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水浒逐鹿传 > 第一百零二章 不是昏只是蠢

第一百零二章 不是昏只是蠢

    …

    尽管民族不同、民情也不同,甚至语言都不同,可公审和分粮仍是笼络人心的大杀器。

    可惜!

    耽罗人不喜土地!

    如果他们喜欢土地,再加上分土地,也许一下子就能折服耽罗人。

    如今虽然还差了一点,但至少双方已经有了一个不错的开始。

    接下来只要移几万人来,再放一个良牧管理这片土地,这片土地就可以姓李了。

    不过这两点也恰恰是最难的。

    先说移民。

    如果放在几年后,这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那时山东河北两地到处都是活不下去的灾民,随便就能移几万甚至是几十万人来。

    如今百姓的日子虽然穷苦,但还不至于活不下去。

    而百姓就是这样,只要他们活下去,就不会思变,故土难离。

    因此,想移几万民来这偏远之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良牧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能说王伦没有这个能力,王伦的问题是性格。

    王伦做不到爱民如子。

    这种性格的王伦,并不是不能当一地太守,但要当济州岛这个复杂又重要之地的太守,李衍有些不放心。

    老实说,与王伦相比,闻焕章更合适当济州岛的太守。

    可现在不将王伦从梁山泊的中枢摘出来,将来等王伦根深蒂固了之后便不好动王伦了。

    一个势力不可能一直乱哄哄的没有等级制度,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个势力永远都只能是一伙土匪。

    所以,不管李衍愿不愿意,未来都得搞排座,形成真正的等级制度。

    而既然要搞排座,就得有老二。

    如果按照之前的情况发展下去,论资历、论贡献,老二这个位置最可能是王伦的。

    因为有宋江那个逼死老大的老二的例子在,李衍对老二这个位置很是忌惮!

    结合今后的皇朝组织结构,李衍决定不设置老二这个位置,具体的就是,李衍准备弄一个类似内阁的组织,用几个文臣将自己与一众好汉隔开,形成无法挑战的等级制度。

    在李衍的规划当中,王伦只是内阁中的一员,还不能是内阁首辅。

    所以,李衍一直压制着排名,也一直给他所看好的人成长空间,以便将来搞内阁、搞排名。

    不过这是后话了,现在当务之急的是,李衍不能在济州岛待太长时间,势必得将这个极为重要的岛交给别人管理。

    交给谁?

    一连观察了带领一众梁山军和那营高丽守军开荒的王伦大半个月,李衍将王伦、鲁智深、石宝、孙静、仇悆叫到了自己的会客厅中,再然后将周围的所有人都撵走,只让陈丽卿一人把守大门。

    见李衍摆出的架势,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

    众人坐好了之后,李衍看向王伦问道:“这座岛多大,耕地能占几何,适合种植何种农作物?”

    王伦微微一怔,道:“此岛大概两千亩,耕地约占三成,至于农作物……我问过原来的官吏,他们说,这里并不适合种植水稻,我准备试试在此地种小麦。”

    李衍知道,王伦这是下了功夫,否则他不可能知道这些。

    李衍又将头转向仇悆,问:“仇大人能否告诉我等,此地适合种植何种农物,免得我等徒劳?”

    仇悆眼皮都没抬,道:“王头领翻遍了郡志都不知,我又如何能知晓?”

    李衍道:“仇大人不是问过金富辙此地是否试过种大麦吗?”

    仇悆看向李衍,然后由衷道:“李寨主还真是明察秋毫。”

    李衍没接仇悆这个话茬,而是又问:“除了种植大麦,此地还能往哪个方向发展?”

    仇悆道:“李寨主既已成竹在胸,又何必问我?”

    来济州岛旅过游的李衍,自然是知道济州岛适合种橘子、大麦,更适合当牧场。

    可李衍希望这话由仇悆说出来。

    可惜!

    仇悆给李衍来了一个徐庶进曹营一策不献!

    李衍看着仇悆,问:“那个昏君就这么值得仇大人效忠?”

    李衍此言一出,王伦、鲁智深、石宝、孙静、仇悆全都是一惊!

    不怪他们如此,实在是,从李衍管赵佶叫昏君上,已经不难判断出李衍的政治主张——李衍不准备接受招安!

    鲁智深和石宝这两个不喜欢招安的人随后脸上露出了笑容,心也更向李衍靠拢!

    王伦和孙静则眼中阴晴不定,一时之间还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想的。

    仇悆则愤然道:“官家英明神武,岂容你诋毁,你道仇悆不敢与你拼命!”

    李衍没理会仇悆的拼命之言,而是道:“你说赵佶英明神武?”

    仇悆道:“然也!”

    李衍笑道:“既然赵佶英明神武,为何不启用有才又有德的仇大人,反而重用高俅、梁师成、朱勔那些无才也无德只会溜须拍马之人?”

    赵佶重用高俅、梁师成、朱勔那些无才的奸妄不用他这个丹心之臣,仇悆也憋屈!

    可这时不是计较这事的时候。

    因此,仇悆捏着鼻子说:“我之才不如高太尉等人,自然……”

    李衍嗤之以鼻道:“应该是仇大人不会奉承赵佶吧,仇大人若也像高太尉那样踢的一脚好球,也许也成了当今太尉,仇大人若是像朱勔一样为赵佶搜找珍奇花石进献花石纲,也许也成了赵佶眼前的红人。”

    之前就在浙江当官的仇悆怎么会不知道,因为赵佶垂意于奇花异石,朱勔的应奉局,靡费官钱,百计求索,勒取花石,然后用船从淮河、汴河运入京城,大搞花石纲,以至于百姓备遭涂炭,中产之家全都破产,甚至卖子鬻女以供索取?

    听李衍拿此事来说赵佶昏庸,仇悆真是毫无反驳之言。

    过了好一会,仇悆才道:“官家只是被一些奸臣蒙蔽了圣听。”

    李衍“哈哈”一笑,道:“既然圣明,又如何会被奸臣蒙蔽圣听?如果按照仇大人你所说的,赵佶不是昏只是蠢,那仇大人你来为我等解释一下此物为何会在我手。”——说这话的同时,李衍将手边的一个一直用黄布盖住的东西上的黄布掀开。

    王伦、鲁智深、石宝、孙静、仇悆看到此物,无不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