衍只能让留守在济州岛的鲁智深和石宝小心点了,过了这最坚难的初始阶段。

    回来时,李衍还特意去埕口盐场看了看。

    在李俊等人的努力下,盐场已经建好了,并且开始晒盐了,相信用不了多久,梁山盐就可以横扫私盐市场。

    从埕口往回返路过青州时,李衍想起此地有自己很喜欢的一个好汉,所以临时停船然后带人来了这清风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